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下·妖王大会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42  更新时间:16-03-29 11: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伞伞摇头:“将军只是想找个对手罢了,若他打得舒坦了,快结束之时便会弃权。”
    “……”难怪他的外号是狂龙,狂妄得已经无药可救了。
    “往年妖王大会,北海龙王总嘲笑将军没女人缘,这回将军是想让您给他挣回一个面子。”伞伞开始往我头上插发钗。
    我和阿笙说过,我有男朋友,希望他能不要每天闯进来,并且拉拉扯扯的。
    阿笙不以为意:“我都能当你祖宗了,你计较个什么?再说了,我龙族看上的东西,就算有主了也能抢过来,你男朋友介意的话,打赢我,我就让他介意。”
    “……”强盗!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盗!
    伞伞让我穿上垂地的长裙,水袖翩翩,我的脑袋上顶着一尊鹿角似的发饰,重得我不敢低头,发饰上垂下来的金色流苏将我的眼睛晃得不得不“闭目养神”。
    阿笙一身铠甲,他身旁的龙王金光闪闪,对我客客气气道:“皇兄争强好胜,连累到你了,我代他道歉。”
    “没关系,我觉得这体验很新鲜。”其实我的脑袋已经很累了,但我不能低头,不然我的脑袋很可能随着那沉重的发饰,一并被地心引力召唤,和地砖来个亲密接触。不过这样子,微微高抬的下巴和看不清东西的视线,倒是有几分傲慢的味道。
    妖王大会可不能由着阿笙一通乱飞,必须要跟着护送龙王的队伍,我是作为东海的贵客,坐在轿子里吃着薯片被抬着走的。
    伞伞很有良心,撩开金色的流苏,让我吃个痛快。
    也好在路上有伞伞陪我说话解闷,否则我一定会睡死过去,路途遥远得令我头疼。
    妖界的如今的存在,亦邪亦正,原因便出于这一任的妖王。
    传闻她的母亲曾是神界轰动一时的九天神女,自神魔之战后没了双亲,悲痛不已,就陨落九天,神堕于妖界,成了无名小妖,前尘往事灰飞烟灭,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中途插嘴道:“这妖王对自己够狠的。”
    妖王机缘巧合下,结实了上一任妖王,老妖王见她是可塑之才,带回宫殿好好培训,练就了她一身惊世骇俗的本领,最终称霸妖界,接管了妖王一职。
    老妖王逝世,新妖王登基,雷厉风行的手段与阴晴不定的性子,让本来语言瘴气的妖界焕然一新,所以,在一个女人的统治下,众妖们乖得跟个孙子似的……只可惜,这些都是传闻,也不知有多少真假。
    好在妖王的情史是真的,原来妖王在神界时,父母给她安排过一桩婚事,不过在她神堕之后就不了了之,八成是吹了。然而到了妖界,她在最落魄时,遇到了一只雪妖,丧失记忆犹如雏鸟的妖王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白玉似的雪妖,这一爱,就是几百年。
    我在心里嘀咕:妖界也流行小白言情?
    雪妖没有表态,始终与妖王保持君子之交,这让多少妖精惋惜不已,若是他们在一起的,就没后面的破事了。
    是的,妖王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告白,雪妖就驾鹤西去,彻底灰飞烟灭。
    妖王因此一蹶不振,大病一场,也就是在那时,她遇到了老妖王,这才掀开一页篇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画上了句号,书写新的历史。
    要说妖王上任后做得第一件大事,就是:停止内战,对外抗敌。
    妖界内战不止,各族的王为了自己的领地与利益,勾心斗角明枪暗箭,混乱的时代持续到了新妖王的上任。
    妖王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她只是轻飘飘说了一句话:“想打架,我奉陪,但要是窝里斗,哼。”
    一个“哼”字,诠释了一切。
    我对妖王开始有了新的认识,因为她的“征婚”让小寒不得不回家,这让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打叉的,起码,作为在一夫一妻制教育下成长的我,是无法理解后宫美男三千的感受的。听完了她带有色彩的故事,我才改观,或许,她已经忘记了怎么爱,重新学会之后,喜欢的人很不巧归西了,这才导致她的爱情观、价值观、世界观崩塌,说不定连性情都大变,没疯算是她心理素质强悍了……我想着想着,就被脑袋上的发饰压得思路乱飞,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伞伞中途帮我把鹿角发饰卸了,快到时才重新戴回去。
    东海的队伍撕裂了空间,以前黑暗后是一层灰蒙蒙的云雾,在各种龙啸声中,我们的队伍缓缓降落。
    迎宾的人黑压压一片,女妖的尖叫声络绎不绝,看来花痴也是不分物种的。
    我的眼睛虽然看得见东西,却不是很清楚,所以只能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发现,薯片的碎屑没擦干净,手指上有油。
    阿笙把我扶下轿子,我听到有人高呼:“那就是狂龙的妃子!听说是个人类!”
    隔着流苏,我瞪着阿笙的眼睛能冒火,怎么可以这么毁我名声?!
    阿笙摸摸鼻子,他一扫周围众妖,那些闲言碎语就戛然而止,连带着欢呼声都硬生生被掐灭。
    等走到会客席,阿笙和我落座,那个所谓的北海龙王看到我之后对阿笙赞赏有佳,知道成家立室了。
    我这才弄清楚他们的关系,北海龙王是阿笙的小舅……这紊乱的血缘关系,真是越理越乱。
    宾客陆续入座,每来一批人,伞伞就会小声告诉我是什么族什么妖怪。
    起初我没在意,直到我听到了“狼妖族”,这让我喝茶的手一顿。
    妖王是最后到的,她从半空飘下来,裙摆散开,像是一朵怒放的牡丹。
    狼妖族那边,果不其然,小寒跟着狼王走进来,青柳跟在他身边,他一入场就猛地抬头,目光准确无误落在我的身上。
    小寒的鼻子很灵敏,估计已经发现了我,他和青柳耳语几句,随即青柳也看了过来,我看不清他们的神情,但免不了错愕与疑惑。
    阿笙问:“那只狼妖和柳树精一直看你,你认识吗?”
    “嗯。”我有些坐不住,“有什么办法能和他们说上话吗?我怕他们误会。”
    办法阿笙自然是有的,他派人过去和狼妖族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伞伞就带我去一个后花园似的地方。
    小寒第一时间扑过来,急切道:“你怎么在这?孔灵呢?你为什么会和龙族的狂龙在一起?!”
    我连忙安抚他:“狂龙是我朋友,我前阵子在东海度假,今天是来看热闹的。”
    青柳问:“孔灵知道吗?”
    我摇头:“一直联系不上他,孔家出了些事情。”
    “怎么了?”小寒担心起来。
    我把孔家的情况说了一遍,又把璃夏来妖界的事情告诉了小寒,他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还是不该瞒着他。”青柳叹气。
    “那怎么办?我要去找他吗?”小寒着急了。
    青柳让他镇静,“若是遇到危险,他再不济也能用法眼自保,如今最紧要的,是今天的擂台赛。”
    我惊讶:“小寒要嫁妖王?”
    “不是,是今年擂台赛的制度有变。”青柳摇头:“每个家族派出代表出战,狼妖族现任狼王手无缚鸡之力,便宜他了。”
    我鼓励小寒:“加油,你能赢的!”
    小寒点点头,看着我:“你不会有事吗?听说狂龙脾气不好。”
    “不会,他今天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擂台赛上,你若是遇到他,可要当心了。”我提醒道。
    “那我先回去了。”小寒说:“擂台赛要开始了。”
    青柳和小寒走远了,伞伞说:“都是不错的妖呢,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我的男友是天师,认识一些妖怪也不足为奇。”我说道。
    等我顶着沉重的头饰回去,擂台赛都开始了,阿笙扛着把大刀就打头阵去了,他的两个侍卫更过去免得他出乱子,剩下那个是伞伞的夫君,正在给龙王倒酒,顺便和伞伞眉目传情。
    妖王选妃,不是选一个,后宫佳丽三千,一个君后,其他的第二名第三名,只要他们愿意,都能收进后宫做个妃子什么的。
    我看着王座上笑得妖艳的女子,那么多的美男,她艳福不浅啊。
    青柳没有掺和其中,更别说帮小寒出战。想想也是,就算是逢场作戏,他也不会委屈自己。
    我看看自己的袖子,万分悲伤,哪怕我只有一丁点的武力值,我都会和阿笙抗衡一下,可是他根本听不进人话,蛮横又强大的龙,难怪到现在都没成家!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