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上·复明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12  更新时间:16-03-29 11: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妖王醉酒悄然无息过去了一天,我在鸟雀高歌的清晨,忽然醒来。
    就像是被硬生生掐断了睡眠似的,我辗转反侧,不多时便起身了。
    妖王宫的路我已经走熟了,尤其是那段通往亭台水榭的鹅卵石小路,我来来回回快踏出沟了。
    伞伞不在,平日我起身她都在身旁,今天却一直没有出现。
    沿着小路一直走,摸索着七歪八拐的路,似乎走偏了,耳边的声音变得清晰空灵,我好像走到了什么幽深的地方。
    正前方吹来清爽的风,微凉。
    想着再向前一步,我尝试着迈出一步,忽然,后领被扯住,整个人向后倾倒,连惊呼的余地都没有,我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围住。
    “要死啊,前面是湖。”
    我的惊愕、无措转变为一种质疑,下意识去推他的肩膀,尝试着挣脱。
    “啊喂,水清浅,你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孔灵抓住我的双手,牵引着它们去触碰他的脸,“摸摸,看看我有没有变帅。”
    “你……”我不敢置信捧着他的脸。
    孔灵亲了亲我的额头:“我来的时候你在睡,本来是要告诉你的,可是看你一声不吭跑出去,我就想看你大清老早去哪,没想到你一个劲儿往水边跑,给我吓得啊,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难怪伞伞不在,八成是被他打发走了。
    “不是说冥神醒了么,为什么不弄好你的眼睛?”孔灵抱怨道,“万一你磕着碰着,我岂不是要心疼死。”
    我不知不觉就“被动”依偎在他怀里,听他诉说这些天孔疏怎么“囚禁”他,孔悠怎么给他灌药的事情。
    妈妈说得对,倒霉得不能再倒霉的时候,总归会有转变的。
    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只要他在你的身旁,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让你没来由的安心。
    孔灵给我裹了一条毛毯,啰嗦得如同一个老妈子:“早上这么冷,湖面上的风这么凉,就穿这么一件衣服,你铁打的吗?还有睡觉的时候又踢被子,对!又踢!我真的要给你矫正矫正了,一个有夫之妇,能睡得那么好无防备吗?!”
    睡觉要什么防备?唯一要防备的人就在我面前唠唠叨叨个没完。
    我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偶然从伞伞的口中得知,她那会儿就在远处望着我们,彼时孔灵的神情,温柔似水。
    “去吃早饭吧。”孔灵把我抱起来,一步一步走回去。
    我有一句没一句和他聊着:“你一个人来的?”
    “白菜在主殿。”
    一下子,我没反应过来,白菜就是容溪。
    “你家人就这么放你出来了?”我还以为他要过五关斩六将什么的。
    孔灵不以为然:“我把三哥捆被窝里,装成我还在睡的样子,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才发现。”
    “……”我深深同情了孔修一把。
    回去后,伞伞的声音出现:“早膳已经放房里了。”
    伞伞离开了,我摸到筷子,正要吃,孔灵就一把夺过去,“我来。”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吃东西还是没问题的。”我稳稳端起碗。
    孔灵鄙夷的话语传来:“你拿着萝卜干准备一口闷?”
    我一闻,真的是萝卜干……于是我放弃了。
    等我吃完,孔灵带我去找冥神,让他恢复我的视力。
    黑暗中,孔灵拉着我的手,我恍惚,若干年前,我何尝不是在一片黑暗中,拉着他的袖子,紧跟其后。
    “孔灵。”我喊了他一声。
    “干嘛?”
    “走慢点,我跟不上。”那年我想这么说,却没胆子。
    孔灵放慢脚步,嘴里嘀咕了一句:“腿长长了,走路怎么还这么龟速?”
    因为你的腿也长长了啊!我要看得见,一定瞪他一眼。
    “啊。”他短促的叫了下,问我:“冥神在哪里?”
    “……”走了大半天,他才想起这个问题吗?!
    最终是妖王找到了彻底迷路的我们,当时,孔灵还在一片竹林里砍竹子,振振有词:“把你们砍完了,出路就有了吧。”
    冥神很虚弱,勉强能醒着,孔灵本想冷嘲热讽一下,但妖王在场,他只好凉凉说了句:“喂,老子女朋友的眼睛,你打算啥时候复原?”
    妖王对冥神说:“你这个样子,行吗?”
    孔灵哈哈大笑:“这种时候,不行也得说行啊,啊哈哈哈,爷们你行不行啊?哈哈哈……”
    屋子里飘荡着孔灵的笑声,我想,冥神的脸色一定很差。
    妖王不咸不淡道:“我赌他不行。”
    孔灵煽风点火:“赌什么?”
    “就一坛陈年雪酿。”
    “好啊。”
    “……”冥神会不会被气晕过去?
    几秒后,我听到了冥神的声音,阴森森的,仿佛是隐忍着不发怒,他说:“过来。”
    孔灵将我往前推了两步。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点在我的眉间,我眼睛微微刺痛,却隐约看见了微弱的光。
    原来我已经闭上了眼睛,我缓缓睁眼,入目的人影还是很模糊的轮廓。
    轮廓渐渐清楚,我看到了一双压抑着滔天怒意的眼睛,好像有熊熊火焰燃烧着,他的眼中没有我的倒影,只有我身后,妖王的模样。
    “清浅。”我身旁,孔灵喊了一声,我望过去,他笑了下。
    所有的心慌意乱都烟消云散,我欣喜道:“我看见了。”
    孔灵伸手,抚摸我的眼角:“嗯,你能看见我了。”
    “咳。”妖王尴尬地说:“你们能回去亲热吗?”
    孔灵瞥过去:“你不想治好你这相好了?”
    妖王冷哼:“祸害遗千年,他和小强是亲戚。”
    冥神得亏不会用眼神杀人,否则,妖王的身上能穿洞。
    等等,眼神杀人,我想起什么:“妖王大人,请问璃夏有消息了吗?”
    妖王回答:“暂时没有,我派出去的人,还没消息。”
    我想到一个人选:“您可否让狼妖族的人去找?”
    “狼妖族虽嗅觉灵敏,可是没有接触过的人,他们也未必有把握。”
    孔灵抢话:“把握大大滴有,你把狼妖族一个叫小寒的狼崽子叫过来,就上次我推荐给你的那只。”
    妖王有点印象:“哦,那是战阙的儿子吧,长得和他爹一模一样,他为何不是狼王?”
    “这个,等他来了,你自己问。”孔灵说。
    小寒很快就来了,他身边跟着的狼族长老被晾在了主殿,和容溪一起打蚊子。
    冥神昏睡过去,妖王领着我们到了书房。
    小寒一进来就扑我怀里:“清浅,你没事了吗?眼睛能看见了?!”
    孔灵把小寒从我身上撕开:“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要扑扑青柳去。”
    小寒眨巴着眼,“青柳回去看常雨了。”
    “常雨怎么了?”我问。
    “好像差点被车撞了,手磕破了皮。”
    孔灵一阵无语后,叹道:“在爱情面前,年龄就是那天边的浮云。”
    “啊?”小寒显然不明白。
    我摸摸小寒的耳朵:“青柳放心你一个人在狼族,说明他相信你的实力,这是好事。”
    小寒的狼耳朵窜出来,动了动:“是说我,能独当一面了?”
    “嗯。”我欣慰地点头。
    孔灵揪着小寒的狼耳朵拉着他过去,胳膊揽着他的脖子:“在家里,有狼妖欺负你吗?”
    “没有。”小寒真诚道。
    妖王眼珠子一转,唤了个问法:“家里人每天让你做什么?总不可能每天让你吃白饭吧。”
    小寒回答得格外认真:“我们不吃白饭,吃肉。”
    “……”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