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7章 人生长恨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18  更新时间:08-11-07 06:4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端木流云将我放在明黄色的床榻上,对着寝宫内的宫娥罢手,“全都退下吧。”

    “是。”众人齐声应道,弯着腰缓缓地退出。

    端木流云拧干锦帕,试擦着我脸上早已干涸的血迹。他的神情专注,动作轻柔,仿佛是在为一件稀世的珍宝拂去尘埃一般,倾注了全部的心魂。

    无力感漫天袭来。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如此地无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端木澈在我的面前含恨而死,一如现在,无法反抗地任由端木流云为所欲为……

    我瞪大眼睛,怒视端木流云。

    端木流云视若无睹,在擦完我的脸后翻开我的掌心继续地清洗血渍,他温和地笑道:“沁心,朕可从来没有如此伺候一个人过,全天下唯独你有这个荣幸。”

    我的脸因为愤怒而涨的通红,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我宁可被他千刀万剐,也不要这种荣幸!

    待擦完掌心后,端木流云俯首看我,“沁心,你的衣袍也都是血渍,朕为你脱去吧。”

    无法言语的我只能只能将眼睛睁得更大,却见端木流云笑道:“你不说话朕就当你默许了。”

    说罢,端木流云便解开我的裙带,卸去我的衣衫。

    我顿时羞愤不已,眼泪没出息地在眼眶不停地打转,只剩下仅存的倔强不让眼泪流下。当我全身只剩下亵衣的时候,端木流云拉过锦被为我盖好,坐在一旁微微叹息。

    “沁心,该死的人终于都死了,朕应该觉得轻松的,为什么还这么疲惫?”

    “沁心,你心里是不是在怪朕杀了皇兄?你恨朕吗?”

    “沁心,你恨朕吗?”

    “你为什么总是不说话?”

    “对啊,你被封了穴道……”

    偌大的寝宫,灯火辉煌,华光万千,却只有端木流云的声音在幽幽地回响。他低头看着我,平日素来温和的笑慢慢地浮上了一丝悲哀。

    他伸手,解开了我的穴道。

    我立刻拉过被子蜷缩到床角愤然道:“是,我恨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生唾其肉,以慰我家王爷在天之灵!”

    端木流云听了淡笑道:“沁心,杀他之人并非是朕,而是你啊!他,是为你而死的!”

    “你胡说!”

    “我胡说?朕告诉你好了,皇兄若想夺朕皇位必须有强大的军队做后盾,但他的兵马都在百里之外,汇聚京城至少要十天的时间,而朕的大军却只需三天,所以他必须在三天内获得威武将军张康年的支持,唯一最快的方法就是娶他的女儿张清云。”

    “王爷不是娶了她吗?”我哀痛道。

    “不,他没有。”端木流云笑得嘲讽,“当初他要朕下旨赐婚娶你,本想拉拢你爹继而痛击暮子铭,没想到反而给自己制造出了一个弱点,报应,果真的报应啊!”

    “你……什么意思?”

    端木流云眼底沉沉,深意地望着我,“朕的意思你还不懂吗?皇兄为了你拒绝娶张清云,放弃仅一步之遥的胜利,选择了最为凶险的道路,他只能倚仗你爹手头的五千精兵,他在赌,赌你爹对他的忠心。而朕也在赌,拿朕的千秋万代来赌,赌他对你的感情。朕赢了,他输了,成王败寇,血骨偿还。朕将开创一代盛世,名垂千史,而他,最终只能化为一抹黄土,湮灭无痕。这样说你可明白了吗,沁心?”

    “不,你胡说,不是我,不是我害了他的,不是……”我捂住耳朵不停地摇头,竭尽全力地否认着端木流云所说之事,但脑海里却不断地回旋着一个场景,在通红的喜堂内,端木澈那一句被风肆虐吹散的话,如今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耳边响起。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妻。”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妻。”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妻。”

    原来,那不是谎言,那是他对我的誓言,是他的誓言啊……

    是谁爱着谁?是谁恨着谁?又是谁出卖了谁?

    是我!!是我害死他的,是我……

    “王爷——王爷——”眼泪终于不可遏制地涌出,埋首在锦被中痛哭失声。

    早知道今日他会为我送去性命,我宁可当日永不与他再见;我宁可揪着痛得快要死去的心,看他娶别的女子;我宁可他无情无义视我为棋子;我宁可他,不爱我……

    我只是希望他能活着,活在这个世界,哪怕不能相见,至少可以呼吸同样的空气;哪怕不能相知,至少可以立于同一片苍穹之下;哪怕不能相守,至少能共赏同一轮明月,只要他还活着。

    而现在,为什么会成了这样?生命如若是一场苦旅,为何不能在一番苦痛后享受重逢的喜悦?如果一定要用生命才能证明爱得深沉,那么,伊沁心,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王爷,你一个人在下边寂寞吗?别怕,沁心这就下来陪你,与你共打油纸伞,同走黄泉路。

    我擦掉所有的泪,凄绝一笑,朝着金雕纹龙的床架狠狠地撞去,却撞上端木流云宽厚的胸膛,我一咬牙,又被端木流云紧紧地扣住了牙关。

    我怒视着他,便听他怒喝:“沁心,你这是做什么!”

    我企图挣开他,拳头疯狂地打在他的身上,而他的依然无关痛痒,手一扬,穴道再次被他封住,我软躺在他怀里,无力地怒视。

    “……沁心,你想死吗?不为皇兄报仇了?”端木流云俯首看我,神情冷凝,一如寒松雾林,冷清戚戚。

    我骤然睁大眼睛,瞳孔收缩。端木流云的话犹如一颗石子,在我死水般的心中激起了轩然水波。是的,我还不能死,就算要死,也要为端木澈得到大仇后再死,不然,我有什么面目去下边见端木澈?

    端木流云的目光定定落在我的身上,酸楚一笑而过,随即嘲讽道:

    “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为他报仇吗?就凭你,恐怕还没靠近朕的身边,就已经被皇宫内的侍卫乱刀砍死了,你还能报什么仇?”

    我不甘心地握紧拳头,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

    端木流云坐在我的身侧,抚着我的头发,声音出奇的温柔:“要不要朕告诉你如何才能杀了朕?”指尖缓缓滑向我的脸颊,笑得落落寡欢,“留在朕的身边,做朕的皇后,让朕爱上你,不再防备你,然后再趁机用最残忍地方式杀了朕。沁心,你不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吗?”

    闻言,我深深地望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端倪。

    “是不是想问朕为何这么做?“端木流云嘴角一勾,“因为朕相信,沁心最后会爱上朕,不舍得杀了朕,而朕也会为你深深着迷!”语罢,俯首而下,封住我的唇。

    我一咬牙,血腥在口腔中四溢,端木流云吃痛起身,我软坐在榻上,他的拇指擦掉嘴角的血渍,随后解开我的穴道淡然道:

    “别再想着寻死了,你若死了朕就让你们伊家上下几百口人都为你陪葬。”

    “你敢!”我睁大了眼睛。

    “朕有什么不敢的?朕是皇帝,朕甚至愿意拿命来赌你的爱,朕还有什么不敢?”端木流云衣袖一甩,笑得不羁。

    “你做梦!我死都不会爱上你!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将你挫骨扬灰!”我怒吼道。

    端木流云对着我摇了要头,“沁心,你若是想杀一个人,永远不要露出仇恨的表情,你要笑,笑得无害,然后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

    “朕不会让你死的,朕舍不得你死,而你,也会爱上朕。”端木流云俯首望我,眸光深渊漆黑,不可见底。衣袖一挥,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一脸迷茫的我,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悲痛欲绝……

    端木流云走出宫殿的转角,慢慢地摸上受伤的嘴角,暗暗低语:

    “沁心,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信吗?”

    夜,深得没有痕迹;低语,亦淡得没有痕迹……

    --------------------------------------------------------

    后记:

    端木澈虽死,奥运精神永存,大家,不要拿票票威胁我啊,泪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