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容溪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91  更新时间:16-03-14 08: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又一个艳阳天,我睡得天昏地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害得我要起来满地找拖鞋,然后满怀怨念地去开门。
    孔灵在门外贼兮兮地笑:“清浅,我们去败家吧!”
    “嘭”
    我关上门,准备回去睡。
    “清浅清浅,我给你带早饭了啊!”门外那货大喊大叫着,为了不让邻居误会,我只能把他放进来。
    我打着哈欠吃着孔灵带来的包子:“我前几天考试,晚上复习都没睡好,不是和你说了不要来吵我睡觉的吗?”
    “睡太多会长胖的。”孔灵诚恳道。
    我喝完豆腐脑,脑袋已经清醒了,问他:“什么事?”
    孔灵掏出左正行给的金卡,道:“这拍卖会一年一次,为了庆祝你考试顺利,去挑一样喜欢的礼物吧。”
    我不敢置信:“你确定?那儿的东西应该很贵的。”
    孔灵摸摸鼻子:“问我大哥要呗,他正好过来谈一个合作案什么的。”
    “……”孔苍也不容易啊。
    孔悠最近就一直待在我们所处的城市,他觉得以孔灵闯祸的本事,随时会受伤,为了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他就在医院附近买了套房,长住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孔灵妈妈的意思,可见她对于这个小儿子的疼爱,是多么的无微不至。
    孔灵带着我到了一座堪称“雄伟”的商业大厦,他趴在前台手舞足蹈了一会儿,不多时,就有人请我们上顶楼。
    四面墙壁都是透明玻璃的办公室,我一进去,腿都软了。
    孔苍正在审核一份报告书,上面满满的法文,我瞄了眼,密密麻麻的,看着眼晕。
    “哟,大哥。”孔灵跑过去,端起孔苍手边的咖啡就喝了,“啧,真苦。”
    孔苍把挡视线的手推开,“一边玩去。”
    我忍俊不禁,感觉在孔苍眼里,孔灵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调皮捣蛋。
    “大哥,我要带清浅去三界拍卖会……”
    “不行。”孔苍瞥了他一眼,拒绝:“太危险了。”
    “我们又不是去砸场子。”孔灵说道:“我们就去凑凑热闹,决不惹是生非!”他举起手作发誓状。
    孔苍看了看我,又把目光移到孔灵身上:“她不会,你会。”
    “……”我也觉得孔灵惹是生非的本事浑然天成。
    孔灵不依不饶:“那就当我借的。”
    孔苍把报告扔桌上:“那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那哪里才是?”孔灵眨巴眨巴眼睛,他的神情淡漠起来:“孔家吗?”
    孔苍脸色一变,神情复杂,最后他重重叹了一声气,将一张信用卡递给孔灵。
    “谢谢大哥。”孔灵立马兴高采烈地接过信用卡。
    我跟着孔灵出去,开门之际,孔苍叫住了我,对我说:“有劳你看住他。”
    “我尽量。”这是一项重任。
    拍卖会入口很多,孔灵带我走的是某酒店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我们进了电梯,孔灵在按键上一通乱按,最后所有的按键都有规律地闪烁了一遍,电梯下坠
    ,而这个停车场,明明没有地下二楼!
    电梯门“滴”的打开,人声鼎沸,有些我看不见的东西在周围穿梭,脖子凉飕飕的。
    面前是一条木制的圆弧走廊,下方是一个被水池围绕的圆形白玉台,我们在第七层的走廊上,而上面,还有十来层,令人头晕目眩。
    每个一段距离都有明亮的油灯,而孔灵告诉我,这是万年灯,是用鲛人的油膏做的,而鲛人,是人鱼一族的分支。
    那些跳动的火焰,仿佛是在痛苦煎熬着的鲛人,凄厉的惨叫。
    和我们擦肩而过的,有人类,有鬼怪,还有一些看着像人类却肤白貌美得没有人气的神仙,他们行色匆匆,没有人在意到我们的到来。
    孔灵揽着我的腰进了一间包厢,里面齐刷刷站着两排婀娜多姿穿着旗袍的美女,个个都浓眉大眼前凸后翘。
    其中一人上前,向孔灵伸手,孔灵把那张入场券放在她的手心,金色的卡片化为零星的光芒围绕着孔灵,然后渐渐消失。
    “这不是孔家的小公子嘛。”包厢外面晃荡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手里夹着雪茄,随意地把玩着,走到孔灵面前,戏谑道:“你也敢来这里玩了,
    家里人放心?”
    孔灵没理会他,牵着我坐在贵妃椅上,然后马上就有漂亮的旗袍女给我倒茶。
    “这拍卖场,你可玩不起。”被无视的男人自讨没趣,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无聊的人。”孔灵对我说。
    我腹诽:那你刚才怎么哭当着他的面说?
    正式的拍卖还没开始,我先了解了下这里的拍卖规则:只有在包厢里的人才有拍卖的资格,为了防止有人较劲乃至大打出手,拍卖改为了无声竞价的方式
    ,将价钱写在特殊的纸上,拍卖会的主持人手中的纸就会显现出同样的字样,价高者得。
    “一晚上只拍卖七样东西,有的无人知晓,有的世间罕有。”孔灵解释道。
    我问孔灵:“拍卖的资格不止是有钱吗?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只能站走廊看着?”
    孔灵摸了摸我的头:“因为我姓孔。”
    “那我算是沾你的光了?”
    “当然,你是我孔家的准媳妇。”
    我喝了半天的茶,白玉台上仍是空空如也,我憋不住了:“我要去洗手间。”
    孔灵正享受着旗袍美女们的服务,舒服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给我指了个方向,眯着眼躺在贵妃椅上享受按摩。
    这我倒不会吃醋,因为那些“美女们”都不是人类,确切的说,只是一种幻想,“它们”根据人的潜意识来变幻形态。
    我刚进这里时,被这儿古色古香的韵味渲染,不由自主想到了旗袍美女,然后就出现了两排一模一样的美女,或许在孔灵眼中,又是另一副景象。
    从洗手间回来,我找不到孔灵所在的包厢了,一个一个探着脑袋小心确认,然后就在一间包厢门口愣住了。
    里面的看到我。也愣了一下,“没想到你还活着。”
    听到这话我热泪盈眶,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他!
    容溪,这个男人,或者说,这条龙,我永生难忘。
    其实我还认识一条性格别扭的龙,不过那是小时候的故事,若不是见到了容溪变成龙的样子,我不会想起来,而这也是我看到容溪化龙时一点都不惊讶的
    原因。
    我见过的那条龙,比他凶残太多了,两者比较起来,容溪算是和平主义者。
    “你怎么会在这里?”容溪对我的出现很意外。
    他的怀里,还有几个妖娆的姑娘作小鸟依人姿态,不过那些不是我想象出来的,因为我脑子里刚才是一片空白,更不用说想什么美女了,而且她们都会说
    话,模样也大不相同,互相推搡着笑得花枝乱颤。
    我转身就离开这是非之地,没有几步就被拉住:“这可不是永夜酒店,你逃不出去的。”
    这听起来像劝告?我疑惑了:“我为什么要逃?”
    容溪皱眉,看样子他没打算告诉我为什么,我也没打算提醒他,孔灵在他身后。
    不出所料,孔灵抡起一拳砸向容溪,容溪若有所觉,松手放开我,利落地闪身到我的身后。
    孔灵的拳头在我眼前停下,他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指着我身后的容溪破口大骂:“你哪跟葱啊!敢抓我媳妇的手,要不要脸?要不要命?”
    容溪见到了孔灵,眼皮子睁大了些许:“孔灵。”不是猜疑,而是肯定。
    孔灵则下巴一抬,气势汹汹道:“是你大爷我,怎样?”
    容溪乐了:“还真是……小孩子样。”他说完,看着我道:“抱歉,之前不知道你们认识,不过你现在没事,我再怎么道歉也显得多余。”
    这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神奇的事情?
    孔灵把我往他怀里一抱,斩钉截铁道:“离我媳妇儿远点,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容溪的表情有些动容,他似乎认识孔灵,而孔灵好像不记得他了,这言情剧一样上演方式让我有点纳闷:莫不是他们还要来一段人龙情未了?
    “你怎么还不滚?”孔灵一句话掐灭了我刚开始遐想的苗头。
    容溪迟疑了下,他对我说:“今天拍卖会最后一样东西,我会拿下,当做我的赔礼。”
    “等你拿下再说吧。”孔灵带着我走人,后面的容溪,身影有些落寞。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