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屠神十二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352  更新时间:16-03-29 11:1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局面僵持着,凉风习习,我打了个哆嗦。
    “咳咳!”孔疏好像被冻醒了,接着我听到他问:“孔灵,这怎么回事?”
    孔灵没有回答,开口的是容溪:“你被绑架了,我和孔灵来救你,清浅被冥神当作人质,孔灵怕他伤害清浅,暂时闭嘴。”
    这么严肃的场面,我却觉得容溪的解说很风趣,果然是吹风吹得头昏了。
    “你……放了她。”依稀听到孔疏起身的动静。
    “凭你也敢和我谈判。”冥神冷漠道。
    破空声响起,我周围刮起一阵狂风,感觉冥神的袖子甩到我的脸了。
    “那我和你谈判谈判。”阿笙嗓门老大了,“你们想怎么折腾都行,那小丫头是我带过来的客人,我罩着的人,被你掳去了,就算你是冥神,我也照打不误。”
    阿笙如此狂妄,龙王却不阻止,是默许了,还是无奈了?
    妖王此刻一改语态,向着冥神了,“在我的地盘,哪怕是龙族也没撒野的资格吧。”
    “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高高在上的冥神,也要靠一个人类来逼我们就范吗?”容溪讥笑,“看来现在的神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冥神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不能动弹,不然我一定把他的爪子扫灰似的扫下去。他说:“她的分量,足以让你们束手束脚。”
    “你若伤她,后果不堪设想。”孔疏道。
    “我倒很想知道,有什么后果。”冥神说话间将手放在了我的头顶。
    冥神要杀人,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琢磨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拖延时间,就听到了一声惨绝人寰的:“不!……”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头顶上的手就僵硬了,随即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在后背、后肩、手臂……等等部位,让我一阵恶心。
    我身后的冥神倒下了,妖王很快就冲了过来,她的哭泣声很近,就在我的身边。
    抽死声、尖叫声、七嘴八舌的交谈声……乱哄哄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比较清晰的,有孔疏略带惊恐的声音:“孔灵,你……”
    我的面前应该有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到了丝丝凉意,还有就是“嗡嗡”的鸣响声。
    脚步声逼近,“嗡嗡”声远了一点,我下意识伸手,触碰到了一个人的胸膛。
    “孔灵?”这已经成为一种直觉。
    “嗯。”他应了声,像是在隐忍什么,给了我一个拥抱,轻声道:“你别怕。”
    “我不怕。”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比黑暗更可怕了。
    孔灵摸了摸我的眼角:“你会看见的。”
    我抬手,去摸孔灵的脸,他没有躲,我的手心感受到他脸上冰冷的皮肤,便皱眉:“你怎么了?”
    “没事,别乱走,我马上回来,好吗?”他抓着我的手,放在唇边。
    “哦。”我被他牵引着带到容溪身边。
    孔疏也来到我身边,我听到他说:“孔灵,你太冲动了。”
    孔灵沉默片刻,选择无视了这句话,他把什么东西披在了我的身上,我摸了摸,是件披风。
    妖王抽泣得差不多了,她质问孔灵:“你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孔灵冷淡回答:“我敢杀他,就有绝对的把握,送你去殉情。”
    “他没死!”妖王强调,“你以为区区一个人类就能杀掉堂堂冥神,太异想天开了!”
    孔灵说:“那只是第一剑,还有呢,我会送你们上路的。”
    “孔灵你疯了!?”孔疏出声阻止。
    然后我就听不到孔疏的声音了,因为孔灵貌似把他敲晕了,“把我四哥看好。”孔灵对容溪吩咐。
    “你真的疯了。”容溪也这么说。
    孔灵停顿一下,“你在暗示我也给你一拳助你好梦?”
    “……你继续。”容溪往我这边凑近了点。
    阿笙的话砸过来:“清浅,你男朋友要弑神啊,这可是要遭天谴……”
    好好一句话就这么半路截断了。
    “我也很想做个屠龙勇士的。”孔灵的语气充满了火药味:“我看你不爽更久了。”
    我原以为阿笙会发作,却没想到没有下文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你不要命了?”妖王的声音在抖,“你单枪匹马想杀出妖界,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用杀出去。”孔灵道,“直接在这里杀完就好。”
    我听到有妖怪说:“屠神十二剑,就算是大罗神仙,挨上一剑都凶多吉少,这可是上古剑阵啊,天王老子都要抖一抖的。”
    孔灵又在做危险且夺人眼球的事情了,我估摸着他的位置,划拉着手去找他。
    容溪没有拦着我,想来是认为孔灵的行为确实需要被制止。
    我瞎子走路似的摸索了半晌,都没有碰到孔灵,结果还是他抓住了我的手,“怎么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突然发现,孔灵的语气上一句和下一句,能差好多,刚才还是寒冬腊月呢,现在就变得春暖花开了。
    我问:“冥神是永夜酒店的老板,对吗?”
    孔灵有些许意外:“是,你猜到了?”
    我点头,“被剥夺了光明,那不就只剩下永夜了?孔疏被永夜酒店老板绑架,又在冥神手上,两者划上等号,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孔灵摸我的头发:“我家清浅就是聪明。”
    很好,注意力转移了!“他绑架孔疏,为的是当初永夜酒店被捣毁的事情,还有就是瑶姬在孔家人手里。”
    “不过他没什么本事,只能欺负欺负我这没什么武力值的四哥。”
    “……”孔疏果断躺枪。
    我又想到一个可能,问孔灵:“瑶姬还活着,是吗?”
    孔灵被我问住,显然我想得没错,“即便是禁术解开了,你的家人也不会冒险去把瑶姬杀了,为的是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其实我能理解,你不用瞒我的。”
    “我怕你难过。”孔灵叹道:“已经害得你吃尽苦头了。”
    我也叹,“我自找麻烦的特异功能认识你以后就被激发了,答应做你女朋友那天起,我就有心理准备了。”
    认栽认得如此彻底,我不由开始回忆这些年的经历,真是……饱经风霜。
    妖王在不停呼唤着一个名字:“成双,成双,醒醒,你看看我啊,成双……”
    想来,成双是冥神的名字。
    对影成双,这名字是何等的生动形象名副其实,脑海中冥神那孤寂的背影,让人印象深刻。
    “如果你杀了他,我会像妖王这样,一遍遍喊你的名字,却得不到你的回应,悲痛得无以复加吗?”我问他,“亦或是,背负着弑神的罪名,我们心安理得的活着,一点冰释前嫌的机会都不给这对苦命鸳鸯。”
    孔灵没有说话,我接着说:“冥神杀我,你便杀他,这件事情我没有异议,毕竟我不想死,你刚才那一剑如果是动了杀念,现在妖王就不会一直哭了,而是找你拼命了吧。”
    他既然已经动用了屠神十二剑,就没理由一直拖到现在还不动手,真要杀冥神,他还会和我废话这些?这个人行善积德起来,怎么就如此拐弯抹角?
    “还是逃不过你的……”孔灵的话说到一半,断了。
    “我的眼睛不会有事,你说的。”我心想:我要是瞎了,一定让你给我买只导盲犬!
    孔灵抱了抱我,“你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呢。”
    在场只有你这么认为吧,从冥神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他不待见我,再加上刚才发生的事情,没被他们当作“红颜祸水”就不错了。
    我听到孔灵对妖王说:“别哭了,你相好的死不了,我就是看你俩磨磨唧唧的,帮你出手收拾了下这怂货,喜欢你千八百年还不敢告白的,还不如去死一死一了百了呢。”
    “你是说……成双没事?”妖王听进去了。
    “有事。”孔灵就喜欢吓唬人,“有大事。”
    我相信妖王的脸都吓白了。
    孔灵说道:“终身大事算不算大?第一剑伤的是修为,他这把年纪不介意折损点修为的,你给他每天灌十全大补汤,保管没几天就活蹦乱跳生龙活虎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妖王不明白。
    孔灵笑答:“不这样,你肯表明心意吗?这里这么多双眼睛和耳朵都是有目共睹亲耳所闻的,你还能赖掉?”
    “你有条件?”妖王不是蠢的,一点就通。
    孔灵立马开始列条件清单,吧啦吧啦说个没完。
    我:“……”
    有些人,耍帅装酷的时候能惊天地泣鬼神,犯二丢脸的时候能让你想给他套个麻袋拖走。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