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22章 敌国奸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22  更新时间:09-03-04 04: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女人素爱记恨,尤其是我这样的女人。

    当日被暮子铭毫无义气地抛弃在诡异的夜色中,今日又被他撞见我哭鼻子的模样,新仇旧恨一股脑涌上心头,我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把你那恶心的眼泪鼻涕擦擦吧。”暮子铭虽是一脸嫌弃,从怀中掏出白色锦帕递于我。

    我错愕地接过锦帕,随即不由笑开。

    原来这是他表达温柔的方式啊,想来他只是冷面不冷心。

    暮子铭脸上浮上暗红,横着脸道:“你笑什么?”

    我道:“突然觉得你跟我家王爷是一个世界的,皆将情感藏于心窝。”

    暮子铭神情一变,冷哼道:“我何德何能,能与你家王爷相提并论?”

    听出他语中嘲讽之意,我心中暗恼,鼻孔朝天扬声道:“那是,我家王爷英雄了得,你自是不如。”

    暮子铭的脸色骤然难看,素来冷清的眸子浮上怒意,“英雄了得?好一个英雄了得!!”怒极反笑,“怕是英雄气概反成狼子野心,不世才能倒成祸国殃民,最后落个不得善终的下场!”

    我面目一沉,气的浑身发抖,一把将锦帕甩在他的身上,“我不听你疯言疯语,你与他政敌多年,自然恨不得他死!”语罢,挥袖离去。

    暮子铭望着那道忿然离去的娇俏身影,悲苦罩面,喃喃低语道:“沁心,你当真忘了昔日情分,只专情于他了吗?你可知,恨不得他死的不是我,而是高坐庙堂之人啊。

    暮子铭静静伫立,久不言语,半刻后,才对着空气淡然道:“按计划行事,记住,别伤害她。”

    一阵风吹过,几道人影闪过,如风过无痕。

    -------------------

    天色渐近黄昏,我想起自己尚欠青衣姐姐一个解释,于是换了衣衫,来到春风得意楼。

    “青衣姐姐……”我俯首难以直视她的眼睛。

    “伊相公,奴家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呢。”头上传来青衣哀怨的叹息声,“你可知,多少公子哥儿仰慕青衣,青衣皆是不屑一顾,没想今日,唯独钟情于你,反惹来嫌弃……”

    “不是的,青衣姐姐,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我抬头,对上青衣悲痛欲绝的脸,心一横,一把扯下束发的玉簪,青丝倾泻而下。

    “你……”青衣明艳的眸子闪过惊讶。

    “如青衣姐姐所见,我乃红钗裙,并非男儿郎,让青衣姐姐情意错投,都是我的错……”我不由唏嘘,抽搐着酸红的鼻子道:“青衣姐姐,你不要恼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瞒你,当初我扮儿郎来这春风得意楼,原是图个新鲜,贪个好玩,后来遇到了你,是真心欢喜你,把你当亲姐姐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斜着眼睛睨了青衣一眼,只见她静静站在那里,绝色容颜已敛去惊讶,只是神色依旧不定,看不出喜怒哀乐,半响,她才重重叹了一口气,漫步到我的身侧,搂着我的肩膀道:“好了,你别哭,我不会恼你,我……”

    青衣停顿了良久,继而道:“对不起,沁心……”

    “什么?”

    我尚不及反应过来,便觉背后一痛,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待我幽幽转醒,发现自己已躺在马车上,马车左右颠簸,快速奔驰中。

    青衣俯首低语:“你醒了。”

    我眯了眯酸痛的眼睛,抬首细看,只见青衣端坐在横榻上,一袭藏青男装,漆黑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卸掉妆容,不见丝毫红妆娇态,一把黑剑横放在盘腿之上,一副俊朗公子的模样。

    “你……”我沉吟出声。

    青衣衣袖一挥,扶我坐正,淡笑,一脸无害。

    “青衣姐姐,为什么?”我眼神暗了下来,房间只有我和青衣二人,打昏我的人不是她又能是谁?

    青衣愧疚道:“沁心,对不起。”

    “为什么,青衣姐姐!”

    青衣道:“因为你是伊沁心,是他唯一动了感情的女人。”

    “他是谁?”

    “木琉国玄甲大军主帅,睿王端木澈。”

    “你!?”我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你是谁!?”

    “我乃风璃国三殿下座下第一谋臣,颜无霜。”

    风璃国……若是我没记错的话,端木澈此番前去北方边境,正是与风璃国交战。

    “你是风璃国潜伏在木琉国的奸细!”我惊呼。

    无霜看着我不语,算是默认。

    “你要带我去哪里?”

    “风璃国战营。”

    “你为什么要带我去那里!”我心绪一动,随即恍然大悟,“你们想抓我去威胁端木澈?”

    无霜沉默,算是一种默认。

    我冷笑:“你凭什么这么做?”

    无霜看着我,眼神幽深,“就凭他对你动了感情。”

    闻言,我大笑出声,笑得嘲讽,“那又如何?”

    “一个人一旦动了感情,就会有弱点,而你,就是他的弱点。”无霜往后一靠,仰面叹息,而后便闭目养神,不再与我说话。

    我静静坐了一会儿,眼珠翻转,想着怎么逃离。

    我自然不会傻傻地让她将我带至风敌军战营,我也不会让自己成为拖累端木澈的包袱。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跳车逃跑,待我刚触碰到马车的垂帘,便听见无霜淡然说道:“沁心,若不想断胳膊少腿,我劝你别想着跳马车,也别想着逃跑。”

    我吃惊地回过头看向无霜,只见他依然双腿盘坐,闭目养神。

    我忿然放下垂帘,告诉自己稍作待整,而后再伺机而动。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