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孔家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121  更新时间:16-02-04 12: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的家还真是在群山万壑中,只不过那“群山”也是他们家的财产,这是孔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风水宝地。
    我们下了飞机,坐了火车,又转长途大巴,用了三天的时间,最后进山,孔灵披荆斩棘带着我摸到自己家门口时,天都黑了。
    我说:“你家藏得太深了。”
    孔灵满头大汗,也同意我的看法:“就是,他们一群死脑筋,说什么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就要守着,你看这房子,修修补补,要不是这里风调雨顺,早塌了。”
    深红的大门缓缓打开,孔灵拉着我和我的行李箱进去,我看到了灯笼,里面装蜡烛的那种,齐刷刷亮起来,场面壮观惊悚。
    “我回来了。”孔灵随口说了一句,仿佛是昨天才离家的。
    屋里走出不少人,嚷嚷着五娃子回来了。
    我哈哈大笑:“你这什么小名?五娃子……哈哈哈……”笑得我都岔气了。
    孔灵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绿,交通灯似的变幻着,憋了半天才低声在我耳边说:“你就笑吧,这里可是小爷的地盘。”
    “喂喂,我才到你家呢你就吓我。”我同样小声道:“要扣分的啊。”
    孔灵立马店小二上身,把我往里面请:“您是要吃饭还是洗澡还是就寝啊?我一定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五六年没回家了吧,兔崽子还知道回来?”楼梯上走下来的女人,我认得她的声音,是孔灵的妈妈。
    孔灵把我的行李交给佣人,把我往他身边一扯:“这是水清浅,她在这过年。”
    孔灵的妈妈的眼睛亮了起来:“诶呦,真人比照片还漂亮呢,快快快,快坐下,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受宠若惊,看向孔灵,这家伙见死不救,在一边喝水喝得老欢。
    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我没想到还有电,而且还有无线网,我眼睁睁看着孔灵的房间里摆着最新款的电脑。
    我放好行李,孔灵带我去吃饭,这个时候他们家的人都在餐桌上。
    在孔灵的妈妈之后,我见到了他的爸爸、爷爷,还有已经见过面的孔修,和一些我根本来不及记住的亲戚。
    一家子目光炯炯盯着我,我浑身不自在。
    孔爷爷人很和蔼可亲,让我坐下吃饭,问我合不合胃口。
    我拿着筷子,啃孔灵妈妈做的排骨,点头:“好吃。”比起孔灵的黑暗料理,这已经是人间美味了。
    孔灵的爸爸一看就是不苟言笑的人,对我点了点头,道:“我不成器的儿子麻烦你了。”
    孔灵瘪嘴,我决定给他挽回一点面子:“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
    孔修笑嘻嘻地说:“在我们家,对女人好照顾周全,是最基本的。”
    我问:“为什么?”
    孔灵凑过来回答:“还不是我妈想女儿想疯了。”
    我闻言醒悟,感情孔灵的妈妈生那么多,是想要个女儿!
    孔灵的妈妈叹气:“我就想要个女儿有这么难吗?这五个臭小子一点都不贴心,女儿多好啊,可以跟我学学刺绣唱唱曲儿……”
    “妈,就因为你小时候没少迫害,四哥给你教得那么娘娘腔。”孔灵插了句嘴,被他老娘一个凶狠的眼神瞪得又闭嘴了。
    孔修估计想起什么不美好的回忆,埋头扒饭,看来儿时的阴影是挥之不去了。
    我在孔灵家后山的温泉里泡温泉,孔灵的妈妈说这里的泉水有灵气,能美容养颜延年益寿。
    我看这里有个牌子写着男士禁入,问她家里的男丁在哪里泡,她回答:“男人泡什么温泉,山那头有个瀑布,凉快去吧。”
    我心疼孔灵,大冬天的,太可怜了。
    孔灵湿淋淋的回来,我给他毛巾擦擦头发:“瀑布啊……很冷吧?”我承认自己幸灾乐祸了。
    孔灵打了个喷嚏:“从小淋,没什么感觉,就是好几年没这么爽过了,有点……阿嚏!”他狠狠哆嗦了一下,手脚并用地往被窝里钻。
    我抱臂看他在被子里搓手:“那个,你家里人没给我安排别的房间。”
    孔灵把脑袋伸出来,一点也不奇怪:“哦,他们可能想让我们早生贵子。”
    “……”
    孔灵说:“清浅,和我睡你不吃亏啦。”
    我让他把被窝捂暖,然后坐电脑前上网,里面有个捉鬼游戏,我玩了一会儿,被鬼吃了。
    打了个哈欠,我上床,孔灵自觉挪开。
    “清浅,你冷不冷?我抱抱你。”他伸手过来。
    我瞪他:“扣分!”
    孔灵对对手指,往后退了一点。
    这个房子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暖气,夜半三更北风那个吹啊,我冻得不行,对孔灵说:“过来一点。”
    孔灵闭着眼睛,往我着滚了一圈。
    我往他怀里钻,他整个人暖烘烘的,像个热水袋。
    孔灵把被子拉上来,盖住我的肩膀,仍然闭着眼睛,轻声说:“睡吧。”
    后来,我神奇地枕着他的手臂睡到天亮,还抱着他的腰,眼睛一睁开就是孔灵衣服胸口的那只米老鼠。
    外面的公鸡老早就开始打鸣了,我捂住耳朵,孔灵动了下,用被子蒙住头,似乎也很烦那只鸡。
    黑暗沉闷的被窝里,我听到他平稳的呼吸,还有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太近了。
    “孔灵。”我知道他醒着,“我睡不着了,起床吧。”
    孔灵把被子掀开,我呼吸到新鲜空气,同时给冻得更加清新了。
    我开始套毛衣,穿戴整齐后,孔灵睡眼惺忪,慢慢悠悠去上厕所。
    孔家的早饭清一色稀饭酱菜,我平时吃得很随意,坐下就吃,可是孔灵不习惯,很不习惯,眼巴巴地望着我说:“清浅,我要吃面。”
    孔灵的妈妈不以为意:“要吃面啊,我给你做一碗去。”
    “不要,我要清浅煮的面。”孔灵耍起性子来一点也不像二十多岁的成年人。
    “哪有让客人下面的?”孔灵妈妈把馒头扔给他:“啃吧,要吃面自己去下。”
    我咳嗽一声:“没关系的,那个面很简单的。”
    我没找到青菜,所以真的就是白水煮面条,孔灵妈妈难以置信地看着孔灵大口大口才面条吃完。
    “我记得你以前很挑食的。”在一边默默吃早餐的孔爸爸说。
    孔灵嘴巴一咧眉毛一扬:“我现在挑人。”
    孔修竖起大拇指:“爷们!”
    我红着脸喝稀饭,拜托,这种见不得人的厨艺拿出来真的有够丢人现眼的了。
    孔爷爷遛鸟回来,他提着鸟笼进屋,红光满面,兴高采烈道:“孔灵啊,今年的缉鬼大会,你可能赶得上了。”
    孔灵扔下筷子就一溜烟奔出去,还没踏出门槛,就被他爹揪着领子拎回来,看着他说:“出息。”
    孔修拍手鼓掌:“终于不用我和老四去出洋相了。”
    “什么是缉鬼大会?”我问。
    孔修回答:“顾名思义,就是抓鬼的比赛,每个家族派出代表,谁抓得多哪家就是赢家,往年都是我和孔疏去,今年轮到孔灵出力了。”
    孔灵抗议:“老子不干,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比赛,适合学龄前儿童,不适合我这种高智商人才。”
    孔灵的老子驳回:“抗议无效。”
    孔灵的老子的老子语重心长道:“难道你要让他们说我们孔家无能人吗?”
    孔灵不吃这套,板着脸坚决不干,碗筷往桌上一放,就拖着拖鞋吧嗒吧嗒走了。
    孔家的花园里开着红彤彤的腊梅,我踏雪赏花,在园子里,我看了一个窈窕的侧影,吚吚哑哑在吊嗓子。
    回想了一下孔灵的兄弟中有个唱戏的,我便将他对号入座,这人是孔疏。
    孔疏的头发及腰,皮肤比一地的雪还要白,一个转身抬袖回眸一笑,把我看得眼睛发直。
    “想必,是弟妹。”他说话很轻,语气淡淡的,没什么起伏。
    孔疏和孔修长得一样,可同样一张脸,孔修就没有孔疏这般阴柔,或者说,女孩子气。
    “我昨晚夜半到的,你们在睡,就没有知会。”孔疏长长的袖子拖地,他向我鞠躬:“我这个弟弟淘气,多多包涵。”
    “不会,他很好。”我连忙摇头。
    孔疏给人的感觉就像他的字,疏远,他站在我的眼前,我却觉得我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遥不可及。
    他没有和我说太多,甩袖子跳起舞来,白雪红梅下,这个男人当得起“绝色”二字。
    等孔疏跳完了,他在戏服外面披了件长衣,对我说:“园子里寒气重,进屋吧。”
    我跟着他回里屋,喝上了孔疏泡的龙井茶。
    孔灵玩着手机从楼梯上下来,看到孔疏,吓了一跳:“你在家这个鬼样子干什么?”
    “习惯了。”孔疏不似孔修,不怎么和孔灵闹腾。
    孔灵在我头上拍了一下:“乱跑什么?我找你半天。”
    “你其他哥哥过年也会回来的吧?”我数了数,加上孔疏,孔家的孩子回来了三个。
    孔灵耸肩,表示不知道。
    孔疏道:“二哥除夕要在医院,他有几场手术很重要,要年初一才回来。”
    “大哥都是除夕前一天到,算算时间,晚饭前就能到了。”孔修从外面进来,边说边走,和孔疏打了个照面,捂脸沉痛道:“为什么你非得和我长得一样?还弄得不男不女。”
    孔疏抬起手,袖子遮住半张脸,他眯起眼睛,唱了一句,嗓音婉转,甚是好听,可把孔修刺激得嗷嗷大叫。
    孔灵的妈妈听到孔疏完美的唱腔,欣慰地端着水果过来:“总算有个得我真传的。”
    “噫~”孔修孔灵搓着手臂。
    屋子里很热闹,没一会儿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过年的气氛弥漫在每一个角落,大家族的热闹非凡,我是切身体会到了。
    这个家里还有很多小孩子,跑来跑去的,把大人绕得团团转,孔灵陪几个小孩玩炮仗,我和他的妈妈还有一些已婚妇女包饺子,其乐融融。
    孔老爷子喜欢听戏,孔疏就上戏台唱戏,这个家大到连戏台都有!
    孔修在门口贴福字,晚饭前,他还在鼓捣,有个人无声无息走到他的身后说:“贴歪了。”
    孔家的长子,在商界叱咤风云有头有脸的人物——孔苍,回来了,一群人出去迎接,看到他和孔修两兄弟举着一个福字摆了摆去,那个不可一世的形象瞬间变得如梦幻泡影一般。
    “大哥回来了。”孔修大声告诉屋子里的人。
    一下子孔苍就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住,本来就闹哄哄的屋子越发喧哗。
    孔苍年近三十,他和孔灵截然不同,那双眼睛阅尽人间无数,饱经沧桑,找不出一丝年轻人的天真烂漫。
    孔修挤出来,兴奋地告诉我们:“大哥带回来一个女人!”
    这个消息在人群里炸开,震天雷似的将孔家上下劈得外焦里嫩,都在揣测,孔苍的春天,终于到了?!
    孔灵和几个小孩子玩得灰头土脸,听到这个消息没什么惊讶的表现,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这把年纪了是该给我们找个嫂子了。”
    我看到连孔疏都过去看孔苍的女朋友了,不由好奇:“你不想去看看未来嫂子长什么样?”
    孔灵指了指那结实的“包围圈”,“你觉得我挤进去成功看到人的机会有多大?等下吃饭的时候大哥和我们坐一块儿,人肯定能看到的。”
    我仔细一想,觉得有理,就去帮着孔灵妈妈把饺子端上桌。
    孔苍的女朋友非常文静腼腆,坐下以后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但孔灵看到她以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孔苍郑重介绍她的女朋友:“她是云薇,我未过门的妻子。”
    “大家好。”云薇极小声地打招呼。
    云薇很漂亮,不惊艳,可就像是开在雨中的水仙花一样,恰到好处。
    孔灵吃着吃着就站起来了,他的动作让所有人一愣,所有的喧闹声戛然而止,他指着云薇,冷眼相待:“你们难道看不到她身上的妖气吗?”
    孔苍筷子一放,皱起眉头:“坐下!”
    “枉你们都是孔家的天师。”孔灵扬手就要放招除妖。
    云薇吓得眼泪哗啦啦地掉。
    我还没从这一变故中回过神,只见孔灵被孔修孔疏架着,嘴里喊着:“敢迷惑我家人,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孔苍愤恨地给了他一巴掌:“住嘴!给我冷静点。”
    孔灵冷静下来,目光也冷了下来。
    云薇哭哭啼啼跑了出去,孔苍和一群大群人去追,孔灵的爸爸下令:“把孔灵给我关起来反省一天。”
    孔灵不痛不痒,孔修要拿他,孔灵说自己走,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回头看着我,伸出手:“清浅,过来。”
    孔灵的妈妈气不打一处来:“混账东西,你还想让清浅跟着你受苦不成?!”
    孔灵的手没有放下的意思,冷言冷语:“我不放心把她交给你们保护。”
    我放下筷子,走过孔家其他人,拉住了他的手。
    比起这些前几天还素未谋面的孔家人,我更相信和我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的孔灵。
    “清浅……”孔灵的妈妈向我投来不赞同的目光。
    我回了一个没关系的面容,和孔灵离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