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可不可以不长大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915  更新时间:16-03-29 10:5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关于聂家的事情,聂丁宁只字未提,等她累了,便沉沉睡去,就连后来进门的孔悠给她盖被子,她都没有发现。
    我从未见过孔悠的神情,可以温柔似水,百般疼惜。
    等我们都退出了病房,孔悠才开口:“丁宁比较爱热闹,她很怕寂寞,劳烦你多陪陪她。”
    我就奇怪:“为什么你不让她知道?你对她的好。”
    孔悠看着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无奈地笑了:“有时我很羡慕孔灵,能正大光明地为你付出。”
    “……”好端端的扯到孔灵做什么?他确实能正大光明的付出,可他还能厚颜无耻的讨赏啊。
    孔悠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黯淡:“孔灵比我更珍惜,你们之间的一点一滴。”
    虽然孔悠说的是事实,可很多时候,我都感觉不到他所说的,孔灵的珍惜。
    晚上孔灵突然挂起了点滴,好像是他吃零食吃上火,嗓子发炎了,所以我就陪他挂着点滴。
    入夜后,万籁俱寂,我在病房里用手机看电影,为了不吵到好不容易安分睡下的孔灵,我戴上了耳机。
    电影很长,将近两个小时,我撑不住,不知不觉就趴床边睡着了。
    迷迷糊糊,有人拿掉了我的耳机,轻且稳地将我抱进一个温暖的被窝……
    翌日清晨,我揉了揉眼睛,好像有人在边上,等我睁眼看清楚床边上的白大褂后,我彻底惊醒了。
    孔悠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他戴着听诊器,正在给孔灵做检查,孔灵一只手还圈着我,睡得不省人事。
    我挣扎几下无果,最后孔悠做完检查,强行把我从孔灵的“魔爪”下拯救了出来,孔灵对此皱了皱眉,还是没醒。
    “为了让他伤好得更快,我让他多睡了一会儿。”孔悠解释,“他太能闹腾。”说话间,他将孔灵的手塞回被子里,给他掖了掖被角。
    我很赞同孔悠的作法,让孔灵多睡觉,绝对是让很多人耳根子清净不少。
    孔悠送来早餐,不是给我的,是麻烦我送去给聂丁宁的。
    “……”这对情侣看上去要闹好久的别扭。
    聂丁宁在窗边吹晨风,看到我进来,她微笑道:“悠这么使唤你,孔灵怎么不发火呢?”
    “这恐怕要等他睡醒了再说。”我答道。
    聂丁宁喝着粥,她说:“孔灵从小就绝顶聪明、才智过人,他比悠勇敢太多,你很幸运。”
    “我也一直觉得,我很幸运。”
    “那你就得加倍珍惜了,孔家的地位很高,所以随之而来的艰难险阻就越大。”聂丁宁说完这句话,摸了摸下巴:“不过孔灵可能是例外,孔家几乎将他放养,不会管太多的。”
    我好像没有告诉她,我和孔灵在一起,孔家上下都知道了。
    “孔爷爷人很好的,而且孔修和孔疏两兄弟很有意思的,悠要是有他们一半有趣,我的童年就不会那么无聊了。”聂丁宁自顾自说起来,“你不知道,他小时候一点都不可爱,整天就是采药、看医书、炼丹,还有就是发呆!我就不明白了,一个正值活泼好动年纪的小孩,怎么可以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来发呆呢?”
    “……”孔家孩子的奇葩史真是不少。
    聂丁宁接着上面的话道:“孔灵出生那会儿我还去看过,你男朋友笑起来是天使,哭起来……我掐死他的心都有了,而且还尿了孔苍大哥一声,悠还给他换过尿布,那场面,可有意思了。”
    “那时候的孔家,和聂家还是关系还是很融洽的。”聂丁宁感叹:“我曾以为,我和悠会顺理成章在一起,成为夫妻,携手白头。”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有一种悲伤,叫做“曾以为”。
    聂丁宁吃完早饭后又睡下了,她现在清醒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
    我回去看孔灵,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床边,正在随意翻阅床头柜的杂志。
    “青柳。”我喊了一声。
    青柳回头,微笑了一下,然后放下书,“我教训过小寒了。”
    哦,应该是小寒和璃夏去电玩城的事,不过他们碰巧找到了聂丁宁,将功补过了。
    “我要带小寒回狼妖族。”青柳说明来意:“今天,我是来道别的。”
    这个消息不算好,“出什么事了?”
    “这是他自己的决定。”青柳没有告诉我原因,他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叹道:“我将他保护在羽翼之下那么多年,是时候放他去经历人情世故,世态炎凉。”
    “那么小寒不来告别吗?”
    “他怕舍不得。”青柳无奈地笑了,“日久生情,即便是生性冷淡孤傲的狼妖,也会因为离别而伤心。”
    按照狼妖的年纪来算,小寒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会难过也不足为奇。
    窗台窗帘随风飘舞,青柳看过去:“不自己说,就没有意义了。”
    从窗帘后窜进来一个人影,二话不说就扑我怀里,颤抖着抽泣着。
    这孩子……我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会回来吗?”
    “嗯。”小寒用力点头。
    “我们等你。”我也不擅长告别。
    小寒抹抹眼泪:“我不想走。”
    “事与愿违,小寒,你该长大了。”我语重心长道。
    小寒低头:“可不可以、不长大?”
    我看了眼青柳,他清明的眼中,也染上了伤感,我又望了望不停擦眼泪的小寒,说道:“可以,不管你长大多少,变成什么样子,换上什么身份,你都可以像现在这样……”我伸手抱了抱这个难过得无以复加的少年:“哭吧,以后,就要学会忍耐和坚强了。”
    小寒放声大哭,狼耳朵都冒出来了,我很不适时的摸了摸,他动了动耳朵,啊,好可爱。
    本来睡得正酣的孔灵,此刻醒了,撑着脑袋坐起来:“二哥这混蛋,下了多重的药?晕死我了。”
    孔灵摇摇晃晃坐床边,对小寒招了招手,看来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小寒走过去,孔灵二话不说从乾坤袋里抽出了一样东西:“这玩意儿你拿去。”
    “天痕?”小寒看到那把戟,直接跪下了。
    “这是你爹的遗物。”孔灵将戟横在小寒眼前,“你有继承它的觉悟了吗?”
    小寒跪得笔直,他伸手,目光坚定。
    孔灵把名为“天痕”的战戟放在小寒的手心,天痕的表面泛起一层淡淡的银光,一闪而过。
    “看来真的是你了。”孔灵顺手一摸小寒的狼耳朵:“回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那是你爹娘另外的遗物,不能给外人糟蹋了。”
    小寒动动耳朵,一脸迷茫。
    孔灵给了他一记爆栗:“就是狼妖族啊,现任狼妖王昏庸无道,整个狼妖族族人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你该不会什么都不打听就屁颠屁颠跑回去找死吧?”
    看小寒那羞愧的表情,看起来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
    青柳把小寒拉起来,“这些事情,等你回去自己慢慢了解。”
    小寒把天痕缩小再缩小,变成火柴棍一样大的时候,“嗖”一下钻进袖子里,一系列动作结束,他想起什么,对我说:“我没有告诉璃夏这件事,狼妖族
    太危险了,他跟着去,万一动用了法眼,对他和大家都不好,所以……”
    “嗯,我理解。”小寒和璃夏那么要好,而且以璃夏的脾气,不跟过去才奇怪呢。
    孔灵躺回去,背对着我们:“说完了就滚,我要休息。”
    青柳和小寒从窗户出去了……这年头和我一样走门的生物,越来越少了。
    他们走后,我对孔灵说:“你也不舍得小寒,对吧?”他刚睡醒,哪里还需要休息。
    孔灵哼了声,“谁舍不得那狼崽子。”
    “那好吧,孔大天师,你要不要吃早饭?”我岔开这个略微悲伤的话题。
    “嗯,我要吃清汤挂面。”
    “……”
    孔大天师吃饱喝足,就开始和他亲爱的二哥撒泼打滚要求出院,说什么在这个白茫茫冷清清空荡荡的病房里住下去,他都要长蘑菇了。
    孔悠面无表情给他四个字:“去晒太阳。”
    医院阳光明媚的草坪上,孔灵躺在上面,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其实这个时候他可以逃出去的,不过下场就……估计孔悠不会轻饶他。
    我和孔灵有一句没一句说着小寒的事情:
    “小寒的族人会为难他吗?”
    “有青柳在,吃不了大亏。”
    “璃夏知道后会不会生气?”
    “小孩子嘛,给颗糖哄哄就好了。”
    “……”我觉得璃夏不是能用糖果哄住的小孩子。
    事实证明,不用我们哄,璃夏随大流的“离家出走”了,准确的说,他在门上贴了张标签纸,然后背着书包去找小寒了。
    对此,孔灵毫不惊讶,闭着眼进行着“光合作用”,懒洋洋道:“璃夏的时间和我们不一样,而且他那个冲动的性子,去狼妖族吃点苦头磨磨平,历练历
    练没问题的。”
    我刚从他家回来,带来给他换洗的衣服,身心俱疲,直接躺草坪上,沐浴阳光,放空自己。
    孔灵说:“你不用担心那么多,等我出院了,就带你去找他们,去狼妖族旅游怎么样?”
    我还没说什么,后面就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你要去哪儿?”
    孔悠看着孔灵,神情冷淡。
    “……二哥,我就说说。”孔灵小声嘀咕。
    孔悠头疼道:“不要让妈再担心了,再折腾出点伤来,她让我把你打包回去静养。”
    孔灵如遭雷击:“不要啊,二哥我回去和坐牢有啥区别?”
    “有,坐牢的人不用顿顿喝补汤。”孔悠微笑,“咱妈最近研究出很多种类,你正好可以回去尝尝。”
    于是,孔灵不敢造次,扯扯衣角可怜兮兮道:“太过分了,你们这是诚心拆散我和清浅。”
    “知道就给我安分点。”孔悠穿着白大褂走了。
    孔灵仰望天空,目露忧伤:“我就是那折翼的天~师啊,被恶毒的兄长囚禁,失去了展翅高飞的能力……啊……”
    难得孔灵吟诗,我忍笑,不想把幸灾乐祸表现得太明显。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