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孔修的委托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882  更新时间:16-02-04 12: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是不是水清浅?”电话那头问。
    “……是。”我点头。
    “那就没错了。”很高兴的语气,“我是孔修,是孔灵第三个哥哥,让他来。”
    我把孔灵叫过来,把话筒给他。
    孔灵接听了不到十秒就说:“不干!”然后把电话挂了,随即它又响了起来,孔灵又接起来,语气不善道:“我从来不接这种生意,麻烦死了,你自己从湘西飞过来吧,我刚把一只九命猫妖封印了,元气大伤……”他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孔修就打断了他,几秒不到的时间,孔灵说:“好,你安排见面的时间地点,收费按我们家老爷子的标准来,反正他们那种人不差钱。”
    孔灵挂电话后就问我:“你看不看一个偶像剧……叫……”他说了一个热播剧的名字。
    我点头:“看啊。”
    “你知道那个男一号啥名字吗?”他又问。
    “苏云。”我当然知道。
    孔灵洋洋得意道:“明天,我带你去见他。”
    我愣了三秒,回神后立马问:“真的?!”
    孔灵笑得那叫一个小人得志……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反正就是那种很欠扁的模样,说:“求我呀,给我亲一个,我就带你去。”
    我给了他一记铁拳,等青柳和小寒打道回府,我走到揉肚子的孔灵面前。
    “干嘛?”他还痛得龇牙咧嘴。
    我壮士断腕道:“……说好了,亲一下,带我去看苏云。”
    “切。”孔灵嘟着嘴不高兴了:“不就是个演电视剧的么,长得还没我好看,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
    我不追星,可我追剧啊!我见到苏云后想问他:你大结局到底死没死?
    孔灵看我垂头丧气的样子,立马投降:“得得得,带你去。”
    我很清楚他的软肋,并可耻地利用了这一点,兴奋之余,我红着脸,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亲完拔腿就跑。
    等我缓过劲儿来回到客厅,发现他还杵那儿发呆。
    “……”这么纯情的男人,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孔家有五个儿子:长子孔苍,次子孔悠,三子孔修,四子孔疏,幺子孔灵。
    其中孔修和孔疏是双胞胎。
    这个家族也是挺厉害的,在计划生育如此严谨的时代,居然交着罚款硬是生下了五个孩子!
    ……孔灵的妈妈真伟大。
    “我三哥是摄影师,接触的艺人不少。”孔灵说:“苏云是他朋友,在拍摄一部电影,出了怪事,让我去处理,他说你一定也看苏云的电视剧,让我把握机会……”至于是什么机会,孔灵就没好意思说了。
    我觉得孔家培养出来的人才,都一个德行。
    “那你其他哥哥呢?”既然冒出来一个,其他的我也很想知道一下。
    孔灵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大哥接管家业,经营公司;二哥开医院的;三哥……和你说过了,摄影师;四哥,唱曲儿的,天南地北跟着戏班子到处演出。”
    “哦,也就是说他们除了天师的身份,还有正儿八经的职业?”我开始上下打量孔灵,这个人撇开天师的标签……岂不是无业游民?!
    “咳!”孔灵咳嗽了一下,说:“我这是专心致志传承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看在他已经小有名气的份上,我就不挖苦他了,不然他一个不爽,不带我去看苏云,我不就白亲他那一下了?
    隔天,我们坐飞机去了另一个城市,并且带上了青柳和小寒。
    孔灵动用他的人脉为他们置办了身份证,说是带他们见见世面,尤其是小寒,需要多多接触人类的世界。
    青柳完全充当了监护人的角色,在他人眼中,他是我们这一行人里唯一的长者。
    小寒戴着鸭舌帽,不言不语俨然一副冷酷少年的模样,惹得机场来往的女孩频频回头。
    这还不是最引人注目的,出了机场,就有一辆豪车驶到我们面前,车窗滑下来,露出半张被墨镜遮盖的脸:“是孔先生吗?”
    “我是。”孔灵点头。
    司机也点了下头:“我是苏先生的司机,他在酒店等你,请上车。”
    于是我们上了这辆漆黑的车。
    苏云真人比电视里更加俊逸,衣冠楚楚,温文儒雅得快赶上青柳了。
    我看到他一时激动,忘了问结局的事情。
    “你就是孔灵?”苏云一米八几的个子近距离观看,我脖子好酸。
    孔灵用只差了几厘米的身高平视苏云,抬起下巴,明知故问:“你是苏云?”
    “是。”苏云微笑道:“我和孔修是好朋友,我相信他介绍的人,不会错。”
    孔灵听到他三哥的名字,收起架子,开门见山问:“什么事情要劳烦我大驾光临啊?”
    我看到苏云的经纪人一脸愠色,扯了扯孔灵的袖子,示意他别无事生非。
    苏云笑容依旧:“我们正在拍摄一部电影,拍摄场地接二连三发生意外,而且到了晚上,所有的照明设备都莫名其妙故障,没有人找出问题所在。”
    “说不定你们就这么霉。”孔灵毫不顾忌地说。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苏云叹息,“就在大前天,演电影的女一号做了个噩梦,说是有鬼找她索命,把她从楼梯口推下去,过了一天,她门都没出,却在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横躺在楼梯口,监控录像里根本没有她出房间的记录。”
    孔灵皱眉:‘’那个女的在哪?”
    苏云说:“在隔壁休息。”
    我见到了当红女星歌谣,是个能唱又能演的大美女,她新出的专辑,我还特地排队去买了。
    “苏云,这些人是?”她对我们的到来很疑惑。
    苏云让她稍安勿躁:“小希,他们是我朋友介绍的,能帮我们解决问题。”
    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小希”是谁,苏云介绍了一遍后我才缓过来,歌谣的真名是顾希。
    歌谣立马和我们说起她的遭遇,眼泪滴滴答答落了一地,纸巾用掉了半包,我见一屋子男士,就自告奋勇上前安慰她,没想到她来了一句:“你是谁?”
    我憋了半天才说:“……我是你的歌迷。”绝对丢脸丢到家了,而且孔灵一定偷笑了!
    歌谣“哦”了一声,抱歉道:“我状态不佳,没办法给你签名。”
    我求救地看向孔灵,他抖着肩膀笑了好久,才拍拍手把歌谣的注意力转过去:“顾小姐见笑了,我女朋友只是想逗逗你,言归正传,你梦里那个鬼,是你的熟人吗?”
    歌谣的脸“刷”一下变得惨白,“你怎么知道?”
    苏云想到什么:“你不会梦到了崔依依吧?”
    歌谣使劲点头:“没错,是她!”
    孔灵问他们崔依依是谁,又为什么变成鬼,苏云这才告诉我们事件的始末。
    崔依依是近几年影坛的新起之秀,也拿过不少奖项,苏云正在拍摄的电影,原本是让她当女主角的。
    可是导演觉得歌谣可以更加完美诠释戏中的女主角,便换掉了崔依依,却不想她在第二天心脏病发死于家中。
    “……”这就是心脏承受能力太低导致的悲剧。
    孔灵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问:“她人品怎么样?”
    “是个通情达理的小姑娘,和这位小姐的年纪差不多。”苏云看着我说。
    他把我和死人比较,我就浑身不自在。
    孔灵大致看了一下,说要观察几天,让他们不用担心好好拍戏,安全问题由他负责。
    青柳和小寒一直当着背景,苏云的经纪人在我们出门之际拉住他们,问了一个问题:“两位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公司发展?”
    青柳轻轻摇头,小寒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双双拒绝。
    苏云给我们安排了两个双人房,青柳他们走进房间后,我看着另一间敞开的房门,还有里面贼笑的孔灵,有种仰望天花板的冲动。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孔修让苏云这么安排的,说是为了他们孔家的香火着想。
    孔灵晚上规规矩矩睡在旁边的床上,双手交叉在后脑勺,似乎在闭目养神。
    我睡得浅,感觉到他三更半夜起来,游魂似的来到我的床边,我屏住呼吸,他要是敢爬上床,我就把他踹下去!
    “清浅,”孔灵幽幽地说:“我睡不着。”
    “……”我起来,砸给他一个枕头,“大半夜你要吓死我啊?”
    孔灵抱着枕头躺回去打滚:“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
    我一个头两个大,抡起枕头过去砸他,砸了两下,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抓住我的手腕,把我压倒。
    “干、干什么?”我惊呆了。
    孔灵捂住我的嘴,摇摇头,神情严肃。
    不到片刻,就响起了歌谣高分贝的惨叫:“啊啊啊啊啊!”
    孔灵冲了出去,我连忙跟上。
    歌谣缩在房间角落瑟瑟发抖,昏暗的灯光下,地毯上有玻璃杯的碎片。
    苏云和孔灵前后脚,我进去之后,青柳和小寒也到了。
    孔灵看了下歌谣的情况,猛地一个转身看向我的方向,怒目而视。
    青柳在我身旁,把我拉了一下,对着空气一挥手,冷淡地说了两个字:“放肆!”
    屋内狂风大作,几秒后又安静下来。
    “她走了。”小寒道。
    我后背全是冷汗,孔灵收拾了地上的玻璃碎片,让我回去。
    这个时候孔灵的话就是圣旨,于是我在小寒的陪同下往房间走,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
    小寒解释:“那个房间里有女鬼,她看到我们进来后,想附你的身,青柳阻止并呵斥了她,不过她好像不是一般的鬼,全身而退了。”
    差点就被鬼上身了?我后知后觉。
    歌谣惊吓过度,苏云陪着她,孔灵天亮后才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就睡死了。
    我没有打扰他,轻手轻脚出去吃早餐。
    今天苏云他们还要拍戏,我叼着包子在拍摄现场看工作人员忙活。
    歌谣病怏怏地坐在椅子上化妆。
    苏云看到我,问候了下,就去换衣服了。
    他们拍摄的是一部古装电影,高高的城墙上,苏云垂袖眺望青山,眉目如画,我啧啧称奇:“他真的是人类吗?长得太妖孽了。”
    拍到中午,大家都去领盒饭,苏云的经纪人捧着外卖过来了。
    我正打算回酒店吃饭,孔灵拎着两份外卖打着哈欠横穿拍摄现场走到我的面前,把一份外卖递给我:“牛肉面,将就着吃吧。”
    对于他来说,牛肉面是将就。
    导演正在和苏云的替身演员说着打戏的动作要领,五分钟后把他吊了起来。
    七米高的威亚,我看着眼晕,
    替身演员没一会儿又被放了下来,擦着汗,被导演骂了一通,嚷着换人。
    我心想那么高,是个人都会怕。
    小寒无声无息走到我身边,问:“他们在做什么?”
    我回答他:“拍戏,拍出来做成电影,可以卖钱。”这个解释可能不恰当,但我的词汇有限,一下子也没办法和小寒说清楚。
    小寒似懂非懂“哦”了一声,点点头。
    孔灵也没虐待未成年狼妖,给他十块钱,让他自己去买方便哦吃。
    小寒真的去了,回来时小心地端着方便面桶,接着被半路杀出来的导演抢走了午饭。
    “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事吃方便面?”导演把小寒拽走,骂骂咧咧半天,让他立马换上衣服上阵。
    小寒不明所以地套上战甲,成为了男二号的替身。
    “……”这都叫什么事啊?
    孔灵吃着面,说什么小孩子要学会自己处理麻烦。
    小寒对吊威亚没什么恐惧,他背着我在大厦顶上跳来跳去时,那个高度可比这惊悚多了。
    导演对小寒只有一个要求:飞檐走壁。
    小寒没懂,孔灵捧腹大笑,告诉他:“就是让你踩着城墙跑一圈!”
    这下小寒明白了,当即如履平地一般在城墙上奔跑,把剧组的工作人员和各演员看得目瞪口呆。
    小寒的表演没结束,青柳就过来了,有些不悦:“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这才和导演解释,导演知道误会了,把小寒当成临时演员,连忙道歉,末了还夸赞小寒有表演天赋,希望他考虑考虑往这方面发展。
    青柳以监护人的身份拒绝了,带着小寒走人,看得出来,他真的动怒了。
    孔灵毫不在意道:“早晚小寒要接触人间的是是非非,他这么护着,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我揪他的耳朵:“得了吧,你就是为了看好戏。”
    孔灵被说穿,摸摸鼻子傻笑。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