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活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92  更新时间:16-02-22 08:0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夜晚来得很快,我望着弯弯的月牙,在诸侯简卷云带雾地出场时,踏出了山洞,直视雾中的他。
    我说:“你为什么一直躲在雾里?”
    诸侯简道:“虚无缥缈无拘无束,这种感觉很不错啊,保持神秘感也是现在的神仙的必修课之一。”
    “……因为你,我对神仙这个词幻灭了。”为什么同样是神仙,五通神就能霸气十足且光明正大强娶少女?而诸侯简则见不得人似的用雾气掩人耳目。
    诸侯简又开始拉着我走路,他问我:“你看了山洞里的壁画对吗?”
    “是啊,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守山人又怎么当上雾中仙的?”我好奇道。
    “也没什么。”诸侯简说,“像你上次无意中闯入神葬山一般,我也是在砍柴的时候无意中进入神葬山,比起以前那些有去无回的樵夫,我很幸运,再次走了出去……”说到这里他自嘲地笑了下。
    “不过因为我的贪心,带出了神葬山的一株草药,神葬山里的草木皆已成精,那妖精扰乱人间,后来我戴罪立功,成了守山人,不老不死,功德圆满之后被封了雾中仙,职责就是将误入神葬山的人类送回去。”
    原来他第一次带我出去,是职责所在,顺便让我当一回传话筒。
    “遇到孔戚风后,他送了我一把神器,有了招云幡助力,我把神葬山藏得更深,入山的人少了,我的活也少了。”
    听他说完,我问出最后一个疑点:“神葬山为什么会‘复活’?”
    诸侯简的脚步微微停顿,又马上恢复正常的速度:“因为千猴山的封印减弱了,神葬山就快要和千猴山重叠,你难道没有发现千猴山的星空和神葬山的星空是一模一样的吗?这两座山重叠,意味着神明的复活,到时候周围的人无一幸免。”
    真相大白,我茅塞顿开,千猴山没有妖气,是因为长久以来天神的封印让妖怪惧怕,所以不敢靠近,神葬山灵气冲天,这才导致千猴山的猴子都有灵性痛人性;而神葬山里的魔,已经开始影响千猴山的生灵了,这才有了我和小猴狼狈逃离的场面。
    “重新镇压被堕落成魔的神,就需要有人和千猴山融合,增加天神的封印。”诸侯简说完这段话,我忽然感觉眼前一亮,脚下不是山路,而是水泥砌的台阶。
    站在高出可以看到山下的万家灯火,这里已经是千猴山了,我走出了神葬山?!
    诸侯简道:“一天的时间,孔家的人已经找到进入神葬山的方法了,现在,没人会打扰我们。”
    “故意错开时间,原来是怕人搅局。”我倒是挺明白他的做法的,起码让我知道了这个神仙还有所谓的脑子。
    孔灵他们进入神葬山,没有诸侯简这个带路的,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我也只能任他摆布。
    如果我猜的不错,第一个解开神葬山之谜的人,是云际,所以他想一声不吭地去陪葬。
    “云际……是想瞒着大家去死对吗?”我还是忍不住想确定一下。
    “没错,他用了一晚上时间摸清神葬山的来龙去脉,正准备去死,就被我阻止了,现在,他应该在旅馆的房间舒舒服服睡着吧。”
    诸侯简还真是厚道,不知不觉就给璃夏“报仇”了。
    我就这样被诸侯简带到山顶的瞭望台,我以为他是要挖坑把我埋了,没想到他是先点蜡烛,又是摆孔明灯,最后还念往生咒,总之我在阵法中等得快睡着了,他才完事。
    我的双脚动不了,站在阵法里,一开始没什么感觉,可是随着蜡烛的缩短,我就开始犯困,力不从心,渐渐站不稳。
    望着一地的拉住,我道:“这要烧多久?你是要我死得有多慢?”
    “……你被你男朋友带坏了吧?”显然诸侯简有暗中观察过我们,不然怎么会一个孔灵的秉性。
    我仰望星空,原本的星辰似乎有消失的现象,等蜡烛烧完了,孔明灯都飞完了,星星没了,我也就差不多了吧。
    诸侯简很耐心地陪着我,他说:“你和以往进山的那些人类,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胆子很大。”
    “谢谢,我妈妈常说我脑子缺根筋。”我不是胆子大,其实我心里还抱着孔灵会来救我的幻想才能强撑到现在,实际上,我的双腿已经在发抖了。
    孔明灯缓缓起飞,作为有过青春做过白日梦的人,我对这本该很浪漫的场景没有半点欢喜之情,任凭谁在快死的时候都不会计较死的场景有多唯美。
    我开始跪坐在地,而这时诸侯简动了,没错,直接冲出了一直陪伴他守护他的云雾,和同样冲上瞭望台的人僵持在了一起。
    可惜,在烛火热死的影响下,我看不见诸侯简的脸,和他面对面站着的人我倒是从服饰上认出来了。
    唔……云际睡醒了。
    “你没有必要的,我无亲无故,你还有家人。”云际对我道。
    “我没得选择。”诸侯简一路看着我,我哪跑得掉,与其被他强行带过来弄死,还不如这样安安静静和和睦睦地离去,我一向不喜欢苦苦挣扎。
    “想救她,你得先过我这关。”诸侯简轻而易举战胜了身材单薄的云际,把他撂倒后说:“若不是看在你是神算子一门的后裔,又天生仙骨,我又怎么会绕这么大的圈子,去抓这个人类女子。”
    云际的身上出现了难得的怒气与寒意。
    “不过也多亏了你打晕了那个易冲动的小鬼,不然我真没办法从旅馆把这个女人带出来。”诸侯简在云际的怒火上又浇了把油。
    我累了,脱力侧倒在地,地面一点都不冷,像地暖,此刻我才知道,自己的体温低得多么恐怖。
    “水清浅!”这似乎是云际第一次喊我名字,“你醒醒!你不想见孔灵了吗?!”
    孔灵,听到这个名字我努力睁眼,我真的想见他,有他在的地方,我就不会有危险,而现在,我已经危在旦夕,他在哪儿呢?
    哦,可能还在神葬山团团转,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路痴。
    “醒醒!不能睡!”
    云际的叫喊声反而和催眠曲似的,让我的眼皮不断加重。
    我喃喃道:“孔灵,你在哪……”最终我还是撑不下,闭上了眼。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