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31章 悲痛往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33  更新时间:08-11-10 04: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今日,睿王府中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当日被无霜挟持之事,端木澈只字不问,我便没说什么。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其实他什么都知道。所以我更加的不明白,这一对兄弟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臣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赎罪。”

    我在端木澈身后朝着端木流云行礼,端木流云连忙上前扶起端木澈,笑道:

    “朕今日只是微服出巡,皇兄不必多礼。”

    端木流云在上座坐下,抿了一口茶,然后对着我们随便聊着家常,像是御花园的墨兰开了何等漂亮,邀请端木澈一同观赏;像是哪位才子做了一首诗,何等文采出众,与端木澈一同鉴赏……而端木澈唇含浅笑,一搭一搭地应和着,兄弟间其乐融融。

    然则,看在我眼里,他们皆是皮笑肉不笑,令人森冷的很。

    我自是明白,端木流今日来睿王府不可能只是拉着端木澈聊聊家常,果然,几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端木流云才缓缓问起:

    “听说这些日子,皇兄已然抓了数位朝中大臣?”

    “正是。”

    “哦,不知何故?”端木流云旋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垂眉低问,问得很随意。

    端木澈眉头微蹙,随即快速淡开,答道:“事情缘由臣已然详细地写在今日早朝所上奏折之上。”

    闻言,端木流云轻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哎呀,瞧朕这记性,朕想起来了,他们是有着通敌叛国的嫌疑,是吧?”

    “正是。”端木澈颔首。

    “如若朕没记错的话,名单上头还有靖安侯暮子铭的名字。”端木流云侧首道。

    “是,当日风璃国三王子座下谋臣颜无霜偷偷潜入木琉国,化名青衣隐身于春风得意楼,暮子铭是青衣的入幕之宾,嫌疑重大,臣正在审讯。”

    “可否招供?”

    “尚未,但臣已然查出,暮子铭乃风璃国人士,是风璃国隐士卞机上人的第二个徒弟,颜无霜的同门师兄。”

    我心头暗吃一惊,抬头却见端木流云一脸平淡,似乎毫不惊讶。

    “莫非皇上早已知晓?”端木澈讶然道。

    端木流云再度垂眉应,令人看不清脸上神情,只见他随口道:“是,朕当日决定重用他时便已知晓。”

    端木流云抿了一口茶,微微叹息,“暮子铭乃风璃国前大将暮成天之子,暮成天为人厚实,战功卓著,深得百姓爱戴,却也招致朝中大臣嫉恨,惹来灭门之祸,暮家上百人皆人头落地,唯暮子铭侥幸逃出,逃至木琉国。当日朕救下他时,他已然奄奄一息。”

    闻言,我的心头莫名一痛,没想到那个总是一身白衣,落得纤尘不染的男子,竟是深藏着一段悲痛往事。

    端木澈静静听着,神色未定。端木流云见我神情哀痛,露出一道深意的笑,继而道:“朕爱惜他是个人才,许诺他若为我所用,定为他报灭门之恨。”

    “可他毕竟还是风璃国的人……”端木澈沉吟。

    “为君之道,任能纳贤,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暮子铭为官这几年,外定胡虏,内平叛乱,修建水利,革新制度,可所谓鞠躬尽瘁。皇兄,他是怎样的人你应该是最了解的。”

    我突然想起暮子铭说过的话:最了解你的往往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端木澈沉默半响,缓缓颔首道:“是,臣自当秉公办案,如若真是冤枉了他,臣即刻放他离去。”

    端木流云满意点头,站起身来扑拍身上尘埃,道:“朕出宫多时,是该回去了。”

    端木流云离开后,端木澈望着他的背影神情莫测,良久才道:

    “暮子铭他自是无罪,若真要论通敌叛国,第一个要抓的怕是皇上你吧。”

    我心中一凛,端木澈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之后,端木澈便进了书房没再出来,我知道,书房里还有数十位朝中大臣在,也包括我的父亲。

    我没有再去靠近书房,我选择相信端木澈,便是完全的信任。

    可是,如果真能这样,又该多好?

    -------------------------------------------

    待我回到房中,便被人从背后点了穴道,那人抱起我飞檐走壁,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了睿王府。

    自昨夜李权行刺之后,王府的守卫更加森严,此人还能带着尚不能行动的我来去自如,必然有通天本领。

    来到郊外,他将我放下,顺手解了我的穴道,我回头一看,神色大变。

    “皇……皇上……”

    “沁心,好久不见了。”端木流云笑容温和,如三月朝晖。

    我看着那丝似乎永远挂在他嘴角的温和的笑容,第一次觉得彻骨的寒冷,想来他竟会武功,而身边却无一人知晓,他的城府究竟有多深?

    “皇上若想见沁心,尽管召见即可,何必做这小人行径。”我僵硬着面孔。

    端木流云并不介意,随意笑道:“想见你的不是我。”

    “是谁?”我困惑道。

    “你随朕来便可知晓。”

    语罢,端木流云为我披上一件黑色斗篷,遮住半张容颜,他自己也套上了相似的斗篷,领着我来到大理院。他对着守门人亮出了一道金牌,守门人脸色大变,急忙转身通传,半响不到,便有一人连滚带爬地跑出来,跪在端木流云跟前慌乱道:“下官不知皇……”

    端木流云长袖一挥,制止他讲下去,只是淡然道:“带路。”

    “是是是,您请,这边请……”那人一路哈腰,毕恭毕敬地为我们引路,半刻后,便来到一座硬石砌成的牢房前。

    “退下吧,别让任何人进来。”端木流云吩咐。

    “是。”

    那人领旨离去,端木流云便领着我进了石牢。

    牢房很大,很空旷,一旁红炭焚烧,放着无数刑具。有一个男人被铁链扣着,挂在墙上,看似乎受过极其严重的刑罚,原先白色的里衣已然血迹斑斑。

    待我看清他的脸后,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惊呼:“暮子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