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上·龙宫旅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6-03-29 11: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这住院,一住就是两个月,他的伤早就好了,不过孔悠很孝顺,听妈妈的话,把孔灵留眼皮子底下,等聂丁宁的事情结束,再放他自由。
    聂家已经怀疑到孔悠身上了,上门来要过人,不过孔悠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冷淡地把人赶走,闹得两家关系更加紧张。
    萧左是知情人士,但他更关心聂丁宁的身体情况,来医院和孔悠详谈了一个多小时,悄无声息的离开。
    我照常上学,两个月一晃,就到了暑假。
    暑假我自然是要回家,孔灵每天都会和我打电话,说自己在医院里要发霉了,孔悠怎么怎么虐待他云云,每次我们都是因为其中一方手机没电才终止了通话。
    假期刚开始,发生了三件大事:
    聂丁宁失踪,疑似被绑架;
    孔疏被永夜酒店的老板掳走了,光明正大的被绑架;
    云薇怀孕了!
    最后一个是好消息,只是被前面两个坏消息覆盖了。
    因此,孔灵在没有孔悠的看管下,顺利逃院了,他最后的一通电话是放假后的第一个周末,他要去救孔疏。
    我想,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暑假。
    而我的担忧在爸妈眼中变成了相思成疾,甚至有种茶不思饭不想的趋势,于是他们让我出去玩,不要
    每天在家吹空调吃刨冰看电视。
    我出门看了几次电影,之后嫌天气太热,就不去了,妈妈怕我变成宅女,就让我去旅游,正好帮她带点特产和纪念品回来。
    于是我出门旅游了,去海边,带着一顶草帽似的遮阳帽,跟着旅游团在海边捡贝壳。
    浅金色的沙滩和湛蓝的海水,我沿着海岸线走,印下一个个足迹。
    和孔灵断了联系,我的生活循规蹈矩了很多,就连旅行,都变得平淡无奇。
    临走的那天,我忘记给妈妈捡贝壳了,匆忙在海边捡了几个,结果发现我被落下了。
    一个人出门旅行,我存在感又那么低,都没和导游正儿八经说过话,也难怪被人忘记。
    好在时间变得充裕了,我一个人在艳阳下找着贝壳。
    气温太高,沙滩变得炙热,翻滚的海浪也没原先那么清凉了,正值午饭时间,偌大的沙滩人烟稀少。
    一对情侣嬉笑打闹着从我面前走过,我把捡好的贝壳放进随身的挎包里,看着那对情侣越走越远。
    好像越来越热了,我没走几步,身后掀过来一道巨浪,将我裹住,连挣扎的余地都不给我,把我整个人吞没。
    海面离我越来越远,我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往水下拖,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唯独自己的心跳格外清晰。
    挎包里的贝壳都因为水压而“飞”了出去,我伸手去抓,却发现抓住的不是贝壳,是我从我衣服里漂出来的龙鳞坠子。
    寂静的海水里,我听到了龙啸。
    周围的水分子就像是在颤栗,这片海域沸腾起来,海底有什么东西,在高速移动。
    水影晃动,我闭上眼睛,然后就被带离水底,随着炸出来的水柱和迸溅的水花,冲出了海平面。
    “才过多久啊,你居然都这么重了。”
    “……”这个开场白一点都不悦耳。
    随后海里又窜出好几个人影,男男女女,皆长得如花似玉。
    “狂龙,你这么着急冲出来,原来是找女人啊。”
    “哟,狂龙也会看得上人类女子?啧啧。”
    “闭嘴!”抱着我的手松开,我跌回海水里,这里的水很浅,只到我膝盖位置。
    那一头张扬的红发,还有褪去稚气变得阳刚的容貌,我愣住了。
    “你是不是因为名字里有个水,所以和水过不去啊?”他生气了,眸色变红,头发根根倒竖。
    片刻后,我把脖子上的坠子解下来了递给他:“这个还你。”
    时隔多年,这片龙鳞仍闪闪发光,坚不可摧。
    “狂龙你居然把鳞片送给人类,啊啊,该不会我们要有龙王妃了?”
    周围七嘴八舌说着我听得懂却理解不了的话,而我面前的龙,似乎也不耐烦了。
    “再多说一句回去陪我大战三百回合!”
    此话一出,鸦雀无声,海浪拍打礁石,海鸥飞过天际,画面仿佛定格一般。
    我的目光下移,即便是情绪激动,他的手臂上也不会再有鳞片浮现,这是龙族成年后的标志之一。
    “怎么,不认识我了?”他抬手就能拍到我的头顶,“以前一口一个哥哥,叫得可顺口了。”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阿笙、哥哥。”
    那天的末尾,浪花一朵朵绽放在脚边,我得知了阿笙的真实身份,他是龙族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狂龙少将,母亲是西海龙宫的公主,而他是东海龙王的堂兄,当之无愧的赤龙亲王。
    想到阿笙的母亲,我记忆中,那是个恬静温柔、落落大方的美人。
    阿笙得知我正在旅行,便邀请我去龙宫避暑,这个“邀请”,他不允许我拒绝。
    之后我回想起来,觉得容溪待我是不错的,骑在阿笙背上,若不是他的几个侍卫把我拉住,我一定早就被甩到天边去了。
    阿笙站在我爸妈面前,亲切地喊完叔叔阿姨,接着他就把来意说明,大致就是和我在旅行中偶遇,然后要接我去他老家度假之类的,说那里海景独特物产丰富……把我爸妈唬得一愣一愣的。
    结果就是我背着一个可怜的小包包,抓着阿笙的龙角,穿梭在云海中,直冲九霄。
    东海是龙族志高之地,这里孕育了无数的神话传说,自古都是龙族的栖息地。
    现任的东海龙王比想象中要年轻很多,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待人温和,不像阿笙,抓着我的手臂就横冲直撞,把他看门的虾兵都踹飞了两个。
    龙王把他其中一座行宫让给我这个客人住,我的房间呈一个圆弧形,顶上没有屋顶,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玻璃罩,躺在床上,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鱼儿游来游去。
    在海底的日子阿笙没让我有半点空闲的时间,早上被他拖起来去云层上看日出,在海边吃馒头……别问我为什么一条龙爱吃馒头!我也不知道。
    等吃完早饭,阿笙化成龙带着我贴着海面飞行,水天一线,我在一片辽阔的蓝色中翱翔,尘世间的一切,都被耳边呼啸而过的风撕裂,什么都记不得了。
    海天一色,将我融了进去。
    午后,阿笙那几个侍卫就陪他练武,我和他唯一的侍女站在一旁磕瓜子欣赏,悠哉得不行。
    阿笙的武艺高强,赤手空拳将三个侍卫制服,末了拍拍手,用独孤求败的语气感慨:“龙族里就没有能打的吗?”
    名为伞伞的侍女偷偷告诉我,北海的龙王以前把阿笙打趴下过,为此他苦练多年,为的就是一雪前耻。
    下午我基本就是被阿笙扯来扯去,观赏海底的景色。
    记得最深的,是在一个裂开的深渊口,阿笙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啸,从深渊下飘漂上来无数萤火虫似的小鱼,围绕着我们,美不胜收。
    伞伞晚上会磨珍珠粉,给我抹上,说是美容养颜的,但我心疼啊,千年的大珍珠,说磨粉就磨粉,给我一颗留作纪念不行吗?!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有天早上,阿笙再次无视宫女的阻挡,闯进我房间,把我从被窝里拖起来:“懒虫起床,今天带你去看我打架!”
    我半梦半醒,“打架,哦……”
    接着阿笙把我扔回床上,对身后的伞伞吩咐:“半个时辰把她打扮得能见龙。”
    “……是。”
    之后我清醒了,伞伞这才好心解释,一边给我梳头一边道:“狂龙将军这次要跟着龙王去妖王大会,北海龙王也会去,其实这次只是凑个热闹罢了,据说这回妖王大会,是擂台招亲。”
    “阿笙万一打赢了岂不是要嫁给妖王?”我拿过梳子,梳头这种事情让别人来,总觉得怪怪的。
    而且以阿笙的性格,他嫁给妖王当男妃?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