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29章 劫后重逢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01  更新时间:08-10-20 03:5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三日后

    哒哒的马蹄声如响雷般不断靠近,似一曲雄壮的破阵子,回响在天地之间。

    我微笑,仿佛听到在了这世间最动人的旋律——那是归人的马蹄声呐!

    闾洁道:“睿王爷已到,在下任务完成,就此告别。”说罢,失去了身影。

    我推开房门,快步地跑出去,一眼的绿意扑面而来,就在那青山绿水处,归人衣袂飘扬。

    “王爷——”我倚门而立,终于忍不住泪眼盈眶。

    他没死!他是安然无恙的!上苍是何等地善待我们!

    赤色骏马人立厮叫,端木澈一袭紫金华服,笑着拍了拍马儿的脖子,翻身下马,大步朝我走来。

    “沁心!”他的头发有点凌乱,他的声音有点嘶哑,他的神情有点疲惫,但是,他看着我的眼神,依然光彩夺目。

    端木澈将我高高抱起,“哟呵”一声,原地打了个圈,随后紧拥着我,口中反复念着我的名字。

    整个世界都在旋转,端木澈便是唯一的支点,重逢的喜悦,浓浓地涌上了心头。

    “沁心,对不起,害你受苦了。”端木澈的下巴摩擦着我的头顶。

    我摇了摇头,我想,我应该感谢这样的经历,人总是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才会恍然大悟,正如此番遭遇,方知彼此的思念深沉,方知情根早已深种。

    端木澈将我抱上马,用力揽住我的腰,马缰一挥,朗声道:“出发——”

    赤色骏马健步如飞,遥先奔跑,身后跟着数百将士,扬起了漫天黄尘,在空中舞得放肆。

    “王爷,我们这是去哪?”我靠在端木澈怀里轻声问道。

    “我们回家。”头上传来他沉厚的声音。

    “可是,跟风璃国的战事……”我迟疑道。

    “已经结束了。”

    事后我才知道,朝中有人将军情卖给风璃国,欲置端木澈于死地。端木澈挂心着我,无奈被无霜困在乌木山下,动弹不得,战况对他非常的不利。不料三日后,风璃国的大军突然撤兵。

    后来,从风璃国传来消息,说是风璃国国君骤然病倒,日不久矣,风辄昔赶着回去与大王子一党做帝位之争。

    一切太过巧合,巧合得如同蓄意的安排。

    而事实究竟是如何,终究无人得知。

    端木澈嘲讽道:“每个国家必然会有这样的女人,为了权利和欲望,不择手段。”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说的是风璃国的茹妃,却又不是在说她。

    回到睿王府,才知家是最好的。

    我一进屋,翠儿便迎上来抱着我呜咽痛哭。

    “小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翠儿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呸呸,你这个臭丫头,想诅咒你家小姐啊!”我生气地敲了一下翠儿的脑袋,眼圈却没出息地红了。

    家中的仆人开始一阵忙碌,为回来的两位主人洗尘。

    我惬意地躺在洒满花瓣的浴桶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洗去一身的疲惫。

    白色蒸汽袅袅升起,氤氲缭绕,布满了整个房间,哗哗的水声清澈悦耳,我的心情也随之好上了几分。

    “翠儿,帮我把单衣拿过来。”我拂了一下颈部半湿的头发,对着屏风外的翠儿叫道。

    翠儿应声而来,将单衣递给我,我伸手去拿,衣服却被她骤然收了回去,我困惑地回头,对上端木澈含笑的眸子。

    “啊——”我惊叫一声,马上埋身于水下。

    “沁心,出来,你想溺水吗?”端木澈笑道。

    “我咕噜咕噜……不,咕噜咕噜,咳咳咳……”我一开口,洗澡水便朝嘴巴里灌来,我不由地一阵大咳。

    “你啊……”端木澈叹息,一把将我从水中提起,水声“哗啦”地响个不停。

    “你……咳咳……你……”不知是因为剧烈的干咳,还是因为身子赤裸裸地曝光在端木澈的面前,我的脸憋成了酱红色。

    “……不许看!”我大声叫道。

    我被他拥入怀中,双臂将我整个人圈住,头上传来他低沉的笑声:“这样就看不到了。”

    我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闻到他身上一道淡淡的熏香,闷闷地哼了一声,便察觉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背上肆意游走,一股热气轰得溢上脑袋。

    “你做什——唔——”

    话语消失在端木澈激烈的热吻中,半响,他放开我,粗声地喘着气,眼神愈渐迷离,身子骤然被他打横抱起,朝着内室快步走去。

    “你,你脱衣服做什么!”一到床上我便拉上被褥遮盖光裸的自己,朝着那个优雅地脱着衣服的男人喊道。

    端木澈好笑道:“我衣服都被你弄湿了,穿着不好。”

    语罢,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笑得不怀好意。他跪坐在床上扯掉我当作救命稻草的被褥,一把将我拉至眼前,捧着我的脸又是一阵激烈的吻,吻得我头昏目眩。我的意识越来越单薄,而他游走在我身上的手也越来越放肆。

    “唔……”我沉吟出声,被端木澈的指尖拂过的地方,变得酥酥痒痒的,奇异地泛起了疙瘩。

    “舒服吗,沁心?”端木澈的声音低沉沙哑,我本能的点头,满脸醉红在他深意的笑容中。

    “王爷!”管家张叔让在门外唤道。

    端木澈的眼神暗了下来,不悦地道:“什么事?”

    “启禀王爷,有人求见。”

    “叫他滚!”

    “……是相国大人……”张叔让迟疑道。

    是父亲!!迷离的意识顿时澄清,我推来端木澈,埋首进棉被中,觉得羞涩难以见人。

    “沁心,出来,你这样怎么呼吸?”端木澈企图拉开被子,却被我死命攥住。端木澈无奈叹息:“我这就去见你父亲,你快出来。”

    我不应声,听见一阵着衣的??声和离开的脚步声之后,才从棉被中露出头来,脸上依旧红火不已……

    约莫一个时辰后,端木澈回到房中,我早已穿好衣服,穿得比平时还多,外衣包上一层又一层,端木澈乍见,俊朗坚毅的脸开始变形,我知道他是在拼命忍着笑意。

    他走到我的身边,牵起我的手走到前厅,在圆桌前坐下,桌子上摆满各种佳肴。

    端木澈只是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饶有兴趣地看着脸闷头苦吃的我,笑容深了一圈又一圈。他伸手擦了擦我嘴角的油渍,我的脸骤然红了,他竟然舔了刚刚试擦我嘴角的指尖!没错,他舔了,我看到了!!

    饭后,一群门客侯在外头,端木澈准备出门,他回过头对着我笑道:“沁心,晚上不能再继续方才的事,要让你失望了。”

    我脸色骤变,僵硬着嘴角道:“不,您走好,不送了。”

    端木澈眉梢微扬,大笑而去,留我一人在原地直跺脚。

    那晚,端木澈宿夜未归,翌日,大街小巷都在讨论着,哪位大臣被抓了,哪位大臣莫名地死在自己的府第。

    我的心里开始惴惴不安,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