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9章 情意何堪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48  更新时间:08-11-07 02:5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呼呼风中,传来谁家缱绻蜜语?

    “王爷,这是沁心亲手做的桂花糕,你尝尝,好不好吃?”

    “恩,好吃,但不及沁心的纤纤玉手。”

    当时他的眼神幽柔似水,笑语曼妙似歌,而今想起,为何却是如此痛彻心扉?

    我竟是在那时亲手为他服下毒药!

    他为我徒走险路,画地为牢,而我心如蛇蝎,竟将他送上寂寞黄泉,生生长恨。

    现实残忍如斯,身心皆已残破,这落了满地的悲伤,叫我如何面对?

    我握紧双拳,眼泪失控落下,荡不清满腔的爱恨。

    尘世绝望于我,我亦绝望于天!

    “放开我!”我挣开无霜,冷冷道。

    “沁心!”无霜凝望着我,眸中惶惶不安,正欲上前握我的手,却被围攻上来的侍卫团团绊住手脚。。

    “都给我滚开!”无霜怒喝,黑剑在半空张扬挥下,侍卫纷纷四方倒落,兵器哐啷掉了一地。

    我盯着落在我身前的长刀,俯首去拣。

    无霜衣袖绝然挥洒,纵然百人皆已倒地,依然神色不变,唯独眸中慌乱泄露此刻浮躁的心,待察觉身后有人靠近,他举起掌风正要出手,却在转身后看到那张笑靥如花的容颜,不由得怔住。

    “沁心!”无霜欣然唤道。

    “无霜。”我微笑回应。

    “沁心,你——”无霜神情蹙紧,骤然小心翼翼,“你不恨我好麽?”

    我含笑点头,“恩。”

    “我现在就带你走,可好?”期待的火苗爬上漆黑的双眸,竟是微微湿润了眼角。

    “好。”我柔顺地回答。

    无霜焕然一笑,如华光拂照,纵是墨阳宫何等金碧辉煌,都偃息成为那道笑容的陪衬。

    端木流云的脸色骤然苍白,不敢置信地望向我,“来人,给朕拦住他们!”

    殿外再度涌进数百侍卫。

    “唔——”

    无霜一声闷哼,整个宫殿的人都停住了动作,怔怔望着宫殿中间猝然发生的一幕,世界寂静,如同死去……

    无霜回过头,讶然望我,绝美脸上浮上不解和哀怨,“沁心,你……”

    我浑身颤抖,失魂地望着被我亲手插入无霜胸口的那把长刀,恍如遭遇一场噩梦,猝然惊醒,惧怕地后退数步。

    “沁心,为什么?”细汗在无霜的额头冒出,脸上血色随着胸口缓缓流出的鲜红快速褪去,一丝残破的希望犹在眼底痛苦挣扎。

    “为什么,沁心……”无霜摇头再度低问。

    “为什么?”我喃喃自语,神情骤然悲愤,“无霜,你很痛苦吗?可是,王爷他比你更痛苦!”

    无霜黯然垂下眼帘,“沁心,你对我笑,说不恨我,说要跟我走,难道都是在骗我?”

    “没错。”

    “沁心,你……想要我死?”无霜望着我,脆弱的希望奄奄一息。

    “是。”

    痛苦骤然凸显,眼角的湿润落寞而下,“可是我爱你啊,沁心……”

    “你爱我?”我冷冷一笑,“那你就为我去死吧!”

    飘渺的希望终于熄灭,鲜血从他嘴角蜿蜒流出,滴滴没入胸口衣袍,无霜仰面大笑,笑得癫狂,剑指苍天怒吼:

    “端木澈,你听到了没有!沁心说要我死!沁心为了你要我死!”

    内力一扬,佩刀从他的身体嗖然飞出,红色液体喷射而出,再次灼热地浸染了我的脸,宛如曾经遭遇的那场噩梦。

    我愣在原地,失了魂魄。

    无霜黑剑挥下,将半空落下的刀刃劈成两半,刀刃断裂,清脆落地。

    刀可两断,情意何堪?

    无霜神情凄绝,纠结地望了我一眼,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陆德上前问道:“皇上,要不要追上去?”

    “不用了。”端木流云神情恍惚,“全都退下吧。”

    侍卫们纷纷离去,宫殿显得愈发的空荡,死寂逐渐在残存的悲绝中厉声尖叫。

    脸上覆盖一阵冰凉,我抬头,只见端木流云拿着湿巾轻轻试擦着我的脸。

    端木流云无奈道:“沁心,你真是叫人一刻也放心不下啊。”

    我静静凝视他温和的脸,笑道:“皇上。”

    端木流云动作一滞,猛然扣住了我的手腕,一用劲,匕首哐啷落地。

    他的眼底沉沉悲哀,叹息声绵绵延长,“沁心,同一个方法不要在同一个人面前使用两次。”

    我依然淡笑,笑得无害,仿佛所有的事情仅仅如同破晓残梦,梦醒消散。

    端木流云凝视着我的笑,一阵失神,叹息声再度响起。

    “朕会唤宫女来服侍你沐浴,你好生休息吧。”

    说罢,端木流云漫步走出殿门,他望着躲藏在云层背后的红月,一番苦笑:

    “毫无防备的时候补上致命的一击吗?沁心,你学得可真快……”

    ------------------------------------------------------------

    偏远的小屋上方零星残存,无霜跌跌撞撞推门而入。

    白衣人讶然,“无霜,你受伤了!是谁伤了你?”

    “沁心……”

    “她怎么了?”

    “沁心被端木流云那个禽兽给侮辱了……”

    “不会,他不会如此对她的,不会的……”白衣人拎起无霜的衣角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无霜神情涣散,意识逐渐退去,口中喃喃道:“沁心要杀我……她为了端木澈要杀我……”

    “无霜,你醒醒,给我说清楚!”

    望着昏死过去的无霜,白衣人眉头禁蹙,随即将无霜扶到床上,封住流血的穴道,他朝着空荡的屋子说道:“出来帮忙。”

    风影移动,秦涵钦鬼魅般出现在白衣人的身后,冷冷地说了一句话:“我要将计划提前。”

    “无霜疯了,难道你也疯了?你的人马至少要十天才能到达京城!”

    “我知道。”

    “我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女人果然是祸水。你想怎么样?”

    “娶张清云,在最短时间取得张康年的信任,拿到他手中的虎符。”

    “你以为现在再娶张清云还行得通吗?”

    “不,不是我娶她,而是你。”

    “你!”

    白衣人不敢置信地望着秦涵钦,只见秦涵钦双拳紧握,牙关咬紧,竟是咬出血来。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