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21章 沉溺爱意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99  更新时间:09-03-04 04: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待我回去之时,端木澈正负手立于长廊的转角,看到我露出和煦的微笑。

    “有劳德公公了。”

    “王爷言重了,言重了。”德公公哈着腰,大气也不敢多喘。

    我看他也怪可怜的,于是挽上端木澈的手笑道:“王爷,我们这就回去吗?”

    端木澈俯首望我,淡笑,眸子闪过宠溺:“不,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罢,他牵起我的手,大步离去,经过一片梨花树林,我隐约仿佛看到白色花树中侧立着一道白色身影,形影落寞,让我的心不由生生抽痛。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端木澈已经一把揽起我的腰身,跨步骑上一匹黑色骏马,黑马快速地奔跑,疾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王……王爷……”我脸色微微苍白。

    “别怕,沁心,有我在呢。”身后传来端木澈低沉的声音,平日里,他总是自称“本王”,让人遥不可及,第一次他是如此的细声耳语,让我安心不已。

    马蹄在长道上嗒嗒而过,扬起一记黄尘,我能真实地感受到身后那温热的体温,脸亦不自觉地羞红在风中。

    黑马在一小山坡停下,端木澈扶我下马,牵着我的手慢慢地朝前走,夜晚的山坡冷风四溢,让人生的寒冷,我不由紧握端木澈的手掌,他回过头对着我笑了笑,露出一口银牙皓齿,随手剥开一层层厚厚的枝叶,再度走了十丈之遥,眼前豁然出现一片亮丽的风景。

    我瞪大了眼睛,不由惊叹出声:“好漂亮啊……”

    眼前俨然是一勾幽幽山谷,杨柳依依,柳枝随风轻扬,碧波镜湖静静躺在山谷中间,映照天上皎洁明月,泛起粼粼银光,湖中银光与漫天星辰遥遥相对,似诉说情语的痴儿。

    “沁心,喜欢这儿吗?”身后传来端木澈的醇厚低问。

    “喜欢,喜欢极了!”我回过头,压抑不住满脸的兴奋。

    端木澈凝视着我,黑目幽深,一如碧波荡漾的镜湖,他淡笑,笑若初春暖风。

    他伸手一揽,搂住我的腰身,携我飞至柳树的粗枝上。

    脚下碧波莹莹,头上星河皎皎,熠熠华光,全都映照在我的眼中,侧首,发现自己亦映照在端木澈的眼中,更胜万千华光。

    我想我是醉了,无酒亦可自醉,醉在这满山的美景中,醉在端木澈缱绻柔和的眸光中。

    “这里是我小时候无意中发现的,每当心情不好,便会独自一人来此处静思。”端木澈搂着我的腰徐徐说道。

    “今夜你也心情不好了吗?”我抬眼望他。

    “不,今夜我只想与你共赏美景。过往,这满山银光看在我眼里无趣得很,今夜有沁心相伴,竟是如此美不胜收。”端木澈嘴角含笑,眉目生风。

    “王爷……”

    “唤我名字吧,沁心。”端木澈道。

    “澈……”我低唤。

    端木澈满足笑开,怔怔望着我默默不语,竟是几分近似孩童。

    “怎么了?”

    端木澈道:“沁心的眼睛跟母后真像。”

    “当今太后吗?”

    “那女人何德何能,配做我的母后?”端木澈神情阴鸷,随即轻叹一声,缓缓道:“我与皇上乃异母兄弟。”

    我暗自懊恼,想来自己对端木澈的事情所知甚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那澈的母后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轻靠在他的肩膀,细声问道。

    “母后她……是个温柔善良的人。”端木澈僵硬的神情逐渐柔和下来。

    我由衷道:“真好啊,澈有这么好的母亲,真想见见她。”

    闻言,端木澈泛起一丝苦笑,眼中浮上悲痛,“一点也不好,沁心,你可知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善良意味着什么?善良意味着是毒药,不是毒死别人,而是毒死自己。”

    端木澈抬首望天,群星顷刻黯淡,恰如他的悲伤,顷刻深沉。

    他收整了情绪继而道:“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当我匆匆赶回来,见到的却是母后冰冷的尸体,母后静静地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她的脸一如往日,美丽恬静,可是我怎么都叫不醒她。母后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再也不会温柔地望着我,再也不会用那双温暖的手抚摸的我头,再也不会亲切地唤我澈儿了……再也不会……”

    “澈……”我的心狠狠抽痛,为眼前这个一脸落寞的男人。

    他人只看到他的光鲜荣耀,却看不到他所经历的迷离苦楚。

    端木澈看向我,扯出一道安慰的笑容,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情一敛,恢复往日模样,仿佛方才的脆弱,只是我一时的错觉。

    端木澈道:“等我完成心愿,要与沁心一同看尽天下。”

    当他再次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终究不可遏止地沉溺在他缱绻的柔情里。

    我想,沉溺在一个人的温柔中也好,沉溺去爱一个人也罢,既然开始沉溺了,为何不让这种沉溺继续下去?哪怕有一天,这种沉溺化成了刺,扎进心里成了一种痛,那就痛吧,这样就永远不会遗忘爱的感觉。

    我只是一个女人,我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爱人,被人爱,如此而已。

    我笑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一句话,回应一个承诺,成了另一个承诺。

    这一夜,万千星辰都见证了我们的承诺,只是承诺开在时间里,是开成硕壮的果实牢牢地长在枝头,还是最终被时间打落。

    他不知,我亦不知,也许只有漫长的时间,才会慢慢沉淀出结果……

    -------------------

    端木澈出征那天,我在城头看他清点三军,整装出发。

    我永远忘不了那场面,黑压压的士兵森列成一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肃杀之气,眼神定定,视死如归。

    天地仿佛被感染了这种气氛,风云疯狂流转,变幻莫测。

    我看到端木澈端骑在彪悍战马上,一身银白玄天战甲,衬得他愈发的英姿飒爽,副将钦点完毕,端木澈抽出腰上长剑,仗剑指天,一声“出发”,豪气干云天。

    我骄傲地看着城墙下那个男人,那是我的丈夫,我的良人。

    他是一个英雄,一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

    端木澈隔着万千的人群,遥遥地朝城墙看了一眼,然后扯着缰绳,马首扭转,策马而去。

    我看着他愈渐缩小的背影,眼泪终于忍不住,如启闸的泉水,哗哗而下。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端木澈……”我不由低语。

    “看不出你与他倒是情深意重。”背后传来一声冷哼。

    我回过头,看到暮子铭孑然而立,白衣胜雪,纤尘不染。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