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8章 无霜之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08-11-07 02:5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迷红的圆月低垂在夜空,云层掩去璀璨星光,天地孤寂苍茫。

    黑暗中,两个身影在半空中快速移动。

    云雾袅袅淡开,月色逐渐亮呈,映照出一白一青的身影,衣袂飘扬。

    白衣人风雅俊朗,青衣人绝色倾城,只是他们的神情有如霜雪积压,深沉冷凝。

    白衣人挡在青衣人面前,截住了他的去路,“无霜,你给我站住!”

    修眉一横,无霜怒喝:“让开!”

    “我不许你去!”

    无霜绝美的容颜浮上一层阴翳,漆黑长发风中张扬,让人身心畏寒。

    白衣人无甚在意,依然寸步不移。

    无霜冷目而视,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话来:“我不管你什么计划,也不管你的雄图霸业,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去救她!”

    “救她?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说去就去得了的!”白衣人不由喊道。

    “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会救她出来。”无霜推开白衣人的手,转身即走。

    白衣人伸手阻拦,尚未搭上无霜的背,便见无霜身形一闪,手中黑剑出鞘,剑气苍然四溢,径直袭向白衣人。白衣人抽出腰上软剑缠绕住黑剑的攻势,却被无霜骤然而至的掌风狠狠打中,落在三丈之外。

    “别再阻拦我,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冷风拂过,无霜身形一晃,便在百丈之外。

    白衣人捂着发痛的胸口缓缓站起身来,怔怔地望着无霜离去的方向,神色变幻莫测。

    大树后走出一个人,面具半遮,白袍飞扬,正是鬼门门主秦涵钦。

    只见他淡淡地问道:“你还尚未将我们的计划告知他?”

    白衣人伫立原地,纹丝不动,半响才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无霜虽智勇双全,但是太过感情用事,全部告诉他未必是好事。”

    白衣人回过头看着秦涵钦,嘲讽道:

    “说来还得感谢你调教出来的好手下,若不是她,无霜也不至于如此冲动。现在,你不会也为了一个女人再次改变计划吧?”

    “不会,她在那尚且安全。”秦涵钦半遮的脸看不出表情,声音不急不缓,所有的情绪,让人无处可寻。

    白衣人微扬着下巴,轻挑眉眼,接着嘲讽道:

    “说得也对,毕竟端木流云可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用心,跟了他,沁心自然不会吃亏。”

    秦涵钦沉默,空气骤然凝结,唯独一阵风吹过,吹乱了落叶,扬起满地黄尘。

    “怎么,说中你的痛处恼羞成怒了?”白衣人神色不变,继续讥讽。

    秦涵钦没有回答,不着痕迹地说道:

    “风璃国那边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等风辄昔和风慕朝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就该是你大展宏图了,二殿下。”

    白衣人一改淡漠的神情,仰面大笑:“好!真是太好了!我等这一天整整等了十年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没有我的协助,你什么都做不了。”秦涵钦道。

    “放心,我的计划一定会成功,只要这十天内不要再出什么纰漏。”

    “就这样放任无霜,你确保无事?”秦涵钦问。

    “无霜谋略武功,皆在你我之上,他若认真起来,你我都不是对手,你不也曾两次险些命丧他手?只是端木流云城府极深,怕他也占不了多少先机。”白衣人望天,眼中落寞风华,失了真实,“如若他真能救出沁心,带她远走天涯,也未尝不好。”

    “我以为你对沁心至少有爱,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爱?”白衣人冷哼:

    “你我这样的人,谈爱,太过奢侈。你今日所做之事,与我又有何区别?”说罢,便不再看秦涵钦,踏风离去。

    白衣人离去后,秦涵钦依然原地伫立,久久不语,半响,他一掌打在一旁的树身上,树骤然两半,他痛苦地低喝:“你懂什么!”

    ----------------------------------------------------------------

    夜静得没了声响,漫天的星辰默然地敛去了光华,只剩下墨阳宫的灯火,孤独地照亮着含悲的夜。

    端木流云走后,我苦苦撑起的骄傲骤然崩溃,端木澈死去前最后的眼神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那股鲜明的恨意搅乱了我所有的心神,眼泪似乎没有停止过,连带着呼吸都变得疼痛。

    “王爷……”我埋首在锦被中,痛苦煎熬。

    “沁心。”头上响起一声呼唤。

    “王爷!”我满怀期待地抬起疲惫的眼睑,待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失望的情绪将我身心抽离……

    不是端木澈,不是他……我怎么忘了,端木澈死了,是被我害死的……

    无霜看着眼前无声落泪的女子,脸上血色尽褪。

    那个总是笑容明媚的她,如今头发凌乱,眼神空洞,泪痕决裂地爬满苍白的脸颊,绝望的痛如同她裸落在锦被外的肌肤,难以遮掩。

    无霜痛心地踉跄了一步,双拳紧紧握出血来。心中慢慢浮上来的念头让他整个人都充斥着愤怒。

    该死的端木流云,竟然对她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无霜……”我疲惫唤道。

    无霜大步上前,用力地抱住我,哽咽着颤抖:“沁心,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

    “无霜,王爷死了,是我害死他的。”低语清淡如风,沉重如山,一如剜心般的痛。

    无霜浑身一震,更加用力地抱我,下巴摩擦着我的头顶,一阵冰凉在头皮上淌过——他哭了吗?

    “沁心别怕,你不要哭,也不要难过,你还有我,我永远会在你身边!”

    “无霜,王爷死了,是我害死他的。”

    “沁心,我这就带你走,离开木琉国,离开风璃国,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天天为你抚琴逗你开心,你说好不好?”

    “无霜,王爷死了,是我害死他的。”

    无霜一拳砸在金色床榻,愤怒地低吼:“端木流云,我要你不得好死!”

    “哦,朕倒是好奇了,你怎么让朕不得好死?”端木流云的声音在清冷的宫殿中骤然响起,只见他负背而立,桀骜地站在殿门口,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他随手一挥,数百侍卫骤然出现,团团地将无霜围住。

    “端木流云!”无霜冷目如电,扫向端木澈流云。

    端木流云无甚在意,扬着素来温和的笑“朕料想无霜公子定会出现,只是没想到出现得如此迅速,如此大胆啊!”

    “端木流云,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无霜一声怒吼,内力宣泄而出,将靠近他的几个侍卫狠狠地撞飞倒地。

    “朕乃天子,自然会信守诺言,当初朕许诺,若事成之后,沁心愿意跟你走,决计不会阻拦。”端木流云垂着眉眼回答。

    无霜脱下青色长袍,披在我身上,悉心将我抱起,“我现在就要带她走!”

    端木流云摇头浅笑,眸底深沉,“哦,你确定沁心会愿意跟你走吗?”

    无霜俯首柔声问道:“沁心,我带你走好不好?”

    我尚不及回答,便听端木流云道:“沁心,你可知当初皇兄是怎么中毒的?”

    “是你下毒害死王爷!你却诬陷给我,让他带着对我的恨死不瞑目,是你,是你!!”情绪骤然失控,我厉声怒吼,声嘶力竭。

    端木流云黯然摇了摇头,“不,沁心,毒的确是你下的。”

    “胡说,我没有,我没有!”

    “朕今晚就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缘由……”端木流云尚未说完,便被一声怒喝打断。

    “住口!”无霜长袖一挥,青色袖袍在半空舞了一道完美弧度,两道银色暗器便笔直地射向端木流云。

    端木流云的贴身侍卫陆德骤然挡在他的面前,长剑旋转,白光如日,打掉无霜猝然而至的暗器。

    事后,陆德恭敬地退到端木流云身后,端木流云继续说道:

    “毒的确是你亲手所下,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因为你中了无霜公子的摄魂术,对自己所做之事浑然不知。”

    闻言,我如被雷击,全身顿时失去了知觉。我摇了摇头,不敢置信地望向无霜,只见他绝美的脸上阴鸷浮现,狭长的眸子因为愤怒浮上红光……

    ----------------------------------------

    后记:

    对票票发出爱的呼唤~~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