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左大师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06  更新时间:16-03-13 08: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雨过天晴,难得的好天气,我却被拖去听什么玄学大师的风水讲座。
    这位大师曾造化了我的一位同学,保她家宅平安,然后她从一个无神论者,彻底变成了疯狂的信徒。
    故事我听了个大概,约莫便是同学家出现了怪事,闲置的储藏间总有声响,然后晚上有脚步声徘徊,接着便是噩梦连连,家中接二连三出现了倒霉的事情
    ,这才让将要高考的同学以及她的家人着急了,请了高人来,而这位“高人”想必就是左正行,如此看来,左正行也确实有些本事。
    只是左正行不是清高如松的人物吗?怎么会跑来做什么风水讲座,难道现在世风日下到道士都混不下去要装神棍了?这样孔灵的职业适不适合很危险,我
    考虑着让他转行并且成功的可能性。
    讲座开始前五分钟,同学带着我去休息室见她心心念念的“大师”,推门而入,我险些把眼珠子瞪出来。
    苍天大地,怎么是左正行?!
    左正行穿着飘飘然的唐装长袍,一本正经地品茶,看到我,他呛了个半死不活。
    “大师,你还好吧?”同学连忙过去拍拍他的背。
    “这、这位是你朋友?”左正行的气还没顺过来。
    “是啊,我同学,水清浅。”同学的眼睛亮亮的:“清浅,这是左正行左大师,很厉害的!”
    如果你早这么说,我今天就睡懒觉不起来了,我心里如此嘀咕。
    “不好意思,我这朋友有点腼腆。”同学见我不说话,马上和左正行解释。
    左正行笑得勉强,问我:“你也是来听讲座的吧,就你们吗?”
    同学听不出左正行的话外音,而我则明白,他是在问孔灵今天有没有来,我突然很想知道,孔灵来了以后,左正行还能这么底气不足地讲话吗?
    恶趣味的我在洗手间给孔灵发了条简讯,告诉他我正在听左正行的风水讲座,左大师将得引人入胜云云。
    果不其然,孔灵气势汹汹地来了,同学还纳闷地问:“清浅,你男朋友怎么很不爽的样子?”
    当然不爽,这个时间他应该在打游戏的,而且这个游戏他已经打了一段日子,快通关了。
    孔灵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个喷嚏,今天有点凉,他穿着薄薄的外套就出来了。
    “你……”左正行石化几秒之后恢复正常,咳嗽一声,在局面变得不利之前力挽狂澜,他接着刚才的话题讲了下去:“这位就是我刚才说的,风水世家之
    一的孔家小公子,别看他年纪轻轻,才能不在我之下。”
    下面响起一片唏嘘,我好想给左正行鼓掌,勇气可嘉。
    左正行顶着一脑袋冷汗看着孔灵毕恭毕敬道:“有请孔大师为大家讲解一二。”
    台下掌声不断,孔灵也没扫大家的兴,更没拆左正行的台,走到讲台前,对着麦克风说:“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只回答十个。”
    于是讲座变成了一问一答式,孔灵讲解得通俗易懂,我这个对风水一窍不通的人都听明白了不少。
    问题问完,孔灵隔着满满的人头远远望了我一眼,然后干脆利落的走人,留左正行收拾残局。
    “清浅,想不到你男朋友这么牛!”同学不可思议道。
    我也不可思议啊,事情变成这样,完全是意料之外,不过以孔灵的性子来说,他会这样,又完全是意料之中。其实今日左正行哪怕是缺胳膊断腿了,我也
    不会吃惊,毕竟孔灵是做得出来了,况且是在他游戏快通关又被硬生生打断的情况下。
    讲座还在继续,我和同学匆匆道别,跑出去找孔灵,他靠着走廊的墙壁,悠闲自得地抽起了烟。
    “第一次当‘大师’,什么感觉?”我问。
    孔灵掐灭了烟头,笑哈哈道:“能有什么感觉?老子真是帅呆了!”
    “……”
    孔灵在我无语之际摸了摸我的脑袋:“以后想听风水,我一对一为你解答。”
    我突然很好奇:“你既然知道那么多风俗人情,还精通各种古文字,为什么高中的语文考试,你从来没有及格过?”
    “……”罕见的,孔灵被我问得噎住。
    我们没走几步,就有工作人员拦住我们,说是左正行有话要说。
    孔灵也没推脱,我们就在休息室里等讲座结束,在此期间,孔灵把休息室里的物件摸了个遍。
    左正行是会享受生活的人,他喝的茶都是十几万一斤,可以说是平常老百姓根本喝不起的,茶点也是精致得如同艺术品一般,晶莹剔透。
    孔灵翘着二郎腿,把看着就价格不菲的紫砂壶放手上把玩。
    左正行进来,孔灵一个手滑,紫砂壶险些砸在地上摔个粉碎,左正行的脸都吓白了。
    茶壶颤颤巍巍挂在孔灵的食指上,他若无其事道:“左道士,你什么时候变成风水大师了?你连个阴宅都看不好吧。”
    左正行一边说着“混口饭吃而已”一边把他的紫砂壶夺了回来,抱在怀里摸啊摸。我心想,若是孔灵刚才把它杂碎了,左正行会不会被抬出去?
    “你混得风生水起,小弟我佩服佩服。”孔灵说完这句话,伸手:“给钱,老子的出场费和演讲费可是很贵的!”
    左正行倒没计较,大方得地上一张支票,孔灵淡淡一扫上面的数字,很满意,站起身对我道:“清浅,我们回家。”
    “小兄弟留步。”左正行追上来,递给孔灵一样东西:“过阵子有个拍卖会,都是好东西,你的眼力好,不妨去捞一笔。”
    那是一张金色的卡片,扑克牌大小,上面有特殊的水印,还有一些细小我看不懂的文字。
    孔灵瞥了一眼,接了过来,他对着左正行道:“我没什么好送你的,就一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
    左正行的脸白了青青了红,调色盘似的变幻着,末了低声道:“在下定谨记于心。”还抬手作揖。
    出了门,我才问孔灵:“为什么左正行听了你的话,脸色大变?”
    孔灵盯着那张金色的卡片,回答我:“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出个门还狠赚了一笔的孔灵带我去了孔悠开的一家分院,因为我的药喝完了,虽然已无大碍,但他的态度却是毅然决然,不容我马虎过去。
    检查了一番,我健健康康,不过孔悠还是开了一些调理身子的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孔灵一眼,对我道:“嫂子最近也在喝。”
    “云薇怎么了?”我问。
    “备孕。”孔悠把药方交给孔灵,潇洒地去病房巡查了。
    我夺过孔灵手中的药方,气鼓鼓道:“我不喝。”孔悠也会人开玩笑了,一定是被孔灵传染的!
    孔灵笑得春风得意,他把药方拿回去:“喝这个没坏处的,你就当为了未来的孩子着想。”
    “什么孩子?你自个儿生去吧。”我转身就走。
    孔灵一旁眉飞色舞道:“我要是能生一定替你生一个,听说生孩子很疼的。”
    “……”我越发不想提及这个话题。
    到头来,孔灵还是拎了一大包中药回去,蹲角落里熟练地煎药。
    我期间问孔灵:“那个金色的卡片是什么?”
    “哦,你说这个。”孔灵拿出那张卡片,“拍卖会的入场券。”
    “这么高级?”我乍舌,入场券都是金光闪闪的,里面岂不是要把人的眼睛闪瞎了?
    孔灵冷笑:“能不高级嘛,物种齐全,只要你有钱,神都能买下。”
    我后来知道,那个拍卖会,上达天庭下至地府,妖魔鬼怪比比皆是,拍卖的东西,也都是世间罕有,有些,闻所未闻,有的,路人皆知,聚集了形形色色
    的人物,场面堪称壮观。
    本以为如此鱼龙混杂、危机四伏的地方,孔灵不会带上我,便没有再提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