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处处逢妖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16-02-04 12: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死者叫梁富贵,是做房地产开发的,他的妻子头戴黑纱哭得梨花带落雨,把她丈夫的死都怪罪在了那些同样拿了陪葬品,却还活着的人身上。
    大川也没有幸免,去参加葬礼,被骂得狗血淋头。
    梁夫人的儿子梁昊和大川年纪相仿,却沉稳很多,也许是父亲的死让他不得不担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家父生前总说张先生是不可多得人才,可见所言属实。”梁昊说:“张先生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来参加家父的丧礼,真是义薄云天。”
    虽然他用的都是褒义词,但我就是觉得他在冷嘲热讽。
    大川是老实人,听不懂他话中的玄机,一个劲儿和梁昊握手,惋惜梁富贵就这么走了。
    孔灵在一边看了半天,突然问:“你怎么知道大川自身难保?”
    梁昊一开始没注意到孔灵,被他问得一愣,随即回答:“家父生前认识一位大师,给我家看过风水,除过鼠妖,是真正的高人。”他说到这里,很自豪的样子,“这位大师掐指一算,就知道除了家父,还有个叫张大川的男人,也厄运缠身。”
    大川惊讶:“那真是神了,孔灵,你道友?”
    孔灵道:“我是天师,你才是道士。”
    梁昊闻言,打量着孔灵:“难不成你也会捉鬼?”
    孔灵没好气地看了大川一眼,说:“略懂一二,估计还没你家那位大师能说会道。”
    梁昊见孔灵没有透露身份的意思,就转移了话题,转身带我们去祭拜梁富贵。
    我们既然来了,于是都上了支香,大川在梁富贵的坟前鬼哭狼嚎了半天,才把香插上。
    孔灵象征性拜了下,插上香就走开了。
    等大家活儿都散了,大川才屁颠屁颠跑去问梁夫人那些陪葬品的下落。
    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又把大川劈头盖脸一顿骂。
    最后还是梁昊告诉我们东西在哪,还带我们去拿,说那些都是不义之财,拿了还招祸。
    那些金银珠宝玉器花瓶都堆在一个角落,没人敢碰他们,除了孔灵。
    他一过去就拿起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掂量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孔兄弟还真是艺高胆大,不怕惹祸上身?”梁昊见孔灵没事人一样翻着陪葬品,不由再次开启嘲讽模式。
    大川哈哈大笑:“我这哥们,你还别说,他高中开始就胆大,哪有鬼他就往哪跑,千年老妖见了他都得跪下叫爷爷。”
    孔灵把一个玉佩对着光看,顺便纠正大川的话:“我没遇到过千年老妖,就算真的遇到了,我叫它爷爷还差不多。”
    “小兄弟真有趣,不过这陪葬品,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外面走进来一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气度不凡。
    孔灵回头一看,眯起眼:“你就是梁家请来的大师?”
    “不才,正式在下。”他抱了下拳:“茅山鬼道传人,左行正。”
    孔灵“哦”了下,又转身翻找,屋子里只剩下他翻找东西传出的细碎响声。
    “你在找什么?”大川问他。
    孔灵问梁昊:“就这些了吗?没有古董花瓶之类的东西?”
    梁昊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他说:“原先有一个瓷瓶,不过不小心给打碎了。”
    “碎片呢?”孔灵站起来向他要碎片。
    一直被无视的坐正行咳了下,说:“在我这。”
    孔灵看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是妖孽作祟,为何不除?!”
    左正行眼前一亮:“你也是同道中人?”
    孔灵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没有回答。
    左正行说:“这妖不是我不除,而是太过狡猾,甩掉了我的追踪符,还破了我的八卦阵,凶悍至极。”
    “那么,它就很可能再回来报复梁家其他人,或者说,开了棺材的人,都得死。”孔灵的话,又把大川吓得哆嗦。
    “我已经布下阵法,定叫它有来无回。”左正行胸有成竹道。
    孔灵吩咐大川把陪葬品装麻袋里扛走,然后就告辞了。
    左正行问:“小兄弟不一起为民除害吗?”
    孔灵瞥了他一眼:“这不是有您在么?我的出场费很高,不打算做白工,如果除妖失败,倒是可以来找我。”
    “这等人命关天是事情怎能袖手旁观?”左正行被孔灵的行为激怒了,“你学艺时,你师傅没告诉你斩妖除魔义不容辞吗?”
    孔灵点头:“他没说。”然后拉着我和大川就走了。
    大川扛着麻袋,小声说:“孔灵,你要是帮了这个梁昊,好处大大滴有。”
    孔灵不以为意:“我主动帮他们和他们来请我,价位是不一样的好吗,还有,你的账是不是该结一下了?”
    大川扛着麻袋就飞奔而去:“那什么,我去找坟地,兄弟你先带弟妹回去亲热哈。”
    我郁闷,好好的扯到我做什么?
    孔灵嗤笑:“德行。”
    大川办事效率很高,当天就选好了地方,也定下了日子,回来整个人神清气爽,把孔灵叫出去,请他吃饭。
    那天我要上学,没有跟去。
    下周要考英语六级,有点难度,我早早回家复习,不过等我打开家门,一张青面獠牙的脸映入眼帘,我若是心脏承受能力再差点,当场就给吓死了吧。
    这个应该是妖怪了,而且是个穿白袍的,我咽口水,谨慎地举起手说:“嗨。”
    他张嘴就要咬我,可是被什么东西弹开,摔在了茶几上,我的茶几立马四分五裂。
    “……”我要赔的说。
    这个妖怪智商似乎不怎么高,重复摔了几回,他才学乖,不再冲过来咬我,而是在我的出租房里搞起破坏,眼看着家具都毁于一旦,我拿起手机拨通号码:“……孔灵。”
    孔灵火急火燎赶过来,我坐在楼道里的台阶上,撑着下巴等着他。
    “那妖怪呢?”孔灵见我没事,松了口气。
    我指指门内,里面八成面目全非了,我不敢去看,怕心疼死。
    孔灵进去后五分钟不到,把我叫了过去。
    那只妖怪被他困在一个金光闪闪的阵法里动弹不得,孔灵说:“你现在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要撒气吗?随意整。”
    我不想拉仇恨,就从一片狼藉的房间里找到凳子,坐下捶捶腿,因为沙发被抓得弹簧都蹦出来了,根本不能坐人。
    孔灵开始审问妖怪:“你好好的妖怪不当,跑我女朋友这里来撒野,是不是活腻歪了?”
    妖怪回答:“不是,我有求于她。”
    孔灵不乐意了:“求我女朋友,当我死的啊?说,想我怎么了结你?”
    这妖怪一点都不怕,把目光移向我:“我有个朋友,他的红颜知己死了,郁郁寡欢,我想让他高兴,想变成那个女孩的样子,可是我快不记她长什么样了,所以来找你。”
    “为什么?”我不明白。
    “哦,因为她和你有点像,如果你刚才发怒的话,我就能完全模仿了。”他和和气气地说。
    感情他把我这里弄得一团乱,是想惹我生气!
    孔灵挡在我面前,磨牙道:“想得美,我的女人岂是你这种角色能模仿的,看在你无心害人的份上,我准许你滚。”
    那个妖怪说:“我知道你是很厉害的天师,来找你的女朋友,我也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
    孔灵乐了:“有骨气。”便大手一挥撤了阵法。
    “我是狼妖,”他顿了下:“我没有名字。”
    “没名可以取嘛。”孔灵双手插兜拽拽地说:“你看,快小寒了……就小寒吧。”
    我以后肯定不让他给孩子取名字!我暗暗下决定。
    小寒没有说什么,直勾勾看着我:“你同意吗?”
    终于轮到我发言了?我很和善地说:“也不是不行……你确定我变成我的样子?明星的脸更好看吧。”
    “嗯。”小寒用力点头。
    “好吧。”我从孔灵身后走出去,“那你看着变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