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镜灵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69  更新时间:16-02-04 12: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戏还是要拍的,鬼也是要抓的。
    孔灵说事情需要进一步调查,他派小寒去搜集有关崔依依的资料,最好能查出鬼婴的生父。
    青柳找周围的小妖询问,崔依依魂魄的去向。
    这一天,拍摄都很顺利,除了突然抱病的女二号。
    歌谣超常发挥,一次就过了,导演对她的状态很满意,拍手叫好。
    我身旁站着几个配角,七嘴八舌地说着歌谣的闲话:
    “不就靠着苏云给她撑腰吗?得瑟什么!”
    “就是,你看她,还没女二号长得好看呢,凭什么演女主,苏云的女朋友了不起啊?”
    “我告诉你,本来那个要演女主的,是被她逼死的!”
    “我也听说了,崔依依……”
    耳朵边上叽叽喳喳的声音就没消停过,我掏掏耳朵,无语望天。
    娱乐圈的水真是深不可测。
    “崔依依根本不是在家里被人吓死的。”
    这句话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导演在哪儿喊人了,这几个女演员就急吼吼跑过去,我来不及打听崔依依的事情。
    孔灵在酒店里补觉,他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我给他打包了外卖回去。
    等到酒店走廊的转角,那儿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应该是住在酒店里的演员吧。
    她不但衣服是白的,皮肤也白得骇人,一点血色都没有,张口就是:“你相信爱情吗?”
    这是台词?!我愣愣地看着她。
    她又问:“你相信爱情吗?”
    我回答:“相信。”
    她笑了,笑得凶神恶煞,抬起一面铜镜让我看。
    那个铜镜上都是刮痕,里面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不过等我凑近,里面就显现出清晰的影像。
    孔灵在房间里睡觉,女二号鬼鬼祟祟推门而入……我拍额头,又忘记关门了!
    女二号摸黑进屋,不过通过铜镜看,还是能看清她的一举一动,她脱了衣服,爬上了孔灵的床。
    我抬头,那个白衣飘飘的女人将铜镜对着我,白光一闪,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仿佛沉睡了一个世纪,我缓缓睁开眼,面对的,是奇怪的世界。
    我在在一个虚无的世界里,面前有一个圆形的窗口,大小和那个铜镜相等,根据窗口外面的景物来看,我应该是被关在镜子里了。
    给孔灵买的外卖正好填饱了我的肚子。
    “是不是很伤心?”我的边上,站着一只半透明的女鬼。
    我看过她生前的样子,所以认得她,“是崔依依小姐,对吗?”
    崔依依承认了,她指了指铜镜外:“你的男人很可能正在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你不伤心吗?”
    我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擦嘴,回应她:“他如果察觉不到那不是我,就不值得我伤心了。”
    “你还真是坚强。”
    “过奖了,我只是随遇而安。”我盘坐着,问她:“你呢?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崔依依没有避讳,告诉了我关于她的故事。
    事情的起因,可能就是这部电影的拍摄,女主角由谁胜任成了一时热门的话题。
    歌谣的名气比崔依依大很多,接拍电影对票房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可崔依依又很符合女主的气质。
    导演在选择上面临了两难,不过这部戏的男主角说一句话,让他的选择一面倒:“我和歌谣演了很多戏,比较有默契,您不妨试试她。”
    女二号当天给他打电话,说崔依依演这部电影她就不干了。
    崔依依心力憔悴,回到家中,她有了身孕,不能过度劳累,所以她很早就睡下了。
    没想到,雷雨交加的夜晚,她被雷电惊醒,起来去洗手间上厕所,手机却亮了,里面有一封邮件,她点开看,是个视频。
    这种情况大多数人都遇到过,就是有损友给你发整人视频,本来好好的画面,突然蹦出来一张恐怖的脸。
    崔依依就是在一个寒气逼人夜晚点开了视频,给活活吓死了。
    心有不甘的崔依依没有进入轮回,她家有一面祖传的铜镜,这面镜子居然是神器,里面的镜灵就是楼梯口那个白衣飘飘的女人。
    “那么,你想让歌谣偿命?”我试探着问崔依依的意图。
    崔依依只是抚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我只是不甘心,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他还没有见到爸爸的样子!”
    鬼也会哭的,可是没有眼泪,她的悲哀在镜中的世界里弥漫,我的心脏也随之一痛。
    镜灵直奔歌谣的当年,崔依依说:“现在,没有人能阻止我,你的男朋友这会儿在温柔乡里出不来了,那个柳树精是拦不住上古镜灵的。”
    我看着歌谣的房门被打开,里面苏云正和她谈情说爱,然后就是一阵惊慌失措,歌谣放声大叫。
    青柳闻声而来,镜灵有所准备,把他一掌打得吐血,四块袖子里飞出的碎片把他钉在了墙上。
    “小小的柳树精也敢在我面前撒野。”镜灵威风凛凛道。
    我有一个疑问:“她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镜灵需要足够的月光才能现身。”崔依依说。
    我心想神器启动的步骤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理解的,就没说什么。
    小寒及时赶回来了,不过镜灵没出手,他就被青柳用柳藤包成粽子,层层叠叠,护得滴水不漏。
    歌谣眼看就要没命了,孔灵冲进来喊着:“有话好好说!”
    “……”这不是一个英雄救美出现该有的开场白。
    苏云身为一个肉眼凡胎的普通人,居然临危不乱,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歌谣。
    镜灵举着镜子,对准歌谣,她的面前立马挡了三个身影,苏云、孔灵和受伤的青柳。
    “就凭你们,还想对抗神器?”镜灵作势要轰掉这几个挡路的。
    “神器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一抓一大把。”敞开的大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扛剑的青年。
    我听到孔灵在抱怨:“我说三哥,你这个造型是怎么回事?头发给雷劈了么?”
    这位一表人才、脖子上挂着相机、头顶酷炫发型的美男子,就是孔修。
    孔修把剑扔给孔灵:“你小子不是很爱出风头吗?上吧英雄。”
    孔灵接剑,对着铜镜就砍!我想到一个可能:“是不是铜镜碎了我们就完了?!”
    崔依依无所谓道:“我已经死了,没什么完不完的,但是你,要陪我一起灰飞烟灭了。”
    想我大学毕业证书还没拿到,就要被自己的男朋友砍死了,加上上次莫名其妙被他刺穿心脏的那次,算不算是一回生二回熟?
    铜镜出现了裂痕,镜灵痛苦地叫唤,我也感觉到自己的四肢有被撕扯的痛感,然而我就算疼地得哭天喊地,外面的孔灵也听不到啊。
    镜灵的气息奄奄,孔灵的剑没有再砍下来,他收剑的模样飒爽得不行。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收手,孔修惊奇地“啧”了一声。
    “你个老女人!”孔灵破口大骂:“老不死的东西,把我女朋友交出来,不然我削死你!”
    我以为他不知道我失踪了呢,听他这么一说,我放心了。
    崔依依在一旁道:“真羡慕你们呢,有最美好的爱情维系一生。”
    我笑叹:“一生长着呢,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我有很长的路要和他走下去。”
    孔修得知我被镜灵抓走了,把这个看似如花似玉的姑娘来来回回打了十个耳光,“我说你个破镜子,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这缺德事你也干得出来啊,不知道我们家就指望我弟讨个媳妇儿延续香火,你要是给整黄了,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后悔。”
    镜灵虚弱得说不出话,给了孔修一个白眼。
    崔依依这时从窗口跳了出去,她的出现让一直蜷缩的歌谣花容失色。
    孔灵问:“清浅呢?”
    崔依依深吸一口气道:“让我和歌谣单独说几句话,说完,你就能看到她。”
    苏云不放心,崔依依保证不会伤歌谣性命,大家这才退出房间。
    镜灵缩回镜子里,衣服破破烂烂的,血迹斑驳,我有点怕她,往边上挪了挪,镜灵冷笑:“我已经没有杀你的力气了。”
    我一听,胆子大了,“你帮崔依依复仇,不知道是助纣为虐?”
    镜灵说:“我知道,可是主人在我身上下了咒,我要护佑他们这一脉人,崔依依是最后一个,如果我不帮她,我将永远不能回神界,也见不到主人了。”镜灵的主人应该是天上哪位大神,看她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还是个挺厉害的。
    外面的崔依依和歌谣说了半天话,崔依依似乎不想我听到,因此我只能看到无声画面。
    最后泪流满面的歌谣向崔依依下跪,崔依依露出了宽容的微笑,她慢慢变得透明,房间角落爬出了那只鬼婴,被她抱起,很快就消失不见。
    歌谣打开门,孔灵冲进来,那样子似乎在找我。
    我看向镜灵,她闭了闭眼,道:“我不能违抗崔依依的命令,按照约定,我会放你出去,可铜镜有了裂痕,我已经没有神力了。”
    “……”这回连我都有骂娘的冲动。
    镜灵看到我吃瘪的表情反而笑了,她推了我一把,我摔在地上那一刻心里还在咆哮:你居然骗我!
    可能是在镜子里盘腿坐太久了,我摔了一下没动弹。
    “清浅!”
    周围乱哄哄的,我很困,懒得应声,闭上眼睡了过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