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跟他回家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70  更新时间:16-02-04 12: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在铜镜中多多少少受到损害,醒来后头昏脑胀的,喝水都想吐。
    孔灵当起了二十四孝男友,吃喝全都送到我嘴边。
    无事献殷勤,我狐疑道:“你该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孔灵作发誓状:“天地良心,我啥都没干,那个女二号作死来勾引我被我绑了,现在还捆着呢,小寒在看着。”
    这都过去一两天了吧,会不会出人命啊?!我让他差不多行了,电影拍了一半女二号没了,多糟心。
    “任何破坏你们幸福美满的人都是罪大恶极,捆着她算是给她面子了。”孔修端着一碗汤药进来,闻起来就不怎么美味。
    孔灵把药碗接过去,打算一勺一勺喂我喝,我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把碗端起来,一鼓作气喝个精光,硬是忍住没吐。
    “来来来。”孔灵把准备好的糖拆开给我吃。
    我含着奶糖,看了眼孔修,又看看孔灵,点头,嗯,长得真像!
    孔修摸摸孔灵的脑袋瓜子,对我说:“我这个弟弟啊,最不让人省心,有劳你照顾他这么多年。”
    孔灵拍开他的爪子:“滚开,你和那个没我帅的苏云叙旧去吧,我要和清浅说话。”
    孔修嚷着弟弟见色忘兄走出去,顺手给我们合上了门。
    孔灵趴床边摇尾乞怜的模样:“清浅,这里连累你是我保护不周,你要是难受了委屈了,一定要说出来,我给你当沙包出气,你不要憋着。”
    我戳他的脑门:“我才不会和你客气,回去以后,你要请我吃大餐。”
    “成,多少顿都没问题!”
    我还沉浸在大餐的喜悦中,有人敲门,小寒在门外问:“那个女二号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办?她寻死觅活的,我不想看着她了。”
    孔灵让孔修去处理,孔修一去就是一个小时,回来时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乱来。”
    原来女二号肚子里的鬼婴,是她早年堕胎造下的孽,这次是跟着崔依依的孩子一起回来找妈妈的。
    孔修送他去轮回了,让女二号给他烧点衣服烧点钱,狠狠敲诈了一笔。
    事情得以善终,算是圆满结束。
    寒冬腊月,我回到自己的出租房,休养生息两天,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我匆匆回了家,上车前给孔灵打了电话:“我爸爸出车祸,我要回家,你答应请我的大餐只能明年兑现了。”
    孔灵让我路上小心,听他平淡的语气,我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的他失落地垂眼。
    到家后,我赶到医院,爸爸断了腿,打了石膏,在病床上看报纸,他看到风尘仆仆的我,蹙眉道:“多大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妈妈拉开窗帘,外面下起了小雪。
    我爸妈聊了几句家常,他们就赶我去吃饭,我好不容易才坐下来吃了个苹果,有这么折腾自己女儿的吗?
    我愤愤不平地出去,在医院走廊上,我看到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迎面走来,看上去像是领导级的。
    路过我边上的时候,我还听到有人称呼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为“院长”,乖乖,这么帅气的院长,年轻貌美的姑娘一定抢着生病吧,多养眼!
    咦,他看起来很眼熟?
    那个院长走出去好几米,转个身折回来,他刚才在讲电话,现在讲完了,停在我面前,盯着我看。
    啊,我可能猜到他是哪位了,“孔悠?”
    孔悠挑起眉头,样子和孔灵如出一辙:“你应该喊我二哥。”
    “……”喊不出口。
    “我听到孔灵说你要来我的分院,我才过来看看。”孔悠上下一打量我一番,“可以了,比孔修拍的照片要好看。”
    我突然很想看看孔修把我拍成什么样子。
    “要我见见令尊令堂吗?”孔悠问。
    我指指地砖:“您是这儿的院长,想见病人还不是易如反掌?”
    孔悠笑了:“多谢提醒。”他转身就走:“我觉得他们还没准备好。”
    望着他的背影,我就奇怪了,孔灵和孔悠孔修,性格有相像的地方吗?
    医院里的饭菜很清淡,我就着一碗白菜豆腐汤把饭吃完。
    回去以后陪老爸看电视,里面的小品相声我都看三遍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百看不厌?
    妈妈回家拿换洗的衣服,她一到医院来就说隔壁家的女儿出国旅游回来,还带了一大堆纪念品,又说她的男朋友给街坊四邻发了什么瑞士巧克力,弄得大家伙都夸那姑娘找了个好人家。
    这一说,就说到了过年前的几天,我和爸爸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我吃着那个所谓的瑞士巧克力,妈妈还一个劲儿地说隔壁家女儿的男朋友怎么谦谦君子出手阔绰。
    爸爸看得出妈妈眼里的羡慕,拍了拍她的手背:“咱们清浅的眼光也不差,孔灵那孩子,哪里差了?”
    妈妈撇撇嘴,道:“我就是看他们家那个其乐融融的样子,你们是没看到,大家伙都眼红得不行。”
    爸爸对我招招手,我坐到床边,他的手拍在我肩膀上,说:“今年过年,你去见见孔灵的父母,了解一下他的家庭,如果他们不好,那么趁你还没有陷太深,断了吧。”
    我心里一抽,断了……怎么断?我如何能断?
    “如果你觉得可以,那就好好过个年。”爸爸说:“我也不指望孔灵能和隔壁李婶的准女婿比,感情这种事情,没发攀比。”
    妈妈插嘴进来:“说什么呢?要真是山沟沟里头的那种,我可舍不得把清浅嫁过去,我们家女儿哪儿差了?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
    “孔灵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你奶奶的命还是他救的。”爸爸对此一直感恩戴德:“你们从高中到现在,他对你就算不是百依百顺,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以前我不说,是因为你还小,现在你都大二了,恋爱也谈了这么些年,再不去了解下他的家庭,实在说不过去。”
    我看着爸爸,说不出一句话。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今年只能在医院看春晚了。”爸爸给我一个鼓励的笑容:“我们老夫老妻过过二人世界,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弄什么新年旅行吗?别玩太疯,还有,带点特产回来,让隔壁家看看,我们家未来的女婿,也不比他们家的差!”
    妈妈犹豫再三,听到有土特产以后才妥协:“要尽快回来,如果受气了就别忍着,回来找个更好的。”
    我鼻子发酸,忍俊不禁道:“你们就这么把我往外撵啊?我特意回来陪你们过年的。”
    妈妈嫌弃地挥手:“你还想在家宅多久?年轻人多出去走走,老烘着暖气看电视磕瓜子,你才几岁?养老啊?”
    “……”就这样,我一晚上没睡,纠结着怎么和孔灵说这件事。
    等到我第二天带着排骨汤去医院时,孔悠刚好出来,他似乎要走了,应该是视察完毕,要回本院。
    我拎着保温桶走到他面前,问他:“你们家过年欢迎外客到访吗?”
    孔悠很直接了当地回答:“不欢迎。”
    我心想不用给孔灵打电话了,可孔悠却又开口了:“如果是你,我的父母会很高兴,孔家上下一百多口人等了你很多年了。”
    我听得瘆得慌,孔悠走了,我才打电话给孔灵,他这个时候还在睡懒觉,带着鼻音哼唧哼唧问:“清浅,你想我了?”
    我语速很快道:“我爸妈让我过年跟你回家看看,如果我对你家不满意我爸让我们……断了吧。”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刚才险些咬到舌头。
    过了五分钟,孔灵打过来,我给爸爸盛完汤,接起电话走到病房外的走廊上。
    “水清浅。”他喊我的名字,“跟我回家。”
    “……哦。”
    “喂,你什么反应?你要见的可是孔家一百多口人呐!”
    “没事,我就看一眼,看完就回来。”我故意逗他。
    孔灵在那边磨牙:“你敢。”
    我笑嘻嘻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孔灵啊,要你们家的人真把我气着了,我们……”
    “呸,谁敢给你气受?当我死的啊!”孔灵提高音量:“明天我去接你,收拾好东西,要把叔叔阿姨一起带上吗?”
    我心说我爸妈又不是行李,说带就能带的,于是告诉他:“这一次是去你家,了解下情况,我妈说了,就当旅游,我爸不让我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孔灵肯定乐得尾巴翘得老高:“叔叔就是有远见,知道我这么多年没回家了,回去肯定挨揍,让你陪着我回去,把我爸妈哄高兴了,我就免受皮肉之苦啊……”
    他没说完,我就让通话结束,听他在那胡言乱语,头都痛了。
    妈妈用了一天的时间把一大堆东西塞进了我的行李箱,小到牙刷,大到棉被,弄得好像孔灵家没有被子似的。
    孔灵过来,先是去医院看望我爸,陪他聊了会儿天,送给我妈一筐人参,没错,一筐!天知道他从哪刨来这么多野山参,就和刨萝卜一样。
    以至于我跟着孔灵走了,我妈一点不舍的样子都没有,手挥得无比勤快。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