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4章 风云暗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01  更新时间:08-11-10 04:2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顿觉得头痛欲裂。

    “小姐,你醒了。”

    我回过头,看到翠儿端着水盆,眼眶红红。

    我道:“翠儿,你怎么了?”

    翠儿咬着下唇,眼泪滴答下滑,哽咽道:“小姐,你若是心里难受,可以告诉翠儿,不要再喝闷酒了,宿醉伤身……”

    我按着发痛的额头,只记得昨夜端木澈离去后,我端起他用过的酒杯,也学着他那样一杯一杯地喝着,而后的事便全然不记得了。

    “是你扶我到床上去的吗?”我揭开被子,漫步下床。

    “不,是王爷,他照顾小姐一个晚上了。”翠儿回答。

    我的手抖动了一下,愣愣地接过锦帕试擦着脸。

    “翠儿,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小姐的话,已经是酉时了。”

    “已经这么晚了……”我沉吟,想来我已睡了整整一天,难怪窗外早日入幕黄昏。

    “新妃……来了吗?”我迟疑道。

    “花轿方才已到王府门口了。”翠儿一边回答,一边为我梳着头发。

    我茫然看向镜中的自己,突然对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神情疲倦的女子感觉到陌生,眸光一动,便在镜中看到悬梁上挂着一个黑影,是闾洁。

    我想起昨夜端木澈的话,想来她是来接我的吧。

    我对翠儿道:“翠儿,你先退下吧。”

    翠儿迟疑半会,朝着我欠了欠身,便缓缓离开。

    悬梁上的黑影飘落至我的身旁,“睿王妃,跟我走吧。”

    闾洁拦起我的腰,快速地离开睿王府,在迟暮的夜色中飞奔。

    夕阳早已消失在苍穹的尽头,只在昏暗的天边留下最后一抹暗红,红得犹如浓稠的赤血,仿佛在祭奠着天地一场腐朽华丽的盛宴,充斥着喧嚣与不安。

    我的心头莫名涌上一股恐慌,似乎闻到风中淡不可见的血腥味,心生生跳得厉害。

    “你要带我去哪?”我看着逐渐逼近的皇城,困惑道。

    “……去皇宫。”闾洁道。

    “皇宫?去那里做什么?”我不解道。

    闾洁道:“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闾洁带着我矫捷地躲过宫中巡逻的侍卫,闪进一个房间,躲在明黄色的幕帘后面。

    “皇上……”我低呼出声。

    端木流云身着帝王锦绣黑袍,袍上九龙盘旋,紫色玉冠束在脑上,黑檀似的长发流水垂下。此刻,他正端坐在案前看着手中的奏折,眉头微皱,少了平日素来清扬的温和,多了一份凛然沉稳,德公公静静地伺候在一侧。

    我困惑地望向闾洁,她微微摇了要头,示意我噤声,而后便垂下眉眼,没再说话。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从外头传来,端木流云蹙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喧哗?”

    德公公弯腰恭敬道:“奴才这就去外头看看。”

    德公公尚未来得及打开房门,门便骤然被推开,几百号士兵手持兵刃快速地跑进来,呈八字张开。书房外边也已被人重重包围,一个个手上举着火把,在夜色中“噼里啪啦”地响着,格外地刺耳。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大步迈进,挺拔的身姿,倨傲的神情,慵懒的眼神,他就静静伫立,面无表情地看着端木流云。而我的父亲站在他的身旁,眼底含着沉沉的冷光。

    “王爷?”我惊呼,便被闾洁捂住了嘴巴。

    我不敢置信地摇头,心中大骇。本该在睿王府与张清云行成亲之礼的端木澈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这个阵势,我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他要做什么,他要逼宫!

    端木流云神色动,合上奏折笑道:“皇兄,今夜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为何会出现在朕的御书房?”

    端木澈没有回话,随手一扬,父亲便跨步上前,在端木流云的书案前展开一张明黄色锦布。

    端木流云俯首轻念出声:

    “上元二年,内阁奉上谕:伊东闵等奏称,国本动摇,人心不定。朕深居宫禁,民生国计,久未与闻。是又将以政权之争致开兵衅,实朕之大过。年来我民疾苦,己如火热水深,何堪再罹干戈重兹困累。言念及此,辗转难安。朕断不肯私此政权,而使生灵有涂炭之虞,愧对祖宗庙宇。睿王端木澈,乃朕之兄长,承天文德,可堪国之大任,朕意欲退位于睿王,以靖人心,而弭兵祸。钦此!”

    御书房一片死寂,唯独端木流云的声音沉沉回响,显得格外地清晰。

    念完之后,端木流云神情大变,拍案而起,厉声道:“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端木澈身子微侧,负背而立,慵懒的抬起眼睑,淡淡说道:“如你所见,这是退位诏。”

    端木流云踉跄了一步跌坐在龙椅上,痛心地望着端木澈,“你最终还是……最终还是……”

    “睿王爷,圣上待你不薄,你竟然敢造反!”德公公冲到端木澈面前,声音因为尖细而显得刺耳。

    端木澈神情一敛,眼底寒霜冷凝,随手抽出身旁侍卫的佩刀一挥而下,德公公的头便骤然落下,在红色的地毡上滚了几圈,停在端木流云跟前。

    端木澈冷冷道:“造反?简直可笑,本王是顺应天命,取回理应属于本王的东西。”

    “胡说,这是朕的皇位,朕的天下,是属于朕的!”端木流云大喊。

    端木澈扬起一道嘲讽的笑,抬着下巴冷眼睨着端木流云,“不,我亲爱的皇弟,那从来不属于你,而是你那阴险毒辣的母后用与本王如出一辙的方式为你夺来,如今,你只需完璧归赵而已。”

    端木流云的脸色瞬间仿佛失去所有颜色,嘴唇微颤道:“你……你何时得知?”

    “本王一直知晓。”端木澈淡然回答。

    端木流云问:“为何你一直都装作毫不知情?”

    端木澈眼中寒光乍现,“因为本王在等,本王忍住所有的恨就是为了等到有一天,将你从最高的云端拉下,让你摔得粉身碎骨。”

    闻言,端木流云竟然开始仰面大笑,笑声久久回旋在御书房,异常诡异。

    “你在笑什么?”端木澈问道。

    端木流云止住笑容,扯着嘴角道:“朕只是觉得人生实在可笑。”

    端木澈道:“有何可笑?”

    “因为朕也在等,忍住所有的恨也为了等着有一天,将你从最高的云端拉下,让你摔得分身碎骨!”

    端木流云嘴角噙着浅笑,眼中大有睥睨天下之感。

    ------------------------------------------------

    后记:

    票票,留言,我对你发出爱的呼唤~~~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