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鬼婴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867  更新时间:16-02-04 12: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青柳整整一下午都在教育小寒,我和孔灵在片场,百无聊赖地看着导演忙活。
    苏云和歌谣在人造的倾盆大雨下拥吻,场面唯美伤感,我打了个喷嚏,这分明是在找罪受!
    等导演喊停,这才有人给他们裹毛毯送热茶。
    “歌谣姐,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歌谣身旁站着的,是女二号吧。
    歌谣撑着头说:“好像有点感冒。”
    女二号立马给她去拿药。
    我已经坐凳子坐得腿麻了,孔灵和几个群演一起斗地主,玩得很开心。
    那个女二号拿药回来,我眼睁睁看着她绊到地上的电线,摔了个狗吃屎,那个灯架直笔笔往她身上砸。
    “小心!”我大叫。
    苏云往地上一扑,和女二号在地上滚了两圈,整个片场滚起漫天烟尘。
    “怎么了怎么了?!”导演副导演制片人全跑来了。
    苏云扶起女二号,说:“灯架倒了。”
    女二号哭哭啼啼道:“我、我就给歌谣姐拿感冒药,我……”话还没说完,人就晕倒了。
    然后导演把歌谣喊过来,训斥道:“不就淋了点雨,还感冒了,你有这么娇弱吗?拍之前就说了,怕苦就别接这活,还让别人给你拿感冒药,你自己没手没脚吗?她要出事了,怪谁?!”
    歌谣脸色差到了极点,弯腰鞠躬道歉,湿淋淋地走了。
    孔灵塞给我一张符,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跟上歌谣,扶着她。
    “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歌谣问。
    我没什么感觉:“演艺圈的事情,我们这些观众不会理解的。”
    歌谣笑了一下:“我刚出道那会儿,也觉得这种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可大红大紫过后,什么脏水都泼过来了。”
    送歌谣回到房间,我把符纸烧了和水里,端给她:“这个味道不怎么好,你喝了以后会感觉好一点。”
    歌谣喝完就去洗澡了,没几分钟就听到她的尖叫。
    我进浴室一看,她跌坐在地抱着头,嗯……没穿衣服。
    她说:“有人头,一个婴儿的头!”她哆嗦着指向浴缸:“里面好多血……”
    我看着冒着热死的洗澡水,干干净净,水面飘着一只黄色的鸭子。
    “没事了。”我轻拍她的背,“穿上衣服,我们出去说。”
    出了浴室,歌谣面无血色,她疑神疑鬼的模样有点精神病患者的前兆,看得我不由忧心,这不是要疯了吧?
    我打客房服务电话,让他们送热牛奶和晚餐上来。
    歌谣窝在被子里,她浑身冰凉,焦躁不安。
    房门被敲响,我去开门,歌谣却抓住我的手:“不要!不要开门。”
    敲门声仍在持续,可能是送餐的人,我大喊“等一下”,安抚歌谣:“我去拿吃的,你需要吃点东西。”
    歌谣裹着被子缩成一团,我走到房间门口,没有开门,门缝处淌进红色的液体,我暗道不好。
    歌谣没有听到我打开房门的声音,问:“怎么了?”
    我说:“没事。”然后一鼓作气打开门,什么都没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腿,低头一看,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露出狰狞可怖的笑容,抬头看向我。
    “……”我这时候大叫,歌谣会被吓死的。
    于是我走出去,关上门,蹲下来和这个鬼婴交谈:“小朋友,你为什么要吓里面的姐姐?她哪里得罪你了?”
    鬼婴没有理我,抓着我的手指用力,快掐进我皮肉里了,我不得不在走廊上喊:“青柳!小寒!”
    他们从一个房间奔出来,小寒看到我脚边的鬼婴,变回原型,鬼婴吓得大哭,把手指头算掐进我肉里了,疼得我站都站不住。
    小寒扑过来,鬼婴就消失了。
    青柳在我腿上摸了下,伤口消失,痛楚也一并消除。
    孔灵得知我受伤的事情,火冒三丈,当即就要招天雷。
    “你要把我们一起劈死吗?”我让他冷静,“现在要弄清楚那个鬼婴和女鬼是什么关系?”
    孔灵眨巴眨巴眼睛,道:“母子关系。”
    “啥?”我被吓到了。
    “那个鬼婴,是崔依依未出世的孩子。”孔灵说。
    “你怎么知道?”我竖起耳朵听八卦。
    孔灵这一整天在剧组里晃悠,打听了不少事情。
    崔依依未婚先孕,她身为一线明星,这件事自然不能暴露,孩子的父亲也不知道是谁,她一死,一尸两命,肚子里的孩子心有怨恨,就成了鬼婴。
    为了崔依依的名声,公司封杀了这个消息,没有让人知道孩子的存在。
    “难怪他要来找歌谣。”我明白了,“原来是为了他的妈妈抱不平。”
    “他不能久留,不然会死很多人。”孔灵如是说:“鬼婴不懂冤有头债有主,他看到你帮着歌谣,所以会伤了你。”
    “……”我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孔灵在歌谣房间里布阵,又在她额头画了凝神符,她起码能安安稳稳睡一觉了。
    苏云找孔灵了解情况,得知真相,唉声叹气:“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孔灵说:“如果他害了人,就是死有余辜。”
    那天晚上,孔灵在阳台抽了一晚上烟,没有心思睡觉,或许他也在思考,如何对待那个鬼婴。
    我蒙着被子逼着自己睡着,只有养足精神,才能面对充满未知的明天。
    大清早,孔灵就出去了,我还在刷牙呢,就有人敲门,孔灵有钥匙,我从猫眼看出去,是昨天晕倒的女二号。
    我以为她敲错门了,结果我一开门她就窜了进来,东张西望地问:“那个……孔天师呢?”
    我回答:“他出去了。”
    女二号神色慌张,抓着我的手说:“你能帮帮我吗?”她手指都不利落了,扯了好久才把身上的披风扯开。
    我看到了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惊讶:“你……”
    “我没有怀孕!”她着急得直跺脚:“我昨天晚上梦到有个小孩要钻进我肚子里,一觉醒来肚子就这样了。”
    我摸摸她凸起的小腹,告诉她:“可能吧,有个鬼婴跑你肚子里去了……”
    “你说什么?鬼婴?!”她一副又要晕过去的样子,我连忙扶她坐下,“没事没事,他可能只是怀念在子宫里的日子了。”
    女二号捂着肚子哇哇叫,嚷着她还要拍戏还要嫁人,让我务必想办法之类的,我头疼地打孔灵电话,可是无人接听。
    这个节骨眼,他上哪作法去了?!
    我就开始和女二号唠嗑聊家常,问她对崔依依的事情知道多少。
    “哼。”女二号冷哼一声,说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说的,她就是贱,不让她当女主就寻死觅活,以前她拍的那些戏,都是用这种手段抢来的,这次倒好,弄假成真,这就叫报应。”
    我看她中气十足,还滔滔不绝说着娱乐圈的八卦,就给她倒了杯水,让她说个过瘾,总比又哭又闹的好。
    孔灵带着早餐进门,看到房间里多了个人,一愣。
    就在他愣住时,女二号跑上去泪眼婆娑道:“孔天师,你可一定要帮我呀!”
    孔灵退后一步背贴着门:“这位美女你冷静点,我有女朋友的。”
    我笑喷:“别贫嘴了,那个鬼婴可能跑她肚子里去了,你给看看。”
    孔灵把早餐放桌上,让我趁热吃,又让女二号躺下。
    我喝着豆浆,看他两指贴着女二号的肚皮绕着胎儿的轮廓画了一圈,挑眉道:“这好像不是那一只。”
    我差点被豆浆呛着:“什么意思?”
    孔灵看了我一眼,回答:“不是昨天伤你的那只,这只比较温和,”
    “能把它除掉吗?!”女二号跪在床上,楚楚可怜。
    孔灵摇头:“目前只能将其转移。”
    女二号颓然道:“我还要拍戏,总不能挺着肚子啊!传出去我还活不活了?!”
    没过多久,女二号望着我:“你能帮我吗?”
    孔灵挡在我身前,警告女二号:“你敢打她的主意,我就助你轮回!”
    女二号马上乖乖闭嘴,从床上爬下来,捡起披风,灰溜溜地回去了。
    我感叹:“任凭你千娇百媚,怎奈郎心似铁。”
    孔灵腆着脸贴过来:“清浅呐,你要是肯对我千娇百媚,我就是百炼钢也化为绕指柔了!”
    我温温柔柔给他一个字:“滚。”
    孔灵华丽丽在地板上滚了一圈:“真是的,我可是很抢手的……都不知道把我栓牢一点。”
    “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我托着下巴,坐椅子上看他耍宝,“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孔灵滚回来,一只手撑在扶手上,我一抬头,他的额头和我的相碰,我正好看进他的眼底,无尽的黑。
    “你是我的。”孔灵舔舔嘴唇,又舔了舔我的嘴角,我口齿微张,尚未来得及发表一两句关于人际界限的言论,他的舌头就探了进来。
    我们很少这么激烈地亲吻,因为他一直很有分寸,不会越界。
    可是我们都没有在意,女二号走的时候有没有关门,以至于小寒在门口站了整整五分钟,才问他身边的青柳:“他们在干嘛?”
    我还晕乎乎的,听到青柳的声音:“人类也有发情期的。”
    我真想吐槽,你的发情期才在大冬天呢!
    孔灵抹了抹嘴,瞪他们:“看什么看!没看过情侣接吻啊?!”
    青柳和小寒让开,他们的身后走出了苏云和歌谣……我恨不得找地缝往里面钻,什么情况,怎么都来了!
    苏云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说道:“我们来请教鬼婴的问题。”
    孔灵就把女二号的事情说了一遍,苏云与歌谣面面相觑。
    “那个崔依依有高人相助,她能在我们的围困下逃脱,可见一斑。”孔灵以此推论。
    青柳补充:“不是凡人。”
    一屋子寂寥无声,空气凝重得令人喘不过气,迷雾重重,一个女明星的死一石激起千层浪,把我们淹没。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