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6章 情爱痴癫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99  更新时间:08-11-07 03:2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端木流云静静而立,一言不发,神情缓缓涌上悲恸。

    纵然亲眼目睹,他依然难以相信,皇兄真的死了……

    昨夜凤凰花开,今日仅存残枝败柳。生命亦如是,恰如手间莲花,一捏即碎。

    睿王端木澈,曾经是何等的风光?他文可治国,武可平天下;他一手遮天,挥手间风生水起;他承接着先皇所有的高贵,沐浴着先皇所有的恩泽和宠爱,是何等的幸福?

    在他光鲜荣耀的背后,谁曾看到,那个不被宠爱的小王子总是偷偷地躲在暗处,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敬爱,崇拜,还有……羡慕。

    什么时候,这种敬爱变成了刺骨的恨?

    是啊,从他在父皇眼中看到了遮掩不住的厌恶开始,恨,开始滋生在他心中阴暗潮湿的角落,每天不断地蔓延蹒跚,揪住他煎熬的魂。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懦弱,在别人舍弃他之前,他要先舍弃别人!

    终于,他做到了,父皇死了,皇兄也死了,只剩下他还孤独地活着,从此星沉日落,不再有恨,爱,亦无踪……

    “皇上。”父亲小心翼翼地唤道。

    端木流云猝然回神,却发现自己已潸然泪下,他摸着自己湿润的眼角,神情一敛,朗声说道:

    “伊爱卿,计划实施得如此成功,靖安侯暮子铭当领头功,你就拿朕的旨意去大理院接他出来。”

    “臣遵旨。”

    端木澈颔首,接着说道:

    “端木澈虽已伏诛,但他在朝中的党羽和驻守在边关的二十万大军仍然不可小觑,朕给你十天时间去劝说他们,如若不降,皆以叛逆之罪杀之。”

    “可是,皇上……”父亲踟蹰。

    “你还有什么疑问,伊爱卿?”端木流云淡淡地问。

    “端木澈的旧部皆忠心于他,且多为国之栋梁,全部诛杀,臣恐怕……”

    “那就要看伊爱卿的本事了。”端木流云神色不动,似笑非笑地,“若不为朕所用,乱我木琉国大好河山,纵然是不世之才,也只是个祸害,留有何用!”

    “是,臣定幸不辱使命!”父亲叩首。

    “很好。”

    端木流云望向闾洁,闾洁从方才就一直这样面无表情地站着,一言不发。

    端木流眼底沉沉,叹息道:“闾姑娘,你有何要求尽管向朕道来,朕一定会如你所愿。”

    闾洁没有回话,怔怔地走到端木澈身旁朝着他的尸体再三叩首,头扣在地板上“咚咚”直响,额头已是红肿一片,血迹斑斑。

    我抬起失魂的眉眼,嘲讽道:“你不用惺惺作态了。”

    闾洁看着我,紧绷的脸终于松动,明艳的脸上浮起一道苦涩哀艳的笑,“睿王妃,我不求你的原谅,但是,我也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也有我誓死要保护的人。”

    我嗤鼻冷哼。

    闾洁摇了摇头,抽出腰上长剑,余光快速扫过端木流云,便一剑刺入自个儿心坎,鲜血从嘴角蜿蜒而出。

    我吃惊地望着她,只见她痛苦地纠结着脸缓缓倒下,被苍然迎上的端木流云拥入怀里。

    端木流云脸色一变,痛心道:“你这是做什么!”

    “闾洁……愧对门主,有负门主栽培之恩,唯有以死,以死谢罪……”闾洁说得很慢,每个字如同山一般沉重。

    端木流云眉头紧蹙,“你这又是何必,如果你不愿意,朕绝不会勉强你!”

    “不……我,不许任何人……伤害……你,我……宁可拿我的命来,换你的……我要你好好地……好好地活着……”眼泪从闾洁的眼角不断地流出。

    端木流云的神情凄楚,眸中含悲如秋,他不停地擦着闾洁眼角的泪,喃喃低语:“你不要死,朕不许你死。留在朕的身边,朕封你为贵妃,朕会好好对你,所以你不要死……”端木流云抬头大喊:“快去请御医来,快啊!”

    闾洁吃力地摇着头,缓缓抬起手想去触碰端木流云的脸颊,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端木流云覆上闾洁的手背,“你想说什么?”

    “端云……为什么,你不是……端云……如果你是端云……该……”话不及说完,闾洁的头猝然倒向一边,手无力地落下,眼睛缓缓闭上,只留下最后一滴泪灼热地落在了端木流云的掌心。

    情爱痴癫,你笑我哭,你生我死,人生长恨,如水长东……

    宫殿内,端木流云抱着闾洁的尸体一动不动,久久不言不语。半响,他缓缓地放下闾洁,走到我的身旁,抓住我的手一把将我提起,我欲反抗却被他点住穴道,动弹不得。

    “伊爱卿,将闾姑娘以忠妃之名风光下葬,至于端木澈,就拂了太后之意,帮他找块宝地也好好葬了吧。”端木流云的眼神幽暗,沧海桑田,瞬间变迁。

    “臣遵旨。”

    端木流云颔首,抱起我欲转身离去,却被父亲迟疑叫住:“皇上,小女沁心……”

    端木流云回过头俯瞰脚下跪拜之人,淡然道:“朕说过要立她为后,伊爱卿有什么疑问吗?”

    “这……这礼法不和。沁心乃乱臣端木澈之妻,莫说成为要成为皇后,就算是留在宫中都……”

    父亲的头垂得很低,话尚不及说完便被端木流云打断:

    “从今日开始,她不再是伊沁心,伊爱卿还有什么疑问吗?”端木流云的声音很低,不急不缓,却不容置疑。

    爹爹一听,浑身一震,跪在地上久久答不出话来。

    “此事就不需要伊爱卿如此费心了,你还是好好地去操办朕吩咐下去的事情。”

    “是,臣遵旨,臣恭送皇上!”

    父亲恭敬匍匐在地,那模样刺痛了我的眼睛。

    --------------------------------

    端木流云将我抱回寝宫,一路上的宫女太监见到满面污血的我皆是一脸吃惊,随后瑟瑟地跪下,惊慌呼道:“皇上圣安!”

    端木流云快速地越过他们,抱着我大步地走着,如疾风而过。

    不远处匆匆走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神色慌张,待看到端木流云后便快速地迎了上来。

    “皇上!您没事吧……你,你是沁心!”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不由惊呼出声。

    “芸妃,你好大的胆子,没朕的允许你胆敢直闯墨阳宫!”端木流云面无表情地喝道。

    芸妃一怔,收拾起慌张地神情,仪态端庄地朝着端木流云行了一个礼,垂眉谨言,“请皇上赎罪,臣妾方才听闻睿王爷带兵闯入御书房,臣妾是担心皇上才乱了心神。”

    端木流云下颔微扬,“朕没事,你回去吧!”

    “是,臣妾恭送皇上。”芸妃欠身。

    端木流云越过芸妃快速地离去,我看到芸妃一身华服,只身伫立在苍茫的夜色中,神情黯然。

    -----------------------------------

    后记:

    票票,来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