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几日逍遥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838  更新时间:16-03-29 11: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的条件中有三个是让我印象深刻的:
    其一,找到离家出走到妖界来的璃夏;
    其二,妖界不准对孔家及相关的人报复;
    其三,冥神和妖王若是成亲了,要请客!
    妖王也有要求,却只有一个:冥神醒来之前我们不准离开。
    因此,我在妖王宫住下了,住在妖王隔壁,她的其他宫殿男侍居多,孔灵不肯我一人独居行宫,所以我干脆住到妖王的寝宫里,只有这儿,连个看门的没有,空荡得令人害怕。
    孔疏也负伤颇重,在偏殿养伤,顺便数落孔灵。
    冥神被抬到冰泉妖王宫后山的冰泉里泡着,屠神十二剑造成的的剑伤,是无法自行愈合的,于是孔灵建议妖王让冥神泡冰泉。
    冥神迟迟不醒,这让孔灵很恼火,更多的是后悔,他情理之下动用了弑神用的剑阵,自身的反噬也不小,容溪偷偷告诉我:“孔灵已经连着吐了好几天的血了。”
    自己的情况,孔灵从不说,每日准时带我到后花园晒太阳,没事人一样。
    这些他不说,我也不问,我知道,孔灵再怎么胡闹,也不会拿自己开玩笑。
    清闲的时日过了不知多久,我在一个寂静的夜晚,被妖王扰了清梦。
    妖王坐在我的床边,话语带笑:“我忘了人类的作息都很规律,你醒了之后能睡着吗?”
    这种时候能也要说不能,再者,她不会无缘无故找上我。
    “今晚的月色很好,要去晒晒吗?”
    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我吸收了这么多日月精华,皮肤会不会变黑?
    妖王让我坐在石桌边上,倒了杯水,放到我手中,她说:“我们都是女人,你不用这么戒备。”
    我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但也没有彻底松弛。
    “你叫什么来着?”
    “水清浅。”
    妖王“哦”了声,便不再说话。
    我等得茶凉,又把凉茶喝完了,才听到她慢悠悠道:“你比我幸福,你男朋友对你很好。”
    “很多人这么说。”
    妖王又给我添了杯茶,“你知道我和成双认识多少年了吗?”
    我自然是不知道,只听她平淡道:“整整两千年,选妃那天,亦是我的生辰。”
    “……”我现在说生日快乐是不是有点晚?
    “人类的寿命不过数十载,却能相守一生,如何让我不羡慕。”妖王长叹。
    我安慰她:“春天总会来的。”
    一片落叶飘到我的手边,又被拿走了,“那个叫孔疏的男人,想强行带走你男人。”
    “看来,孔灵的情况不乐观。”叹息的人,变成了我。
    妖王说:“你可知他怎样坚忍着疼痛,和你若无其事的闲聊。”
    孔灵苍白的脸和牵强的笑容浮现出来……“他会没事的。”
    “我已经同意他离开了。”妖王拍了拍我的手背,“不过我扣下了你。”
    所以我又成人质了?我问:“孔灵还好吗?”他没炸简直是奇迹。
    “他当场就暴走了,被他哥哥敲晕,明早就出发。”妖王答道。
    不愧是亲兄弟,处理手段如此相似,而且孔疏还顺理成章回敬了孔灵那一手刀。
    “你不难过?”妖王对我的反应比较好奇,“我原以为你会哭,开导的话我都想好了。”
    我也很好奇:“什么话?”
    “我会给你饭吃的。”
    “……”
    月光微凉,我抚摸茶杯的边缘,最终将茶水一饮而尽。
    妖王扶我回房间,她说:“如果要人服侍,你尽管开口,我一个人惯了,所以寝宫没安排奴仆。”
    我说:“管饭就行。”
    一夜无梦,等第二天孔疏来找我,我正好在花园里闻花香。
    孔疏的台词在意料之中:“对不起。”
    我也只能回他一个:“没关系。”
    长久的沉默过后,他说道:“孔灵私自动用上古剑阵,弑神未遂,罪名不小,虽未降下天谴,但反噬的痛苦已经让他吃不消了。”
    如果这点程度能让他记住教训,我倒希望老天赏一道天雷下来把他劈得老老实实。
    “我会找到二哥给他和冥神治疗,妖王答应不会伤害你。”孔疏歉意满满地说:“你要怪罪,便怪罪我吧,我并不是圣人,我只是孔灵的哥哥。”
    我重重叹了口气,“一定要等他痊愈了再放出来,他一向不听话,有劳你们看紧点了。”
    “嗯。”
    孔疏一走,园子就清静很多,我不经想起第一次见到孔疏时,也是在差不多的场景,寒梅傲雪,那皑皑白雪中的倩影,可惜如今是见不到了。
    容溪一声长啸,久久回荡在天际。
    我一个一转身,撞上了什么结实的东西,还好只是轻轻撞了下,不然鼻子肯定要出血。
    “我以为你男朋友有多少能耐呢。”阿笙的话传入耳中,“居然把你抛下了,人渣。”
    听到他的声音,我想起一件事情,便问:“那天在会场,你怎么突然就闭嘴了?”
    阿笙没说话,我正纳闷,伞伞的嗓音飘来:“因为那日狂龙将军被三把能屠神的剑给包围,剑锋直指命门,他若敢多说,只怕你家那位,真要屠龙了。”
    事后我有问过容溪当时的场面,那十二把长剑凌空而出,其中一把擦着我的肩膀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刺穿了冥神的心脏。
    那剑穿过冥神的身体,横在了我的面前,所以我感受到的寒意,来着于它。
    另外的十一剑,腾空围绕在孔灵周身,在他走动的时候为他保驾护航。
    我很遗憾,他帅得惊天动地时,我瞎了。
    “想什么呢?”阿笙的声音把我唤回来。
    我回神,“想你怎么进来的。”
    妖王的寝宫,就算是龙族也不能像逛自家后花园似的逛进来吧?
    “走进来的啊,我把伞伞给你送来使唤,你看不见,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吧。”没想到狂暴粗鲁的阿笙也有心细如尘的一面。
    确实,我好几次都差点淹死在浴池里,好几次都穿不对衣服,找不到鞋子。
    “谢谢。”除此之外,我不知该说什么。
    阿笙摸了摸我的脑袋就走了,临走前,他还撂下话:“如果半个月后你男朋友不来,我会接走你。”
    伞伞在我的身边,说:“如果将军早点开窍,你说不定就是赤龙王妃了。”
    “那他现在是开窍了?”
    “不……他这只是纯粹嫌我传他八卦,恼了。”
    “……”
    三日平安无事,伞伞不会二十四小时都守着我,她会留给我发呆的时间和空间,让我在花园里竹竿似的杵上良久。
    妖王还会约我一起喝茶,听曲,日子过得逍遥无比。
    “我这里,是不是很快活?”妖王问,她今天改喝酒,阵阵酒香扑鼻而来,喝着普洱的我,馋了。
    耳边琴音袅袅,伞伞说弹琴的是个美艳的男子,一双手漂亮得不像话。
    我有感而发:“上天是公平的。”
    “何出此言?”妖王不解。
    我答:“为了让你放弃一棵大树,送了你一整座森林。”
    妖王乐得笑出声:“你莫不是羡慕了。”
    “算是吧。”
    伞伞也笑了:“若是被你男朋友听到,怕是要闹翻天了。”
    妖王也赞同:“只怕我的妖王宫要被他夷为平地了。”
    我摇头:“他第一个要收拾的,绝对是我。”对比,我深信不疑。
    妖王欣欣然转了话题:“你们人类如何讨伴侣欢心的?”
    “因人而异。”我回答,“若是孔灵,一碗清汤挂面就能让他欢天喜地半天,投其所好,总没错的。”
    妖王说:“成双要是能讨好,就不会有如今的局面了。”
    伞伞道:“冥神大人对您情深义重,要讨好他,也得要您放得下身段,去哄哄他就行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要我哄什么?”
    我毅然决然卖了孔灵:“我男朋友就经常要人哄,哄不住了,再抽。”
    “……”过了会儿,我听伞伞和妖王异口同声地说:“男人就是贱啊。”
    我:“……”
    那日的末尾,妖王喝醉了,我和伞伞拉都拉不住,只能任她一边哭诉冥神当年对她怎样怎样,一边嚎着冥神的名字,把他骂得肝脑涂地。
    感情受挫发酒疯的女人,不管是人是妖都好可怕……我如是想。
    伞伞说妖王把鞋子脱了,在墙头跳舞,我就问:“跳得好看吗?”
    伞伞回答:“……挺好看的。”
    “……那就让她跳个够吧。”
    妖王的舞姿我无福欣赏,伞伞从头看到尾,作为唯一的观众,她欲哭无泪道:“妖王把外衣脱了。”
    我想了想,说:“拖她回来吧,拉去洗把脸清醒清醒。”
    伞伞把妖王连哄带骗带去醒酒,回来时她有点吞吞吐吐的说:“妖王大人,一头载进冰泉里了。”
    那不是冥神“泡澡”的地方吗?
    “然后她说冷,抱住了冥神大人。”
    我惊呆了:“她还做了什么?”
    “她没来得及。”
    “啊?”
    “冥神大人睁开眼睛了。”
    我有种一口气噎住提不上来的感觉,“接着发生了什么?”
    “冥神大人让我走开。”
    “于是?”
    “我回来了。”
    “……”
    今天我无语了多少次?
    伞伞扶我回房间的路上,冒出一句:“妖王大人还不是借酒装疯吧。”
    “借酒壮胆是真的。”我头疼地坐床边,刚才趁她们不在,喝了几杯酒,后劲挺大,看来妖界的酒不是我能消受的。
    伞伞说:“冥神大人都醒了,你的男朋友,应该快回来了。”
    “嗯。”我睡下,伞伞轻手轻脚地离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