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0章 爱其所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30  更新时间:08-11-10 04: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坐在天仙楼的角落,默默地喝着茶。

    今天的天仙楼格外热闹,但凡人多的地方都会热闹,而热闹则会聚集更多的人,而时下热闹的话题则成为了他们消遣的去处。

    “听说了吗,昨夜儿礼部侍郎陈录荣,大司马卜长英,大鸿胪成目名都被抓进大理院了。”一个中年男子压低了声音道。

    “据说还牵扯出不少大大小小的官,约莫有上百人来着!”马上就有人附和道。

    “听说他们是犯了通敌叛国的罪。”

    “通敌叛国!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啊!”

    “这成目名就算了,可礼部侍郎陈录荣和大司马卜长英平时广为善事,是个有良心的好官啊。”有人困惑道。

    “嘿哟,做官的你能知道多少?常言道,做官的讲良心,就好比妓女讲贞洁!”

    “就是,就是。”

    “我还听说昨晚还有不少大臣死在自己的府第,这又是怎么回事?”

    “出了这等大事,要么畏罪自杀,要么被杀人灭口了。”

    ……

    我不由蹙眉,脑袋一阵阵发痛,不远处的讨论声时起彼落,却让我觉得遥远。

    “翠儿,我们回府。”我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迈步出去。

    回睿王府的路上,还是时不时地听到人们讨论着昨晚发生的事。

    事态似乎颇为严重,城中百姓,朝中百官,人人皆惶惶不安。

    回到府中,我朝着房间走去,经过书房,里面传来了阵阵交谈声,我将食指附于唇前示意了翠儿噤声,便缓步走到书房前。

    “王爷,我等知您与王妃情深似海,可事已至此,请王爷以大局为重!”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过于激动的情绪使声音显得丝丝颤抖。

    与我有关?我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便将耳朵贴近房门,仔细聆听。

    “是啊,王爷,对方已然开始行动,我等不可坐以待毙,我等数十年心血不可毁于一旦啊!”

    “王爷,请您想想先皇,想想您的母后!男儿当志在四方,切不可儿女私情呐!”

    “请王爷以大局为重!”众人纷纷下跪,齐声呼道。

    书房内突然变得安静,我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唯恐微微地叹息都会惊扰屋内的众人。

    一个浑厚有劲的声音响起:“王爷,大局为重!”

    我浑身一震,是父亲!

    半响,书房内传来了端木澈的叹息:“本王自由打算,你们都先回去吧。”

    我快步离开书房,跑回房间,关上房门,抚着胸口粗声喘息。

    心中不安开始蔓延,端木澈,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端木澈推门进来,看着我笑道:“沁心,你回来了。”随后走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颊道:“饿了吗?我叫下人为你准备些吃的。”

    我用力摇头,他淡笑不语,拉起我的手走到琴架前。

    “那且为我弹奏一曲吧,我已经好久没有听你抚琴了。”

    我看着端木澈,想从他脸上看出端倪,而他的眼神太过幽深,我没有看出什么,却不由地沉浸在他的眸光里。

    回过神,便见端木澈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沁心,你有什么心事吗?”

    我沉默,便听到他无声的叹息,“是不是今日在外头听到了什么?”

    我闷闷地点头,轻声问道:“王爷,他们都是你抓了去的吗?”

    端木澈没有回答我,只是捧着我的脸道了一句话:“沁心,你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问,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我随之一怔,回视着他,“王爷,我……可以相信你吗?”

    “恩。”端木澈点头。

    我笑道:“就让沁心为你弹奏一曲吧。”

    我深深地呼吸,凝了凝神,将十指扣于琴弦上,扬声唱道: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

    岁月禁不起太长的等待

    春花最爱向风中摇摆

    黄沙偏要将痴和怨掩埋

    一世的聪明情愿糊涂

    一身的遭遇向谁诉

    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

    繁华过后成一梦啊

    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

    红尘一笑与你共徘徊”

    端木澈,我不是看不到你的迟疑和眼中的犹豫,但是,我只是一个女人,我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爱人,被爱着的人爱,红尘一笑与你共徘徊,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我选择相信你,我只能相信你……

    ------------------------------------------------------

    是夜,宁静的夜,蜡烛昏暗的光将屋子照的有点寂寥,我坐在屋内发着呆,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喊:

    “有刺客!”

    杂沓凌乱的脚步声不断响起,兵刃相交的声音“乒乒乓乓“响个不停。

    我推开房门,门口已然站着数十个护卫。

    “王妃,外面不安全,请您回屋子里边去,有小的在,您尽可放心。”领头的护卫对我抱拳恭敬道。

    我尚未来得及回话,就听见夜空中传来一阵大骂:“端木澈,你这狼子野心的乱臣贼子!你不得好死!我家侯爷忠君爱国,天地可鉴!我李权今日被你抓住,就没想着活着出去!”

    随后,便听见端木澈慵懒地笑道:“哦,原来暮子铭还有这么一条忠心的狗啊,只可惜是条愚狗,你今日所做之事,本王皆会同他一一算来。”

    “畜生,今夜行刺,都是我李权一人所为,与我家侯爷无半点关系!”李权慌张大喊。

    我心中暗自吃惊,没想到连暮子铭都被抓了!

    李权的谩骂声越来越远,我推开拦门的护卫跟了上去,随后便在侧院看到端木澈端坐在白虎皮椅上,冷眼望着下方,李权正被两名护卫狠狠扣押,跪在端木澈的跟前,另外有两名护卫手上拿着细长的银针,剥了李权的靴子,一根根生生地扎进李权的手指与脚指内。

    李权脸色苍白如死,额头冷汗直流。

    “说,是谁指示你的。”管家张叔让在一旁喝道。

    李权怒视着端木澈,脱口便是谩骂,无非就那几句“不得好死”“人人得而诛之”之类的。

    端木澈眼睛细眯,面无表情,一手托颔,一手轻轻地敲打这椅子的扶手,半响,他淡然道:“剜了他的右眼。”

    张叔让拿起匕首笔直地捅进李权的眼窝,便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我捂住嘴巴,遏制不住浑身的颤抖,眼前的血腥让我害怕,眼前的端木澈让我恐惧……

    “王爷,李权咬舌自尽了。”张叔让对着端木澈说道。

    端木澈道:“把他扔到十里坡喂狗。”

    端木澈迈步出门,看到门榄旁的我一怔,随即道:“沁心,你……”

    我看到他将手伸向我,不由后退了一步。

    端木澈的手尴尬地僵硬在半空中,随后,他扬手一甩,打了我身旁的护卫一巴掌,生生打出血来。

    数十护卫唰唰下跪,“属下该死!”

    “自行了断吧。”端木澈垂下眉眼,声音冷得没了温度。

    “谢王爷责罚!”说完,一个个皆拔出腰上佩刀,准备朝脖子上抹去。

    “住手,不要!”我大喊,连忙抓住身旁那个护卫手上的长刀,对着木澈哀求道:“求你,不要,我这就回去。”

    端木澈神色大变,喊道:“沁心,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手!”他一把扯过我的手,撕下自己的衣角帮我包住手上的伤口,鲜血渗透布料,滴滴往下落。

    端木澈朝着张叔让怒喝:“还愣着干嘛!快去请大夫来!”

    张叔让如梦醒,大步跑了出去。

    “王爷……”我继而哀求道。

    “都退下吧。”端木澈说道。

    “谢王爷,谢王妃!”数十护卫齐声叩谢,便井然有序地离开。

    端木澈将我抱回房间,沉默在彼此之间蔓延。待我包扎好伤口,众人皆已离开,房间依然是一片死寂。

    良久,端木澈才低声道:“沁心,还疼吗?”他朝我伸出手来,却生生地在半空打住。

    “我没事,只是怕好些日子不能为王爷抚琴了。”我轻轻触碰他僵硬在半空的手,淡淡微笑。

    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感动,他一把抱住我,埋首在我的颈窝道:“你要相信我,不要怕我……”

    我忍不住哽咽,我知道方才无意间的回避伤害了他,我伤害了他,这个让我深爱的男人。

    既然我已决定爱他,就该爱他的全部,如果我只爱他光鲜的皮囊,那还算什么样的爱?我爱他,爱他的一切,他的温柔,他的慵懒,他的残忍,他的冷酷无情……

    我回手拥抱他,歉然道:“对不起,王爷,我相信你,我不怕你,我……爱你……”

    端木澈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更加用力地将我拥住,恨不得揉进身体里去。

    之后,我每每想起此刻情形,都会遏制不住地心痛,我想,如果当时没有说爱他,对他来说会不会好受一点?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