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孔家的亏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6-02-24 08: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把他们送去别的地方了。”云薇道,“不会有事的,他们是亲兄弟,孔苍不会伤害他。”
    “……”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小寒这时候小跑过来,他忧心忡忡地问我:“璃夏还好吗?”
    “他会没事的。”
    小寒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帮你去学校请过假了,常雨有点感冒,青柳去看他了。”
    “难得他会同意你单独行动。”我倍感欣慰。
    小寒挠挠头:“还好吧,我很担心璃夏,青柳没拦着我,只是说让我小心。”
    “所以你真的要小心,璃夏的法眼对你的伤害应该是最大的。”我看着个子和我一般高的小寒,终于明白了青柳的顾虑。
    他还太小,不懂人情世故,修为不够,遇到危险需要人搭救,又没有防范意识,这么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跑出来,任谁都会不放心吧。
    孔苍背着孔灵出来,我连忙过去询问情况,孔苍的脸上挂彩,孔灵则一点伤痕都没有,眉头紧锁的昏迷着。
    云薇将我们带到山下的一处竹林里,她用石子摆阵,边摆边说:“我的能力有限,要做到完美的移形换影很困难,多多少少会有点晕。”
    等云薇摆完,念起咒语,所有的石子整齐地颤动,浮空,我们面前的土地凹陷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
    孔苍背着孔灵跳下去,云薇紧随其后,小寒抓住我的领子,毫不犹豫跳了下去,把我吓得惊叫。
    黑色的幕布过后,是明亮的光,悬空感消失,小寒落地时扶了我一把,没让我跌地板上。
    “可算是到了。”迎接我们的,是捧着泡面的孔修。
    孔苍把孔灵扔在沙发上,熟门熟路去拿医药箱,第一时间给孔灵的手腕重新包扎。
    “弄得这么惨啊,啧啧。”孔修凑过来摇头晃脑发表感言。
    我目前所在的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这里应该是客厅,家具都是木制的,桌子上还有专业的煮茶工具。
    从里屋走出来和孔修一模一样的男人,穿着睡衣,打着哈欠:“你们来了啊……”然后昏昏沉沉的飘到另一间屋子。
    孔修无奈道:“他连着赶了几场戏,好些天没睡觉,精神有点不正常。”
    正常才有问题吧,我也没细想孔修和孔疏为何在此出现,走到沙发前望着孔灵问:“他怎么样?”
    孔苍收好医药箱,回答:“伤口只要不感染,就没大问题。”
    孔修把泡面汤喝完,招呼我们坐下,云薇没有落座,问了厨房的地理位置,然后走了过去。
    小寒比较怕生,规规矩矩坐椅子上,孔修抬手就把他脑袋揉得一团乱:“你是狼妖吧,来来来,耳朵牙齿爪子尾巴,亮出来给我看看。”
    小寒居然照做了,竖起两只狼耳朵,两颗獠牙尖尖的,一双爪子锋利如手术刀,将身后的大尾巴甩了甩……怎么感觉蠢萌蠢萌的?
    “乖。”孔修忍俊不禁,拍拍他的头顶:“收起来吧。”
    小寒收完,懵懂地看向我,他显然不知道自己被孔修“调戏”了一番,幸好青柳不在,否则孔修要遭殃。
    “小寒,以后有人让你这么做,绝对不要听。”我教育他,“有些人类是很阴险狡诈的。”
    孔修摸摸鼻子,当做没听到,然后把孔灵拎起来,随便塞进了一间房,拍拍手出来时还说:“有个不省心的弟弟真头疼。”
    我隐约看到孔苍的眼角一抽,作为大哥的孔苍,有着四个不省心的弟弟,不知为何,我心底油然而生一抹同情。
    孔苍在手臂上擦了药酒,把医药箱,放好,端坐在我面前,说:“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孔家对不起你。”
    “是我自己乱跑……”
    “不是。”孔苍打断我的话,“你和云际还有璃夏失踪后,爷爷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云际出事。”
    我从孔灵那儿得知了云际一家对人间正道牺牲巨大,可是却不知道牺牲了什么。
    孔苍叹息,说:“爷爷对云际好,不是因为神算子一门的恩惠,而是我们祖辈的亏欠。”
    孔修也是知情人之一,他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神情肃穆,而他身后。孔疏睡眼惺忪地倚着门框,望着我们这边。
    “云际的姓氏在十几年内,都是禁忌。”孔苍道:“他现在是云际,从前,是诸葛祭,祭祀的祭。”
    “为什么他要改名换姓?”我问。
    孔苍答:“因为不换名,就换不了命,在神算子一门灭门前,云际的户口就已经改了名字,若不是因此,他也不会幸免。”
    “不是因为天机术,他的家人才……”我的话刚说出来,就意识到不对,孔家和云际一家交好,当年为何没有伸出援手呢?
    孔苍道:“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家走向灭亡的,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
    我愣住了,小寒愣住了,当时我想的是:我面前的人,都是杀人犯?!
    孔苍眼中浮现沉痛,说:“爷爷那一辈时,神算子就很有名了,诸葛赋,也就是云际的爷爷,他是天生奇才,没有任何人能逃过他的掐算,这导致了他周围的亲朋好友都不敢与他多接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的未来。”
    “后来发生了变故。”孔修接下去道:“诸葛爷爷练天机术练得走火入魔,但没有人愿意冒生命危险去阻止他,当诸葛家向我们家求助时,爷爷拒绝了,一旦牵扯此事,很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孔苍沉声道:“所有家族都见死不救,诸葛赋将神算子一门上下百口人……活活烧死,最后自杀。”
    “诸葛爷爷确实是千百年来最恐怖的奇才。”孔修叹气,“没有人能逃过,除了云际,他更换了姓名,诸葛爷爷自然算不到诸葛祭的所在。”
    “如果大家一起改名呢?”我问。
    孔苍摇头:“当年的手续非常麻烦,而且改名,也是另有原因,或许是天意吧,那年云际的母亲病故,诸葛伯父便将儿子的姓氏改成妻子的,并且连名字也换了,他觉得,‘祭’的寓意不好,所以改成了际遇的‘际’。”
    孔苍看着我,很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我们在神葬山犹豫了。”
    他说得很委婉,不过意思很直接。
    “为此,孔灵很愤怒。”孔苍似乎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表情复杂,“孔灵真的变了,以前,他从不会为了什么,变得疯狂,而昨天晚上,他不惜打破神葬山与千猴山之间的屏障,为的,就是找到你……”
    孔修飞快地插嘴进来:“不过他应该没有成功,不然你们早就玩完了,二哥电话里说他如同卫星定位的雷达一般神奇地感应到了你,挣开老爹和大哥的牵制,朝你的方向飞奔而去。”
    我不可思议地看向孔苍孔苍点头说:“没错,他精准地找到了神葬山与千猴山的交接处,我们的犹豫,在孔灵冲出去后的那一瞬就毫无意义了。”
    孔修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他说:“弟妹啊,我虽然没参与其中,不过我能想象到,在愧疚感的作祟下,爷爷和老爸满脑子都是怎么救下云际,在知道你代替了云际之后,脑子短路,只想到了云际的平安无事,我们家的亏欠还清,没有顾忌到孔灵的感受。”
    我无言以对,找不到任何词汇表达我心中的沉闷感,是因为他们那一瞬想用我换取云际周全的念头让我难过,还是孔灵的不顾一切让我感动……我分不清,也不想再去分辨心里的五味杂陈。
    “虽然我不想说……”孔疏悠悠道:“可是这回,我们家欠的似乎更多了。”
    孔修瞪了孔疏一眼,扭头看我,咧嘴一笑:“弟妹啊……凡事好商量,别说分手就行,孔灵不能再受刺激了,他会杀人的!我们谈谈、谈谈……谈谈你们的婚期吧!明天去领证怎么样?这样孔灵肯定消气!聘礼只要是地球上有的,我们都给你弄来……”
    孔修的话把我都乐了,我笑得肚子疼,让他别说了,然后擦擦笑出来的泪花道:“不用这样,我和云际都还活着,这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虽然我是有点难过,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和孔灵的感情。”
    孔苍比较坚决,他说:“赔礼会送到你家,我明天找人置办。”
    置办什么?!我欲哭无泪,不愧是雷厉风行的商界精英,说一不二,给人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