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死里逃生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51  更新时间:16-02-23 08: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水、清、浅!”
    这哪是喊叫,这根本就是咆哮!我一个激灵,睁开眼,失去知觉的手指动了动,我的视线穿过摇曳的烛火,锁定阵法外的人影。
    “水清浅你给我等着!看我进去怎么收拾你!”孔灵手脚并用往阵法里跳,但立马被孔苍孔悠架住,挣扎着大叫:“滚开!我要救她!”
    “你救不了她!”已经被孔爸爸捆成麻花的诸侯简含糊不清道,应该是被揍得鼻青脸肿了。
    云薇在阵法外面对我说:“千万别睡,破这个阵需要时间。”然后她转身对抓狂的孔灵道:“你赶紧和她说说话,别让她睡着了。”
    “水清浅你敢睡觉试试看!我还没娶你过门呢,你不能这样啊……以后人家问起我女朋友呢?我总不能说,哦,她为了别的男人去死了……老子头顶的云都快成碧绿的了!水清浅你听到了没!?清浅?清浅你别睡啊!我求求你,刚才的话我唬你的,我没怪你,真的,你别睡,我求你了……”
    孔灵最后四个字是带着哭腔的,难听死了,我使出浑身的力气说出三个字:“你、好……烦。”
    “啊?你说什么?”
    我快被他气死了,这个时候我说什么他都该说“是是是”吧?
    “继续说话!”孔爸爸命令孔灵。
    “清浅,你再说点什么啊,我听得见!”
    我说:“……妈妈……爸爸……”想到他们,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好好好,我带你去看他们,不不不!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你家电话号码多少来着?……嗷!二哥你别打了,我真不知道!”
    “……”我眼眶里的泪水就这么给憋回去了。
    “血!”云薇忽然喊了一声。
    我听到孔苍问:“孔灵你的童子身还在吗?”
    “在在在!快割!”
    ……混乱不堪……
    我周围的蜡烛熄灭,孔灵第一时间扑过来把我抱在怀里,我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这让我很恶心。
    “你把伤口包扎一下。”云薇提醒道:“你看,清浅闻到血腥味很不舒服,她现在没事了,把人带回旅馆再说。”
    孔灵腾出一只手,估计是让孔悠给他包扎伤口,我听到孔悠重重的叹息。
    我的睡意褪去,脑子清醒很多,然后想起来一件事,“……璃夏。”
    “我去把他带回来。”孔爸爸说完就没声了,估计是回神葬山找璃夏了。
    孔灵抱着我往旅馆走,他还是有点怕我一睡不醒,轻声道:“清浅,醒着的话,说点什么。”
    “……我饿了。”
    孔灵问:“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不要。”我当机立断。
    “……”
    回旅馆的路上孔灵东拉西扯,直到把我放在旅馆房间的床上。
    我一直闭着眼睛,房间里白晃晃的光隔着眼皮我都能感受到,很刺眼。
    “我来照顾她吧,你手腕上有伤。”云薇轻声道。
    “不,我想陪着她。”孔灵拒绝了,接着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孔灵把房间的灯光调暗,我睁开眼,看到满脸泪痕的他,不知为何,眼泪蜂拥而出。
    “哭什么?”孔灵俯身,把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
    我的体温还是很低,因为孔灵的额头烫得我想躲,却又舍不得躲开。
    “喝点水吧。”孔灵扶我坐起来,把水杯递给我。
    我喝水之际才看到他手腕上的伤,几圈绷带根本阻挡不住淌出开的鲜血,雪白的绷带已经染得通红,几乎就要滴血了。
    孔灵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伤,他立马从洗手间拿了毛巾绑了下。然后坐在床边,盯着我看。
    我知道没我没事以后他就要发飙了,所以我这会儿必须“虚弱”,便闭上眼说:“你去休息吧,我想睡。”
    “我……陪你。”孔灵说完,就往床上爬。
    我感觉到他躺下了,然后我就被他圈在怀里,他手腕上的伤口让我很在意,几次想说,又有点怕他的怒火,憋了好一会儿,才装作无意间碰到了他手腕上缠着的毛巾。
    “不疼的。”孔灵说,“比起看到你倒在阵法里的心痛,这简直就是挠痒痒。”
    “……”他果然生气了。
    我只能卖乖,往他怀里钻,抱着他的腰,用他的体温回暖。
    孔灵没什么反应,就这么搂着我,然后我们都睡着了。
    翌日的清晨,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我直接惊醒了。
    孔灵下床,把我摁回被窝里:“我去看看。”他拖沓着走出房间,没过一会儿又回来了,后面跟着孔悠。
    孔悠没进来,站在门口道:“你的伤口要重新包扎一下。”
    “我自己会处理。”孔灵不耐烦道。
    “你确定?”孔悠指指他手腕上染红的毛巾。
    我起身想说什么,结果孔灵头也不回的大声道:“水清浅,你给我躺回去!”
    然后我就怂了,缩回被子里,竖起耳朵听他们兄弟俩的谈话。
    “云际的伤势很重,还有东璃夏,爸准备把他们带回孔家,你……”
    “快走不送。”孔灵一把关上门。
    门外的孔悠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摔门的孔灵已经怒不可竭了。
    孔灵掀开被子的一角,我和他四目相对,他说:“起来吃点东西。”
    “嗯。”我连忙爬起来,奔去洗手间洗漱。
    一出来,孔灵就“变”了一桌子早餐。
    我坐下,拿起一只叉烧包,问:“刚才发生什么事情这么大动静?”
    “璃夏把金针抽到第五根,直接在神葬山屠魔,青柳小寒还有云薇,他们都被我大哥带走了,刚才的‘地震’也是璃夏制造的,如果不是被及时阻止,千猴山里的人也无一幸免。”
    我吃完叉烧包,听他继续说:“云际重伤昏迷不醒,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孔灵将我想问的事情都说了,我吃完早餐,在他的注视下整理行李。
    一直嬉皮笑脸的孔灵,面无表情起来比孔苍孔悠还冷漠,有些人生气是喷火焰,到了孔灵这儿就是掉冰渣,冻得我直哆嗦。
    旅馆里本来就稀疏的人,通通逃出去避难,孔灵背着我的背包,带着我往山下走。
    孔灵不是冷血无情之人,可是他一言不发地离开,对还在旅馆里的家人朋友不闻不问,这一点也不像他。
    山下的游客惊慌失措,纷纷嚷嚷,说着地震的事情。
    我在车站等免费接送的巴士,远远的,孔苍走过来,他的身边自然是云薇。
    “清浅。”孔灵低声道:“等下站远点。”
    “……哦。”我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小心地挪开几步。
    孔苍还未走近,孔灵就迎上去给了他一拳,孔苍利落地接下,扭打起来。
    兄弟俩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何止是引人注目,几乎飞檐走壁的功夫让周围的人都匆匆掏出了手机。
    接着我看到云薇朝着战局伸手,似乎有什么我看不到的东西冲向打得不可开交的兄弟俩,然后整个世界就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孔灵不是在生你的气。”云薇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她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恢复了视力。
    还是车站,不过孔苍和孔灵不见了,其他人也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