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下·天痕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61  更新时间:16-03-29 11: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接着小寒又说:“大伯每天有让我做事情的,我现在会洗衣服做饭,青柳说我回到人类世界以后可以去家政公司应聘。”他说到这儿,问我们:“家政公司是做什么的?”
    我可以想象出青柳说这话的神情,绝对的恨铁不成钢啊。
    “你大伯?”妖王躺在贵妃椅上,打了个哈欠,“战靖么,他根本不是称王称霸的料,若说治理狼妖族,谁能敌得过当年的曲歌。”
    “曲歌?”小寒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妖王说道:“你不记得也不足为奇,那时候你还很小,战阙的死对你的打击很大,记不得也好。”
    小寒耷拉着脑袋,被孔灵揉了又揉。
    “曲歌是你的义兄,在你出生前战阙收养的义子,虽没有什么战力,却能将狼族上上下下搭理得井井有条,你父亲战阙是武将,哪里会处理政事,所以都是由曲歌代劳。”
    孔灵像是在给小寒抓虱子,扒着他的脑袋翻来翻去,小寒的头发炸得如同松毛犬,却浑然不知。
    我不忍直视,把视线转到妖王身上:“这个曲歌,如今身在何处?”
    妖王摇头:“战阙死后,战靖的势力自然容不下他,不是被暗杀,就是逃亡到天涯海角去了。”
    小寒抬头,泪眼汪汪的。
    “啧。”一直扒拉小寒脑袋的孔灵突然皱眉,硬是从他的头发里拔出了一根黑色的棉线一样的东西,还在扭动。
    妖王也变了脸色:“傀须,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妖界?”
    “那就要问小寒的大伯了。”孔灵抓着傀须的一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最后把我的手腕抬起来,对着一直“睡懒觉”的百邪道:“吃饭啦。”
    百邪从我的手腕上游离到孔灵手指处,一口就把扭动的傀须吞了。
    妖王眯眼:“百邪?这可是个稀罕物。”
    百邪没有马上回来,跑去妖王身上蹭了一圈,卖了个萌,这才飞回我手腕上,继续装睡。
    小寒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挠挠他那个已经不能再乱的头发:“为什么我头发里有傀须?它是寄生虫吗?”
    “笨。”孔灵敲他的头:“这是魔界用来操控傀儡的媒介,会逐渐消磨傀儡的意识,直到他完全丧失自我。”
    妖王问:“来妖界后谁摸过你头发?”
    小寒掰着手指头数:“青柳、大伯二伯、还有……”他抬头看着孔灵:“还有孔灵。”
    “青柳和我直接排除。”孔灵说:“那么就是你大伯二伯下的黑手了。”
    小寒露出伤心的表情:“他们都对我很好。”
    “好个屁。”孔灵白他一眼:“对你好给你种傀须?对你好让你做家务?对你好为什么不直接把王位还给正统继承人的你?”
    一连串的为什么,让小寒苦恼得像个孩子。
    “算了,他这个样子,就算继承了狼王,也没什么出息。”妖王若无其事地泼冷水,“还是去找找曲歌身在何处来得实际,战靖这只毒瘤,是时候铲掉了。”
    孔灵眉开眼笑道:“我很乐意帮忙开刀。”
    妖王嗤笑:“我怕整个妖界被你铲平。”
    “……”这真的有可能。
    妖王嘱咐小寒,傀须的事情不要声张,最多只能和青柳说,如果他的大伯二伯靠近他,要提高警惕。
    这时候妖王问小寒一个问题:“天痕护主,你怎么不让他变幻形态出来保护你?”
    小寒变出天痕,立在他面前:“天痕的主人,一直是我父亲,他说,他只会成为我的兵器,不会成为我的盾牌。”末了,小寒炯炯有神道:“本来战戟就不能当盾牌用,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
    一屋子短暂的寂静过后,孔灵抹了把脸:“天然呆是绝症啊,没得治啊。”
    妖王满怀悲悯地摸了下小寒的脑袋:“战阙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么……呆萌的儿子?你娘虽然迷糊,但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小寒睁大眼睛:“你认识我爹娘?”
    “见过,我上任之前,他们恩爱得让人惊羡。”妖王指了指我和孔灵,“和他们一样,旁人根本无法插足。”
    孔灵从乾坤袋里找出一只铃铛,系在小寒的腰间:“如果有危险的东西再附到你身前,它就会响,长点心吧,青柳不在,你家里人指不定这两天就要下毒手,多留意他们的举动。”
    小寒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动手。”妖王道:“天痕在他手上,除非彻底撕破脸皮,不然凭着天痕的威慑,他们连小寒的身都近不了。”
    孔灵戳了天痕一下:“说了半天,这货到底长什么样?是圆是扁,是公是母啊,亮个像呗。”
    说话间,天痕就摇身一变,化作一个目光冰冷的青年,穿着战袍,瞪着小寒。
    小寒可怜兮兮缩在孔灵身后。
    “哟,走冷酷路线的。”孔灵绕着天痕走了一圈,称赞道:“不错不错,带出去很气派。”
    妖王打量了下天痕,微笑道:“当年帮着战阙横扫千军的利刃,眉目竟这么柔和。”
    确实,天痕的眉目一点都不俊朗,不是剑眉凤眼,而是宛如女子的秀眉垂眸。
    天痕憋了半天,说出了第一句话:“战阙说,不要太杀气腾腾。”
    啥?
    众人的表情整齐划一的不明所以。
    等我们消化完,才明白,天痕的样子,是照着战阙的要求变的。
    “你就以这个形态跟着小寒吧。”妖王说:“兵器和人形不一样,这个样子,会让他少很多麻烦。”
    天痕冷眼瞥小寒:“战阙十岁便能上阵杀敌,他连一个招式都学不像,若不是血脉相连,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战阙捡的。”
    小寒被打击得头都不敢抬,目不转睛盯着地砖。
    “我就不信小寒出生的时候,你不在。”孔灵帮着小寒反驳:“难不成他爹还会让你回避?”
    天痕哑口无言,似是忆起往事,他凝视着小寒,表情有些动容。
    孔灵将小寒从身后拖出来,指着天痕道:“你现在是他的持有人,他还能反了不成?怕什么。”
    天痕没说话,变回战戟,化为一道光飞进小寒袖子里。
    孔灵给了他一个华丽丽的:“切。”
    “璃夏,还没找到吗?”小寒弱弱问了句。
    妖王摊手:“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他若真的在妖界,我一定能找到。”然后指派给他任务:“你可以帮着一起去找,狼妖族那里我会通知,毕竟你认识他的气味。”
    小寒最终是忧心忡忡离开的,跟着他来的长老惶恐不安地问东问西,就怕小寒说错什么得罪了妖王。
    送走了小寒,安顿了容溪,接下来便是治愈冥神,孔灵拿出一麻袋的药材,放锅里煎,然后把冥神扔进去煮。
    “……”看着大锅里快被煮脱皮的冥神,再看锅前不断添柴的孔灵,我由衷觉得,这是一种报复。
    妖王倒是乐呵呵的,“从古至今敢炖冥神的,他是第一个。”
    我仰望灰蒙蒙的天,因为冥神在,我晒不到太阳了,可是寝宫那儿却是阳光明媚,像是两个世界,多么的不可思议。
    孔灵递给妖王一个小罐子,说:“这是我二哥调配的,每天三次,涂伤口上。”
    妖王收下了,转个身就抛到花丛里。
    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观赏锅里沸腾的药汤,还有快熟透的冥神。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