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冥神驾到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09  更新时间:16-03-29 11: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擂台赛一打就是一上午,我百无聊赖逗弄手腕上的百邪,困得直打哈欠。
    直到一声天雷滚滚,将我惊得怔住。
    “是那位大人来了。”伞伞道:“看来这妖王大会是举行不下去了。”
    我问:“是什么人?”
    “他执掌轮回,十八阎罗殿和八荒六合的阎王都是他的下属。”伞伞低声回答:“他是天帝的同胞兄弟,因触怒上古之神而被剥夺了光明,只要他出现的地方,晴空万里也会立马乌云密布。”
    难怪好好的天说变就变了,这个技能很强大。
    “他杀了妖王最喜欢的男人,冥界和妖界的关系也是因此变坏的。”
    好像一盆狗血倒了下来,我说:“于是冥神大人今天是来砸场子的?”什么仇什么怨啊!
    “也不是,听闻冥神大人对妖王很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
    八卦完了妖王和冥神那点往事,从墨色的云层中飞下来一个雪白的身影,他落在会场中央,我只能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就莫名其妙悲伤。
    落寞得令人黯然神伤,这是何等的悲哀。
    妖王看到冥神,没什么好脸色,所有的士兵都冲过来将冥神团团围住。
    “听说你要选妃。”冥神冷冷淡淡说,“我顺手给你带了一个。”语毕冥神从袖子里甩出一个大活人。
    没错,就是“嗖”一下,一个男人摔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我眼角一抽,那、不、是、孔、疏、么!
    “人类?”妖王眯起眼,“你觉得他配得上我?”
    “我只是送礼的,你可以拒绝,然后我送他去轮回。”
    还没等妖王表态,一声怒吼千里传音似的从九天上落下:“你敢!”
    这两个字和这语气,我应该是听得最多的人,很可能马上又要听一遍他歇斯底里的训话。
    伴随着扬长而去的龙啸,一条白龙载着一人盘旋降落,白龙化成俊俏的人形,站在那人身侧。
    与此同时,我听到了阿笙不屑的“哼”。
    高傲的龙族恐怕不允许容溪这样的“山寨货”存在吧。
    “哪来的虫子冒充我龙族?”北海龙王当即拍案而起。
    阿笙还在场上,离容溪不远,磨刀霍霍杀过去的意图很明显。
    我挪到东海龙王边上,和他打商量:“那条白龙是我朋友,边上的人是我男朋友,冥神带来的人是我男朋友他哥哥,他们是来救人的,您可否让在场的龙族不要插手?”
    东海龙王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他问我:“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他这话什么意思?
    待我意识到,为时已晚。那石破天惊的嗓门险些将我震晕:
    “水清浅,你、给、我、过、来!!!”
    我硬着头皮望过去,孔灵已经大步流星“杀”过来了,他不顾东海龙王侍卫雪亮的刀剑,一把将我拽起来,劈头盖脸一顿骂:“这什么地方,啊?说旅游旅游到妖界来了,这个山穷水尽的地方好玩吗?还有,你个有夫之妇穿这样想怎样?我就说怎么有人要卖绿色的草帽给我呢!”
    “我……”
    “你什么?东海的泥鳅很帅啊?一股子鱼腥味你也待得下去。”
    孔灵的一席话,彻底将在场龙族惹毛了。
    阿笙把刀锋对准孔灵:“有种过来单挑,我让你知道龙族的厉害。”
    “有病啊,我来救我四哥的,忙着呢,你哪根葱?”孔灵已经大言不惭到我不想为他辩解什么了。
    阿笙手臂上的龙鳞显现出来,我下意识站在孔灵身前,愚蠢地张来了手臂:“阿笙,他是我男朋友,别伤他。”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身后,孔灵的怒火冲天了。
    “阿笙?”孔灵笑了,“这名字听起来很短命。”
    “……”第一次有人说龙短命的。
    阿笙俯冲过来,那个速度肉眼凡胎的我是跟不上的,大脑一片空白,我被孔灵拉了一下,推给了一旁的容溪。
    耳边响起刀剑碰撞的声音,短兵相接,火花四溅,再看那边倒地不起的孔疏和观战的冥神、妖王、龙王们……我忽然就淡定了,看着孔灵和阿笙打得死去活来。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孔灵手腕翻转,硬生生从阿笙手臂上削下来一片龙鳞。
    龙鳞坚硬无比,飞出去后直接没入地砖,几滴滚烫的龙血落下,开出了鲜艳的“花”。
    阿笙舔舔伤口,露出嗜血的微笑:“能伤我的人类,你是第一个。”
    “那我也将是第一个屠龙的。”孔灵的剑直指阿笙。
    我伸手,拽了下孔灵的衣角:“别打了。”也不知他能不能听进去,只是我的语气变得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可能是脑袋上的头饰压得我太难过了吧。
    眼前的流苏被分开,孔灵捧住我的脸,那把削龙鳞如纸的宝剑插在他脚边的地上,映着我俩相贴的身形。
    “尽给我找麻烦。”孔灵抱怨一句,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亲了我。亲完,孔灵意犹未尽舔了舔嘴唇,样子比刚才阿笙那样还要魅惑,我竟无法移开视线。
    他松开抱着我的手,轻柔且迅速得拿掉了我头上沉重的发饰,从乾坤袋里搜刮出一根和我衣服颜色相同的发带,旁若无人的给我系上。
    “敢离开我一步,我打断你的腿。”他放狠话。
    我说:“那你还是打断吧,你上厕所我绝不跟着。”
    孔灵的手放在我头顶摩挲:“我舍不得。”
    他这宛如做戏似的表现,连容溪都忍不住开口了:“你是来救人的还是来秀恩爱的?”
    孔灵睨他一眼:“但愿你一辈子打光棍。”
    “我说……”妖王叹气,“我这孤家寡人看着很不是滋味啊。”
    “那你继续挑,除了我和我我四哥,你随便选。”孔灵脑子转得飞快,马上就推荐上了:“我看那边那只小狼妖不错,就拿战戟的那个,对对对,边上还站着一个整天清高得要死的千年老妖。”
    我觉得小寒和青柳过来揍孔灵都是情有可原的。事实上他们很镇静,小寒在青柳的暗示下,没有轻举妄动。
    “还有我这兄弟,修炼成龙多不容易啊,一表人才还能骑出去兜风,拉风吧?”孔灵又开始大力推销容溪,和他勾肩搭背哥俩好的模样,被容溪一把推开。
    妖王饶有兴味看着孔灵,那个眼神,那个笑容,让我油然而生一抹不详的预感。
    “那如果我看中了你呢?”
    “……”果然。
    “你看中我有什么用?”孔灵牵着我的手,“我又没看中你。”
    妖王笑得花枝乱颤,“真有意思。”
    孔灵摇手一指阿笙:“实在不行就这红头发的,好歹是条纯种的龙,你看的中就拿走拿走。”说得好像阿笙是能被随便拿走的货物一样。
    可是孔灵还嫌战线不够长,仇恨不够多,又指了指冥神:“还有这阴郁男,我一路追过来,一路乌漆抹黑的,自带黑暗的男人啊,多有特色,拿回家腌咸菜,保证没太阳捣乱。”
    “噗~”妖王彻底笑喷了。
    冥神冷冷盯着孔灵看:“你的废话太多了,人类。”
    “你的泡妞技巧太烂了,冥神。”孔灵回敬。
    “很好。”冥神挥袖。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我就落在了冥神手里,他站在我身后,手在我眼前擦过,一下子,我的眼前只剩下漆黑一片。
    “你对她做了什么?”孔灵的声音不稳了。
    “只是让她感受下,我的世界。”
    冥神的话让我想起伞伞说过的,冥神被夺走了光明,也就是说……
    “冥神大人,你看不见,对吗?”我直截了当地问。
    “哈哈哈,那个人类居然敢说冥神大人是瞎子,简直就是活腻了。”
    “就是就是,冥神大人怎么可能看不见?”
    “太扯淡了!”
    噼里啪啦响起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因为看不见,听觉灵敏起来,所以这些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没错,我确实看不见。”冥神道。
    “怎么回事?”
    没想到,众妖之内,最震惊的是妖王,我听到她激动的话语:“不可能,你怎么会看不见?”
    冥神说:“你们以为我被夺去的只有白天吗?若是这样,为何连星月都一并消失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妖王听起来要哭了。
    冥神淡然道:“早说又能如何?你会原谅我,带走了那个本该寿终正寝的雪妖?”
    妖王哽咽得说不出来话:“你……”
    “喂喂,你们的恩怨情仇能别扯上我媳妇儿吗?还有我四哥,麻烦一并还来。”孔灵还在那里叫嚷。
    冥神放话:“你若是能闭嘴,我兴许会还你个有气的。”
    于是乎,孔灵就这么“销声”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