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阴魂不散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09  更新时间:16-02-04 12: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若不是这次做噩梦,导致我想起那个夏天的事情,心情懊糟,
    “清浅,你还不起床?”外面我那啰嗦的男友又在敲门。
    我起床了,而且气急败坏把枕头砸了过去:“让你在梦里吓我。”
    孔灵抱着枕头进来,给我顺毛:“好了好了,我的错我的错……慢着!我在梦里吓你?你做噩梦能到我了?清浅啊,这是迁怒,梦里的我一定没有现实的我玉树临风!”
    “那是。”我咬牙切齿道:“就像是被虐杀的尸体……”想想都恶寒。
    孔灵的表情变了:“我?被虐杀?!”
    我点点头:“是啊,被砍得破破烂烂血肉模糊,脸上都是刀伤。”
    孔灵皱了皱眉,他转身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等我去把餐桌上的食物消灭,孔灵才冷着脸下来。
    “怎么了?”我关心一下。
    孔灵坐下,“我算了一卦,大凶啊。”
    “……”我连安慰他的词句都找不出来。
    没有等我想到安慰的话,孔灵就振作起来了:“老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化险为夷的,哈哈哈……”
    他还没笑完,手机就响了,他听那边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对我说:“大川的房子出了点问题,让我过去。”
    我很赞同他去拯救老同学:“嗯,早去早回。”
    孔灵把我拉了起来:“一起去,你不在,我心神不宁。”
    我乐呵呵地说:“我是你的凝神符啊?”
    孔灵用力点头:“是啊,没你不行。”
    我们就这样急匆匆出了门,打的去往大川的新家。
    比起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的孔灵,大川显得出息多了,名牌大学研究生,自己还创立了一个游戏公司,小日子过得如鱼得水。
    我们从出租车上下来,看到那栋金碧辉煌的别墅,都眼红了。
    大川从屋里奔出来,握住孔灵的双手激动道:“你可来了,再晚点哥哥我就交待了!”
    孔灵当着大川的面烧了张符,大川脸色大变,弯腰就吐。
    我问孔灵他怎么了,孔灵就说了一个字:“脏。”
    他把一面八卦镜递给吐得只剩半条命的大川:“戴胸口上。”说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大川两腿抖如筛糠:“兄弟,也给我来一根。”
    孔灵冷笑道:“这烟,你抽不起。”
    “说啥呢,多少钱?”大川作势要掏钱。
    孔灵摇摇头:“你忘了,高中那会儿有个哥们偷我的烟抽,啥下场?”
    大川回想了下,挠挠头:“不是尼古丁中毒送医院了吗?”
    “其实是魂魄不全,歇菜了。”孔灵抽完就拽着大川往屋里走,让我跟上。
    屋子里所有的家具摆设都是崭新的,大川还口水横飞地向我们介绍这屋子的装潢是仿照哪个欧洲皇室设计的。
    我听得云里雾里,孔灵一句话就让大川闭嘴了:“阴魂不散,你这房子原先挖出过棺材,对吧?”
    “我去,兄弟你神了!”大川立马双眼放光。
    孔灵坐在大川家的真皮沙发上,翘起一条腿,“而且棺材里的正主还是个做大官的,陪葬品不菲,你们起了贪心,分了东西生了一笔横财,哦,还把棺材板烧了、尸体焚化,骨灰都冲进马桶……行啊大川,你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怕什么鬼?”
    我在心中给大川竖起大拇指,太狠了!
    大川直接给孔灵跪下了,求神拜佛似的磕头:“兄弟你就是神仙下凡!求你给我指条生路,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我妈还等着我娶媳妇儿回家呢!”
    孔灵把大川扶起来:“你拜我我也没压岁钱给你,说起来你还比我大两岁呢,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让你受罪。”
    大川抹了把眼泪鼻涕,问孔灵:“这些事都是你算出来的?”
    “怎么可能。”孔灵抖了抖烟灰,“你房子里站着那正主呢,他噼里啪啦和我诉苦半天了,耳朵都生出茧来了。”
    大川一听,又给跪下了,这回拜的是那鬼魂:“鬼爷爷,我年轻不懂事,搅了您的美梦,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以后清明我给您烧钱烧房子烧美女!您要什么给什么!”
    孔灵无奈道:“他说要你们偿命。”
    大川不哭了,直接昏过去了,裤腿还渗出某种液体。
    “……”我看着吓尿的大川,无言以对。
    孔灵把大川拖到厕所,走出来不耐烦道:“个孙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喝着凉白开,问他:“你刚才说的话是吓他的吗?”
    “谁去吓他了,真的。”孔灵扬手就是一张黄符,我以为他要把鬼“变”出来,然而他突然大叫:“你再敢把手往前伸一寸试试看!”
    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我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前的钮扣,似乎明白了什么,我往边上挪了挪。
    孔灵收回符纸,还加了一句:“那也不行。”
    他把符纸叠成一个三角形的护身符,放进我口袋里,说:“这老色鬼手脚不干净,还是防着点好。”
    我指指厕所的方向:“大川怎么办?”
    孔灵说他自有妙计,接着他就和那个鬼讨价还价,又扯了一堆有的没的,才把那鬼说动,不再折腾大川。
    等把那鬼超度了,孔灵瘫在沙发上,叹气道:“一定让大川那死小子请我吃顿好的。”
    我给他倒水:“一顿饭就能请动你,那还挺划算的。”
    孔灵爬起来往我身上贴:“亲爱的,只要你亲我一下,我给你做牛做马一辈子都行。”
    我推了他一把,把水杯塞给他:“在别人家里正经一点。”
    大川醒了,连滚带爬从厕所出来,看到孔灵腿一软,跪得干脆利落:“兄弟,你搞定了没?!”
    “搞定了。”孔灵踢了踢他的腿:“起来说话,老低头看你老子脖子酸。”
    大川扶着茶几起来,感激不尽道:“好兄弟,哥就知道你仗义!”
    孔灵没有感动,伸出手抬了抬:“这年头仗义不值钱,来点实际的,支票现金信用卡,都行。”末了他还补充道:“你从那个棺材里拿了多少东西,一件不落地还回去,重新给那鬼挑个好地方,选个黄道吉日厚葬,每年清明烧纸钱,记住了吗?”
    大川听得一愣一愣的,消化完孔灵的话才反应过来:“好好好,我马上去办,可是……另外几个呢,他们也拿了东西,怎么就我倒霉?”
    孔灵摊手:“我怎么知道,可能你比较好欺负吧。”
    大川幽怨地看着孔灵,嘀嘀咕咕道:“我拿的最少却被整得最惨,这不科学。”
    鬼神本就是不科学的,我看他这么可怜,就没说出来。
    孔灵准备走人,让大川快点把事情办妥,顺便把能收回来的陪葬品都拿回来,免得生事端。
    大川裤子都不换就去打电话,两三句话的功夫,对方就挂了,大川把还在玄关的我们喊住:“兄弟,那个拿得最狠的哥们……死了。”
    孔灵踉跄一步,“你说什么?”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