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23章 暗生情愫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78  更新时间:09-03-04 04: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要小解!我要小解!!”我在车内大喊。

    “又要小解?半个时辰前不刚……”无霜蹙眉道。

    “鄙人将所有委屈的泪水都往肚子里吞,自然是需要排解。”我厚颜无耻道。

    无霜微微叹息,眼中竟是略带宠溺,我不由暗自冷哼,而今我不过是个囚徒,不需她如此假惺惺。

    无霜对着驾车的车夫吩咐道:“福伯,先停一下。”

    马车应声停下,无霜跳下马车欲扶我下马,被我挥袖甩开。

    她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也并未计较。

    我埋首于草丛中,偷偷睨着守在三丈前的无霜,心里暗暗盘算如何逃脱。

    “好了没有?”无霜问道。

    “催什么催,这事情,能催的吗?”我吼道。

    无霜红着脸别过身去,我借着高竖的芦苇遮盖身形,慢慢地遁出她的视线,使出浑身的劲儿飞速奔跑。

    待我跑了足足半个时辰,全身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地之时,竟发现身前站着一道青色人影,是那杀千刀的无霜!

    无霜走道我的面前,朝我伸出手来,“沁心,别顽皮了,跟我回去。”

    顽皮?!我豁出命的逃亡,在她眼里我只是在顽皮?我有种人格受到侮辱的感觉,不可遏止地怒视她。

    无霜走到我身边,无视我的怒目相向,摇了摇头,揽住我的腰,步伐移动,半刻不到,竟然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花了半个时辰的路程,她竟然只需眨眼的功夫!

    纵然如此,我依旧不放过任何一个逃跑的机会,只是而后的数次逃亡,都还是以我的失败而告终。

    是谁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逃跑不下六次,已然身心疲惫。每次没命地跑,都有一个青色的影子跟在你后面,明明可以一把将你抓住,可她偏偏不,待看到你浑身无力趴倒在地的时候,才像拎小鸡一样将你带回,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我开始怀疑这无霜是不是蓄意如此,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我,就该死的扮演着那个“小吱吱”的角色!

    “我累了,我要休息,我要出去散散心!”我大喊道。

    无霜叫停了马车,睨了我一眼,仿佛在说,这次你想怎么跑?

    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之后,便跳下马车,随意地在周遭闲逛起来,无霜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待我看到前方有个清澈湖水之际,心中顷刻间大喜。

    数次逃跑,我的衣衫早被汗渍浸染,让人难受的很。

    我快步跑了上去,便开始宽衣解带。

    “你……你做什么?”无霜侧首,绝美的脸上浮起暗红。

    我白了她一眼,心里嘀咕,大家都是女人的,她害羞个什么劲?难道是怕我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把她的给比了下去?

    “洗澡,要不要一起来啊?”我心情大好,跟她搭上几句。

    “不了,你快点,我们还等着赶路呢。”无霜背过身去。

    我朝着她的背吐了一个舌头,便“扑通”下了水。泉水冰凉舒爽,荡去了我身上粘稠的不适感,顿觉得身心愉悦无比。

    忽然,我感觉到小腿边上被某个挪动溜滑的东西缠住,是蛇!!

    “啊——救命啊——”我厉声尖叫。

    无霜大惊,朝我快速跑来,轻功一扬,如蜻蜓点水掠过湖面,一把将我提到岸上,手中黑剑一挥,蛇既成数半,她俯首查看我腿上淡青的伤口,重重舒了口气,对着惊慌失措的我安慰道:“别怕,只是普通水蛇,没有毒,腿麻痹半个时辰就会恢复。”

    眸光流转,触及全身赤裸的我,无霜的脸骤然通红,一如彩霞映照的晚夕,衬得那张倾城绝色的脸更是娇艳不已。

    她手忙脚乱地脱下身上的长袍将我裹住,随后将我打横抱起,朝着马车走去。

    一番大惊后,我方方收回心神,待看到无霜的胸膛后,再度大惊一场。

    我的手不自觉地摸上去,平坦的,竟是平坦的!!山峰呢?胸前的山峰呢?作为女性骄傲的象征哪里去了?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无霜,只见她僵硬着通红的脸,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

    “你……你……”我已然语无伦次。

    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堂堂春风得意楼的花魁,眼前这个娇艳无比的人间绝色,竟然是个七尺儿郎?

    无霜将我抱到马车内,把我的衣衫丢了进来,哑着声音说道:“换上。”

    我换好衣服,把青色长袍递给车外的无霜,无霜披上袍子后才回到马车,一言不发,径自盘腿打坐,黑剑横放腿上,眼睛微闭,没有搭理我。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我望着无霜绝美的容颜,敛去乍知他为男子时的诧异,稍稍回笼了心神,便想起当初那个为我抚琴只为逗我一笑的青衣姐姐,不由地心酸。

    “青衣姐姐,你可曾真心待我?”

    问他,更像在安慰自己,失去记忆的人,第一次打心眼里喜欢上一个姐姐,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叫人情以何堪?

    我叹了一口气,折腾了一整天,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半靠着马车,沉沉地睡去。

    无霜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疲惫的人儿,心头如掏空般抽痛不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看着她?

    或许,刚开始只是一直在想,那两个不可一世的人同时爱上的女人会是什么模样?虽然漂亮,但是称不上绝色,只是有点调皮,有点天真烂漫。

    渐渐地,觉得她很可爱,所以忍不住逗她玩,扮着我见犹怜的女人模样去亲吻她,却不由地投入了感情,开始喜欢上她发亮的眸子,喜欢上她明媚的笑容,喜欢她明明害怕得不得了却倔强地挡在他面前保护他的模样,喜欢她腻在他的肩头唤他“青衣姐姐”的娇羞,他甚至开始觉得,就这样让她依靠一辈子,他都情愿。

    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改变时,他已然抽不回这种奔走的情感。

    就在她当着他面拔掉发簪,三千发丝骤然落下的那一刻,有个声音在他脑中回旋:他喜欢她,他要得到她……

    他千般不愿以这种尴尬的方式与她相识,看着她眼里原先属于青衣的依赖逐渐变成陌生与戒备,他的心慌了。

    然而,他有他的身份,他的立场。

    最终只得长叹一声,命运堪苦弄人!

    就算如此,他亦不忍看她难过,她方才的那声低问,问疼了他的心。

    沁心,不管是青衣还是无霜,都是真心待你的……他心中黯然道,提手想拭去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却被她梦中的呓语生生打住。

    “澈……”她唤得柔情无比,亦让他的心刺痛无比。

    他不自觉的握紧拳头,神情布上痛苦,他终于知道,纵然天之骄子如他,也会有一种感情,叫做嫉妒……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