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降妖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06  更新时间:16-02-04 12: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把我扒出被窝,喊我吃饭,我睡眼惺忪地看着他,有点不明所以。
    “睡糊涂啦?”他拍了下我的脸。
    我还停留在梦中的回忆里,糊里糊涂说了一句:“我吃过了。”在梦里。
    孔灵捏我的脸:“梦里吃啥了?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梦里的孔灵可比这个温柔体贴多了,我边想边喝汤。
    “梁家就是有钱,吃顿饭都弄得像满汉全席。”孔灵对刚才的晚餐意犹未尽。
    “妖怪呢?”我问他。
    孔灵回答:“已经布下阵法,就等它自投罗网了。”
    我对此只能说:“加油。”
    捉妖什么的虽然很拉风,但和我这种普通人没什么关系,所以我在房间里看电视,还是八点档的偶像剧。
    盯着偶像剧里的男一号的脸目不转睛了十来分钟,我听到整栋房子回响起震耳欲聋的铃声,是很多细小的铃铛颤动发出的声响,我连忙捂上耳朵。
    房间大门上的符纸颤抖着,霎时间,断电了。
    凄惨的叫声差点刺破我的耳膜,与此同时,门上的符被震碎,我待不下去了。
    外面也是一片漆黑,走廊上伸手不见五指。
    我呼喊孔灵的名字,没一会儿就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腕,在我惊吓之余道:“是我。”小寒的声音传来。
    小寒带着我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不知从哪拿出一根蜡烛,点亮后递给我,让我乱走。
    我询问孔灵的情况,小寒说:“那只九命猫妖不好对付,青柳在帮着镇压它,我负责安置宅子里的人,现在我要过去帮他们。”说完,他就消失了。
    我举着一根白蜡烛,环视四周,这里好像是……祠堂。
    听小寒后来叙述,那只猫妖挣脱束缚之后就在梁宅里四处乱窜,最后孔灵用九根桃木插住它的九条尾巴,青柳用锁链似的柳藤将猫妖的四肢栓住,再由小寒用狼妖形态把猫妖的脖子咬住。
    众人齐心协力把猫妖打得半死不活,孔灵念了一长串咒语,最后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一把雪亮的宝剑直接将猫妖的尾巴通通斩断。
    猫妖气数未尽,没死,孔灵知道这是天意,没有痛下杀手,把它封印,希望它能改过自新,修成正果。
    小寒对孔灵的态度也是自那以后改变的,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天师对妖的仁慈。
    还有,青柳找到了左正行,他被困在猫妖的迷魂阵里转圈圈,等青柳把他救出来,他已经饿得面黄肌瘦神志不清了。
    孔灵精疲力竭地倒在梁家的大厅里呼呼大睡,我不忍心叫醒他,就找了条毛毯给他盖着。
    梁昊也是见过世面的,家里变得面目全非,他也只是一笑而过,拿起手机打电话让人过来清理,还让助理去买新的。
    青柳不肯多留,带着小寒回去,我在梁宅等孔灵睡饱,顺便看着梁昊指挥下人大扫除。
    封印那只猫妖的罐子由梁昊接手,他说:“这件事是家父生前做的错事,那么,就由我来偿还,把它放在我们家的祠堂,世代相传供奉,这样,它就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我敬佩他的度量和气魄,陪着他一起把罐子放在了祠堂里。
    梁昊还给梁富贵上了一柱香,他告诉梁富贵,事情都解决了,家人都平安无事,还有,他会成家立业,愿梁富贵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祠堂吹起一阵风,梁昊笑了,我知道,梁富贵听到了。
    回到大厅时,孔灵醒了,打着哈欠对我说:“清浅,我们回去。”
    我跟着他走出梁宅,回头看到梁昊挥手,我也挥了挥,然后被孔灵拉走。
    这件事算告一段落,等到梁昊把一笔巨款打到孔灵账上,孔灵才想起来:“大川那小子还没付钱呢!”
    我们似乎把他遗忘在医院很久了。
    大川惊吓过度,有点神经衰弱,孔灵过去看他,他还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于是孔灵就在病房里招魂,把他吓走的一魂一魄招了回来。
    大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和孔灵诉苦了半天,孔灵才勉强给他打了个折,人情价,只收了他一千块钱。
    “……”和梁昊一比,大川差的不是一点点。
    这次消耗能量过度,孔灵在家宅了半个月,硬是让我给他煮了半个月的清汤挂面。
    青柳来他这里,拆绷带,我好奇地在一旁看着。
    小寒的神情明显紧张起来,握着拳头微微发抖。
    孔灵把绷带一甩,我们三双眼睛整齐划一地看着他,目露期待。
    青柳缓缓睁开眼睛,眼睫毛顺着他的眼皮抬起,我看到了他眼中有自己的倒影,只想到四个字:波澜不惊。
    “看、看见了?”小寒舌头都在打结。
    青柳笑了:“我一直看得见。”
    孔灵戳他的眉心:“那不是一种效果好吗?”
    我忙不迭地点头道:“青柳,你的眼睛真好看。”
    青柳注视了我几秒,说:“采采第一次见到我时,也这么说。”
    他故意刺激孔灵,惹得孔灵炸毛了,拦都拦不住地要抡拳去揍,小寒挡在青柳前面,如同密不透风的墙壁。
    我就坐沙发上看他们闹腾,孔灵的家原来很冷清,现在变得热闹非凡。
    这家伙骨子里是爱凑热闹的人,不然那年庙会他去扮什么恶鬼、喝什么喜酒?只是他的职业注定了他不能有太多的朋友,聚少离多,亲人也远在千里之外,别看他气鼓鼓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挺乐呵的,有人陪他闹腾,他求之不得。
    青柳活了千百年,自然看得出孔灵的孤独,他让小寒跟着孔灵,一是希望他能长长见识,而是给孔灵做伴,小寒心智不成熟,和二十出头的孔灵正好说得上话,一举两得。
    只是一个天师一个狼妖,走那么近真的没问题吗?我忧心忡忡之际,孔灵家的座机响了。
    这个号码一般没人打,我见孔灵和小寒扭打在一起难分难舍,就接了起来:“喂?”
    “……这是孔灵家吗?”是个男的。
    “哦,是的。”我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你找他?”
    “对,你让他接电话。”那边的声音一顿,“顺便问一下,你是我弟妹吗?”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