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18章 再度遇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757  更新时间:09-03-04 04: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青衣姐姐,你真漂亮”看着眼前俯首奏琴的美丽女人,我由衷赞美。

    “多谢伊公子盛赞,就让青衣为你再奏一曲吧。”青衣淡笑,风华万千。

    我听着幽幽的琴声,抿着酒水,闭着眼睛安然享受着。

    其实今日,我本想与端木澈多些相处,离别之际,其心戚戚不得而语,奈何他一如昨日,与一堆臭老头在书房内唧唧歪歪,备受冷落的我,只得出来寻找美人慰藉心灵。

    想来这青衣也着实了不得,方才我只是随意拨弄几下琴弦,她便听出我琴音中的落寞之声,随后为我弹奏两曲,第一曲呜呜而鸣,如诉如泣,牵引出我心底落寞的悲伤,共鸣之下,忍不住红了眼睛。而后,她便弹起第二首曲子,铮铮而响,铿锵有力,时而明朗流畅,与人于乐;时而气势激昂,壮人心智。我不由得转悲为喜,身心愉悦。

    曲罢,青衣了然地看着我,星目含笑。

    我着实感动了一把,心想这青衣不愧是春风得意楼的花魁,竟有如此玲珑之心,莫怪满皇城的王孙贵胄不惜一掷千金,只求红颜一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倒是便宜了暮子铭那厮,成了青衣姐姐的入幕之宾,不知道羡慕死多少公子哥。

    青衣一曲方休,见我犹在神游太虚,便揶揄道:“想来青衣琴技拙劣,竟害伊公子乏味了。”

    我回神慌乱摆手:“不不不,青衣姐姐的琴弹的真是好听极了!”

    我随手握住那双软若无骨的玉手,靠在她的肩膀。

    青衣的身体骤然僵硬,坐在那里良久不语,想来是以为我在轻薄她。

    我淡笑:“青衣姐姐勿恼,我只是喜欢你的紧,把你当姐姐一般,绝无亵渎之意,这不,我是在向你撒娇呢!”

    闻言,青衣扑哧笑出声来,身子也随之柔软下去,一只手轻柔地摸着我的头,而我也开始得寸进尺起来,一脸满足地往她怀里蹭了蹭。

    青衣微微叹息,带着宠溺,也带着无奈,任由我靠在她的肩头,随手再度为我抚起琴来。

    琴声骤停,我困惑地抬起头,便见五个黑衣人从悬梁上跳了下来,目露凶光手中长刀银光森冷。

    我心中了然,必然他们与昨夜的那帮黑衣人是一伙,只是没料他们如此大胆,朗朗乾坤,竟然敢入室行凶。

    我侧身挡在青衣身前,“你们要抓的人是我,不要伤害其他人。”回首对着身后的青衣安慰道:“青衣姐姐莫怕,我会保护你的。”

    为首的黑衣人一刀向我砍来,我闭上眼睛,本能伸出双手抵挡,心想,这次是死定了,真是银白刀下死,做鬼也下流啊,屁股尿流的流……

    疼痛感迟迟不曾落下,却听见黑衣人“哇”的发出一声惨叫。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只见黑衣人已然飞至三丈之外,口中吐血不止。而其他四个黑衣人皆是倒退几步,唯一露在外头的眼睛已经被惊讶与惶恐填满。

    我一脸懵然,全然不知发生何事,抬头却见黑衣人早已消失,而青衣则是一脸害怕地跌坐在地,绝美的脸袋苍白得犹如摇曳在暴风雨中的梨花。

    我不禁心生怜惜,半蹲在她的身侧,轻抚她的背安慰道:“青衣姐姐莫再害怕了,坏人已然被我赶走。”

    青衣反手搂住我的腰,靠在我的胸口,肩膀微微颤抖,双眉微蹙,楚楚可怜。

    半响,她才幽幽道:“伊公子武功了得,青衣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哪里哪里,雕虫小技而已!”我摸摸后脑勺,笑得心虚,心中更是不明所以。

    青衣靠在我的怀里,微微摇手,柔柔低语:“不,公子如此少年英雄,岂会是雕虫小技?这救命之恩总是要报的,青衣愿以身相许。”

    “什么!?”我惊叫出声,一把推开了青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青衣跌倒在地,头发凌乱垂在脸颊上,却是贴了几分媚骨柔情。她抬首看向我,眼中噙着细泪,似乎悲痛万分:“青衣自知出身卑微,配不上公子,是青衣越礼了,望公子见谅。”

    “不不不,青衣姐姐,你误会了”我急忙摆手,“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什么!”

    “当真?”青衣眼露惊喜。

    “真如金石!”我笃定应道。

    “那公子可欢喜青衣?”青衣别过头低问,含羞带笑,娇媚万千。

    “喜欢啊!”

    “既然公子与青衣郎情妾意,心意相通,青衣愿意一生一世追随公子,服侍公子。”青衣拉住我的手腕,手一用劲,我重心失力,倒在了她的身侧,青衣顺势期身上来,双手抵住地板,压在我的身上,青丝顺着她的肩膀滑落,发梢落在了我的脸上,一阵酥痒。

    “青……青衣姐姐……你,你误会了,其实我……”

    青衣的手指拂住我的双唇,阻止我再度说下去,随后她俯首,一阵柔软便贴在我的唇上,舌尖撬开我的贝齿,滑入我的口腔,舐舔我的唇瓣。

    我骤然睁大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我……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吻了去……

    “不要!”我一把推开青衣,夺门而出,狼狈离去。

    我用力擦了擦嘴巴,快速地奔跑在风里,耳根与两颊早已火热燃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