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19章 宫廷宴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71  更新时间:09-03-04 04: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原想明日再去找青衣姐姐,向她坦言实情,将误会冰释,没料隔日黄昏之际,宫中来旨宣端木澈进宫,说是皇上在宫中设宴为他北伐饯行,端木澈让我回房准备一番,随他一同入宫,我无奈,只好将青衣的事情暂且搁下。

    入宫前,翠儿为我穿上一件金线内嵌的黑色宫装,红色内底,头梳盘桓髻,别上金凤步摇,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画上眉娥烟熏妆,眉心用红霞粉绘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红莲。

    妆罢,我站起身来,微展双臂,长袖如舞,腰身轻曼,抬首望向菱花镜,但见镜中女子峨眉顾盼,雍容华贵,嘴角微扬,百媚千娇。

    “小姐真是好看极了!”翠儿欢喜道。

    “是翠儿的手巧。”我俯首低笑。

    侧首却见端木澈立于门口,凭栏而立,头戴嵌宝紫金冠,身穿紫黑锦衣长袖炮,袍上五龙盘旋,衣领处镶着纹雕白龙,衬得他那张俊脸愈发的华贵,幽黑的双目不见平日的慵懒,显得熠熠生辉,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饶有兴趣地凝视着我。

    他浅笑一声,走到我的身边,牵起我的手俯首低语:“想不到本王的王妃竟是如此倾城之姿。”

    我低头,脸上淡开红晕,只听见他笑声朗朗。“那我们就出发吧。”

    端木澈牵着我的手步入马车,马车金顶宽敞,麒麟香炉白烟袅绕,香气氤氲弥漫。

    我正襟危坐,心中筹措不安,第一次进宫,些许期待,些许慌乱。

    手背被一双温热的手轻拍,我抬头,看到一双含笑的星目,一种感动无声地蔓延,心中舒畅开来。

    半刻后,我们便到了宫门,端木澈扶我下了马车,我抬头一望,天色已落下帷幕,偌大的皇宫巍然地立于夜幕中,庄严雄伟。

    我跟在端木澈身侧,在雕栏白玉长廊上目不斜视地走着。

    “睿王爷,睿王妃到——!”

    我随着端木澈步入大殿,前脚刚跨进殿内,便有一群人蜂拥上来。

    “哎呀,睿王爷,您可来了!”

    “睿王爷几日不见,身体是否安好?”

    “睿王爷与王妃可真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和啊!”

    “是啊是啊!真是天上少有,人间仅有啊!!”

    ……

    我斜着眼睛睨着眼前堆满一脸笑容的文武百官,觉得好玩得紧,却见端木澈半垂着眉眼,不温不火,淡淡地点头应对,我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一抹淡不可见不耐烦,可面对众人的滔滔不绝,他依然神色不变,皮笑肉不笑地听着。

    这官场之事我是不懂,今日看来,端木澈也真是不容易。

    目光扫过众人,在人群中看到了父亲,我高兴地迎了上:“爹爹!”

    父亲朝着微微颔首,随后对着我身后的端木澈抱拳作揖:“睿王爷,近日可好?”

    端木澈嘴角微扬,微微颔首,“托相国大人的福,一切安好。”

    “靖安侯暮大人到——”

    我回首望去,看到金花浮雕的红木殿门走入一抹白色身影,身穿银丝内嵌五莽官袍,脸俊如铸,剑眉星目,眸光冷清,神情淡薄。

    暮子铭刚进入殿内,已然有一批大臣上去寒暄。

    他的目光越过人群,乍见我,神情一愣,素来冷清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被他丢在漆黑夜里的无助,肚子莫名窝火,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殊不知这样的对视,在他人眼中,竟成了眉目传情。

    原先热闹的大殿安静了下来,气氛突然变得诡异,文武百官的视线在我和暮子铭身上扫来扫去,又不时小心翼翼地端倪着端木澈的神情,一阵窃窃私语声传入我的耳内:

    “早听说这睿王妃出阁前与暮大人有一段往事,今日之见果然不假。”

    “可不,睿王爷与暮大人的朝堂之争已不是一两日的事了,没想到连女人也……”

    “嘘,小声点,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睿王爷强行让皇上赐的婚吗?”

    “啊,皇上不是早许诺暮大人……”

    “以睿王爷今日之权势,皇上也不得不敬他三分,顺了他的意。”

    “哎,可惜了,我至今还能记得当日宫门之事呐!”

    ……

    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这文武百官乃国之栋梁,奈何生得长舌妇一般模样?这宫门之事又是什么?是否与我和暮子铭相关?想问却问不得,心中顿时难受。

    我微闭双目,缓缓吐了一口气,收整情绪,侧首暗自窥视端木澈,只见他笔直站着,下巴微扬,眼睛细眯,神情慵懒,一脸似笑非笑,倒是看不出喜怒哀乐。

    他越是这样,越让我的心发慌。

    “皇上驾到------!”

    一声通传在殿堂响起,文武百官纷纷回过神来,慌忙跪下,齐声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跟着众人下跪行礼,听见上方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众卿家平身,都就坐吧。”

    “谢皇上!”

    我站直身姿,俯首暗想,堂上坐着的就是木琉国现今地位最尊崇的男人啊,不知道他们兄弟俩长得像不像?

    随着滋长的好奇,我挑着眼皮儿偷偷看向高堂,只见明黄的案台后面端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身穿日月缎绣云龙袍,金龙宝冠束顶,红缎自金冠两侧垂落至肩,面容俊秀风雅,黑目清明有神,嘴角含笑,笑容温润如玉。

    这一看,令我生生地愣在了原地,如失神魂。

    是他?怎么会是他?我难以置信。

    他明明是端云,怎么会成了当今圣上?

    端云……端云……竟是木琉国的当朝国君,上元帝,端木流云!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