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仙丹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36  更新时间:16-03-15 08: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回到包厢,我问孔灵:“你真的不认识容溪?”
    孔灵边磕瓜子边摇头:“不认识,不过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有朋友是龙吗?”我循循善诱。
    孔灵斩钉截铁:“没有。”
    “……”
    拍卖会开始了,隔着火红色的珠帘,我看到白玉台上升起一缕青烟,然后云雾中走出了一袭白纱的女子,想必就是拍卖会的主持人了。
    第一个拍卖的,是一只炼丹炉,巴掌大小,在主持人的掌心静静的立着。
    显然,孔灵对炼丹没有兴趣,不过在炼丹炉被拍走后,他感慨了一句:“我二哥没来真是太可惜了。”
    听闻孔悠的炼丹术已登峰造极,不过现代医学如此发达,很少要用到丹药了。
    第二件,是一卷竹简,孔灵眼睛眯了眯,并无太大兴趣。
    直到第三样宝物出现在白玉台上,我觉得整个拍卖场都静了下来。
    那是一把戟,看上去是很陈旧的武器了,通体乌黑,上面有暗金色的花纹。
    孔灵执笔,沾了沾墨,在面前的白纸上写下打字,我看了眼,他的毛笔字可以啊,为什么用铅笔写字就和鬼画符一样?
    这把戟的价格一直飙升到七位数的美金,然后孔灵面不改色拍下了它,收进乾坤袋。
    孔灵对我说:“这是狼族的东西,而且是上一任狼王的武器,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寒他爹的遗物。”
    “为什么会被拿来拍卖?”
    孔灵叹气:“上任狼王去世时,连尸首都拼凑不齐全,更别说兵器在哪了,据说这戟能上斩天河下断黄泉,且有灵性。不是它认定的主人,它是不会为其效力的。”
    我想则是:小寒看到它一定会很伤心。
    拍卖会依旧寂寥无声的进行着,透着一股子阴冷,气氛森森的,异常可怖。
    我以为拍卖会都是热火朝天的,没想到这里的却安静得吓人。
    之后的两样孔灵都不感兴趣,和我东拉西扯了半天,等第六样宝物出现,他示意我看过去:“你喜欢的话,我给你拍下来。”
    那是一个盆栽,就是那种树叶都没有只有树干的盆栽,而且上面还缠着一条发光的……藤蔓?
    “我要它做什么?”我对园艺一窍不通,仙人掌都养不好,更别说这种珍奇物种了。
    孔灵笑着摇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盆栽貌似没什么拍,孔灵写了两次,把这盆栽拿到手,端给我看。
    近看更丑了,我忍不住问:“你哪里看得出我喜欢盆景?”
    孔灵拉起我的手,迅速咬了口我的食指,血滴落下,我来不及反应,盆栽上缠绕的“藤蔓”就一跃而起,吸收了那滴落下的血,飞快爬到了我的手碗上。
    “啊!”什么玩意儿?!
    “别动。”孔灵喝道。
    我立马不敢动弹,手腕上的“藤蔓”围了一圈又一圈,乍一看像只造型奇特的手镯。
    孔灵拍了拍我的头:“没让你不动,我在对它说。”他指指我手腕上的东西,解释道:“这是一种名为‘百邪’的魔藤,它专吃恶灵和厉鬼,本体用来看家护院不错,至于这蚯蚓似的小东西,你就当首饰带着吧,它不伤人,你说的话就是命令,它不会违抗。”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小东西可以裂天碎渊,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这个礼物,你喜欢吗?”孔灵眉开眼笑。
    “喜欢。”他送我的东西,我从没有厌恶过。
    此刻,最后一样宝物已登台,容溪说要当做赔礼的东西,就是一颗仙丹?
    我问孔灵那仙丹的作用,孔灵凉飕飕地回答:“长生不老。”
    这四个字,让多少凡人魂牵梦绕。
    可是我要长生何用?不老不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残忍。
    容溪真的拍下了它,而且送到了我的眼前,这时拍卖会几近尾声,会场重新热闹起来。
    “我并不需要。”我对容溪说。
    容溪微笑:“也许总有一天,你会用到它。”
    孔灵瞪着容溪道:“干嘛,想拆散我俩美好的姻缘呐?她长生不老了,我咋办?”
    容溪笑出声:“孔灵,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
    孔灵收回笑,神情严肃:“你到底是什么人?”
    容溪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一个许久不见的友人一样,欣然一笑:“孔灵,你长大了。”
    孔灵瞳孔收缩,接着他一把抓住容溪的手腕,粗鲁地掀开他的外套,容溪任他狠狠扯开自己的衬衫,表情从容不迫。
    衬衫扣子崩了一地,容溪的左肩至胸口处,有一条狰狞的疤痕,不过因为是陈年旧伤的关系,伤口已经愈合成了淡粉色。
    “怎么可能……”孔灵喃喃道,“九幽玄冥剑造成的伤口……你、你……”他踉跄一步,看着容溪满眼的不可思议。
    容溪慢条斯理整理自己的衣衫,垂眸叹道:“孔灵,对不起,我躲了你那么多年,就是怕有朝一日,再挨这么一剑,若不是那个时候正好是我蜕皮化龙的关键时刻,那能开山劈石的剑气就足以将我一分为二。”
    孔灵仿佛松懈了浑身的力气,沉默良久后,他轻轻牵着我的手,低声道:“清浅,走吧。”
    容溪一言不发,孔灵亦然,我觉得如果孔灵走出去了,他和容溪也就真的形同陌路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不难猜出容溪的真面目,和孔灵自幼相识、被一剑砍出的致命伤,再加上让孔灵和孔家关系闹僵……我停下脚步,回转身道:“容溪,你要来做客吗?你欠孔灵一个解释。”
    容溪看着孔灵,孔灵看着我:“你做什么?”
    “欣赏白菜。”我上下一打量俊逸的容溪,说道:“毕竟很养眼。”
    孔灵难得没发作,“哦”了声,牵着我往外走,容溪真的跟了上来,一脸坦然自若。
    被孔爸爸一剑砍死的小蛇精“白菜”,如今的白龙容溪,期间的曲折离奇,应该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回到孔灵家,小寒和离家在厨房里忙活,貌似在炖奶油蘑菇汤,听到我们回来的动静,他俩系着围裙就跑出来迎接了。
    “有客人?”他们看着容溪问。
    “嗯。”我走过去,“这是孔灵的故友,叫容溪。”
    小寒看着容溪,莫名露出了警惕的神情,璃夏看了眼,不以为意道:“修炼成龙的蛇妖罢了,鳞片还薄着呢。”
    我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金色流光,敲了下他的脑门:“不要随便用法眼看客人,不礼貌。”
    “哦。”璃夏握着锅铲走回厨房,小寒也穿着印有史努比的围裙一起进去了。
    “……”这两孩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容溪和孔灵面对面坐着,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我端了两杯茶过去,结果他们都没喝。
    这怎么还冷战起来了呢?我开始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导致局面变得如此……意外。
    小寒端菜上桌,说道:“可以吃饭了。”
    “辛苦你们了。”我决定不理客厅里那两只大别扭,去厨房帮忙上菜。
    我让璃夏和小寒先吃饭,准备端锅下面之际,门铃响了,小寒去开门。
    我刚放水下锅,就听到一声吼:“妖孽!”随即玄关处乒乒乓乓乱作一团。
    等我出去,只见小寒被一个陌生男子一手摁在地上掐着脖子,一手将冲过去的璃夏打晕了拎着,眼神坚定冰冷。
    孔灵瞥了那个男人一眼,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好。”
    风驰电掣间,我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孔灵的身影消失在沙发又突然出现在玄幻,那个男人和孔灵直接扭打在一起,小寒立马把璃夏转移到安全地带,接着加入战局。
    他们从门内打到门外,容溪走到我身旁说:“那人好像是长生门的少当家,萧左。”
    长生门,那是什么?听起来像古装电视剧里的江湖门派。
    “长生门上下都是修真道士,妄图通过修炼寿与天齐,不过他们门下开的养生会所名气不小,全国连锁。”
    听了容溪的解说,我对这个门派彻底无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