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5章 饮恨而终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65  更新时间:08-11-10 04:2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端木澈嘲讽道:“以你目前的处境,你有什么本事让本王粉身碎骨?”

    端木流云淡笑:“朕乃真命天子,自然金口玉言,朕说出口的话,从来不会是空话。”

    语罢,随手击掌两下,原先对准端木流云的兵刃全部倒戈相向,刷刷对准了端木澈。

    端木澈神情一愣,却见端木流云道:“伊爱卿,做的好,朕自当重重有赏!”

    我看到父亲快速地越过端木澈,跪在端木流云跟前,垂眉恭敬道:“臣,谢主隆恩!”

    “很好,很好!”端木流云大笑,笑得意气风发。

    端木澈的黑目闪过阴鸷,冷冷道:“伊东闵,你背叛本王!”

    父亲站起来,退至端木流云的身旁,淡然回答:“我永远效忠于皇帝陛下。”

    端木澈静静伫立在冷兵寒枪中,一言不发,眸心的寒光犀利。

    我望着孤立无援的端木澈,心中揪痛不已,恨不得跑至他的身旁,与他共对天下。无奈被闾洁捂住嘴巴,扣住手脚,浑身动弹不得。

    端木澈沉默良久,不怒反笑,“好!端木流云,算本王平日小瞧了你!你认为凭这些人就可以绊倒本王?简直愚蠢之极!”

    端木流云淡然道:“朕当然知道这区区几千精兵是无法困住卞机上人的关门大弟子!”

    端木流云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快速平淡,“你如何得知?”

    “是啊,朕是如何知道的啊?连你的同门之人尚且不知,朕深居宫中又怎么会知道呢?”端木流云困惑道,一脸沉思之状。半刻后他轻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啊,朕想起来了,是父皇告诉朕的的啊!”

    端木澈神色不变,笃定道:“绝不可能。”

    端木流云嘴角笑意骤然敛去,仿佛内心深处的伤口被生生撕裂开来,情绪猝然失控,“住口!父皇为什么不能告诉朕?朕也是父皇的儿子,为什么从小到大,父皇的眼中只看得到你,为什么!?”

    待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端木流云扑拍袖袍,继而道:“你气数已尽,还是束手就擒吧。”

    端木澈一声冷哼:“你既知我师出何门,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简直不自量力。”

    端木流云道:“朕说过,朕乃真命天子,朕的话,从来不会是空话。”

    话音刚消,端木澈便浑身一震,踉跄了半步,捂住胸口生生吐出了一口黑血。

    端木澈拭去嘴角的血渍,神色大变,“千日红!你什么时候下的毒?”眼神凌厉扫向端木流云,眸中闪过太多不解。

    “你很惊讶吗,皇兄?”端木流云大笑:“是啊,你时时小心谨慎,想让你中毒还真不容易啊,可是,有一个人却可以让你轻而易举地中毒。”

    端木澈一怔,脸色猝然苍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是她……”

    “哦,想来皇兄已经知道是谁了?这个事实让你很难接受吗?”端木流云的脸上闪过莫名的快感,神情变得异常的兴奋,“朕说过要将你从最高的云端拉下,让你粉身碎骨,朕今日就让你死得明明白白!”

    黑色袖袍一扬,闾洁便扣着我走出幕帘。

    “沁心……”端木澈看到我,摇了摇头,神情俱损。

    “王爷,你没事吧!”

    我欲朝端木澈跑出,却被端木流云扣住手腕,揽腰拉至身旁,“皇兄,沁心就在这里,她的背叛让你觉得很痛苦吧!被最心爱之人下毒的滋味如何?”端木流云笑得癫狂。

    我不敢置信地望向端木流云,他在说什么?他……污蔑我!

    我厉声喊道:“不!王爷,我没有!”

    端木澈冷眼看我,眼中的痛渐渐磨出一种恨,“沁心,没想到真的是你!”

    “不是的,王爷,不是的,我没有!”

    端木流云骤然扣住我的脸,狠狠吻住我的唇,吻得激烈,血腥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他放开我,对上端木澈猩红的眸子,笑道:“朕以后位许诺沁心,沁心自然心甘情愿地为朕做事。”

    我从来不知端木流云竟可如此的无耻,竟可面不改色地说着如此不堪的谎话!我唯一希望的是端木澈能相信我,只要他能相信我……

    “王爷,你相信我,我没有!”

    “住口!你这个贱人!”端木澈怒喝:“枉费本王真心待你,你们父女竟然联合起来背叛我!”

    崩溃的情感,腐蚀着绝望的躯体,端木澈身心悲绝,生生吐了一口污血,跌坐在地。

    “王爷!”我用力挣来端木流云,扑倒端木澈的身旁,却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

    “滚,你这个贱人,不要碰我!”

    血不断地从端木澈的口中流出,染红了他那华贵的长袍,一滴滴落在地上,盛开出妖艳莲花,悲痛凄绝。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每当我想将手伸向他时,都被他凶狠的目光挡了回来,他的眼中有太多我看不懂的情感,而恨,却是如此鲜明,将我的心扎得千疮百孔。

    我揪心地望着他独自忍着剧毒的痛,在偌大的宫殿中间浑身抽搐,颤抖不已,如同风中凋零的枯叶,祭奠着残碎不堪的生命,恨意,在他漆黑的眼中,如同暗色漩涡,不停扩展。

    他恨我……他竟然恨我……

    过往的甜蜜恩爱涌上心头,将他的恨化成荆棘,狠狠勒出我全部彻骨的痛。我终于明白,我承受着他的爱,却承受不起他的恨。他的恨是万丈深渊,足矣让我粉身碎骨。

    眼前的一切若只是一场噩梦该有多少?

    我哽咽不已,反复地呼唤着他,求他相信我。

    他的眼睛猝然睁得铜圆,朝着我喷了一口血水。红色的液体还带着滚烫的温度,犹如肆虐而下的红雨,全都落在了我的脸上。

    眼神逐渐空洞,意志开始涣散,满面的污血,满手的污血……

    端木澈慢慢倒下,寂寞地躺在华光万千的宫殿中间,一动不动……他的眼睛痛苦地睁着,不甘,恨……那么的明显,唯独不再有爱……

    “王爷……”我将手伸向他,终于,他没再推开我,只是静静地躺着任由我将他拥抱。

    我吃吃笑开,他没有推开我,他没有!他还是相信我的,他不恨我,他……爱我!

    父亲走到我的身边,手指往端木澈鼻息一探,摸了摸他的手脉,转身朝端木流云恭敬道:“启禀皇上,端木澈已然中毒身亡!”

    我浑身一震,厉声喊道:“你们不许胡说,他只是睡着了——”

    是的,他们在胡说,端木澈只是睡着而已,睡醒后他还会温柔地唤我的名字,还会眼含笑意地听着我抚琴,还会柔情缱绻地对我说“你是我此生唯一的妻”……

    他一定会的,他说要带我看尽天下,像他这样的男人,从来不会骗人,从来……

    我低头温柔地望着他,想要为他拭去嘴角的污血,却发现越是拭擦着他的脸,血迹就越多,我颤抖地翻开自己的掌心,全部都是血,红得发黑的血。

    我不明白,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血,为什么是黑色的?

    --------------------------------------------------------------------------

    后记:

    更文晚晚的醉醉没票票吃,泪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