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一剑穿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91  更新时间:16-02-04 12: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两年前,全市发生了一场大面积的停电危机,整整一天,所有的电路系统都处于瘫痪状态。
    出租房里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我出门吹晚风,难得的给孔灵打了电话。
    孔灵那边应该在忙,杂音很重:“喂?清浅啊,我在打怪……”
    我慌忙挂了电话,这个节骨眼可不能打扰他。
    小区里其他住户陆陆续续出门乘凉,我找了个秋千坐着,看几个孩子跑来跑去玩沙子。
    本来罢工的路灯忽然闪了一下,我惊喜,来电了!
    可是它只是闪了一下,然后就蔫了。
    我热得受不了,用手扇了扇,从秋千上下来,打算去有风的地方。
    刚才跑来跑去的小孩被家长叫了回去,我看到沙坑里还有个皮球,捡起来大喊:“小朋友,你的球!”
    小朋友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月光下的我抱着一只皮球,样子挺傻的。
    这个皮球有点重,表皮还很粗糙,我皱眉摸了摸,结果它“喀”的一下,裂了。
    裂开的皮球里迅速伸出了黑色如头发般的细丝,我来不及扔掉,就被糊了一脸,紧接着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我在沙坑上躺着边上还躺着一人,我凑近看了看,惊得目瞪口呆,那不就是我自己吗?!
    白色T恤和牛仔热裤,还有那双刚买的凉鞋!不可能……我又看了看现在的自己,差点晕过去。
    这黑乎乎如同黑树皮般粗糙的皮肤是什么?还有我的视线为什么这么宽阔?!
    等我把自己弄明白了,都快疯了!我现在就是一头顶着犄角的怪物!
    我在孔灵的书上看过,这是魑魅魍魉的一种,非常凶狠。
    有人的脚步声靠近,我知道这个模样有多吓人,马上找了个草丛躲好。
    就这样,摸眼睁睁看着沙坑上昏迷的“自己”被抬走,而我,无处可去。
    我不能说话,只能发出野兽似的吼声。
    于是,在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一边躲着人群一边向孔灵的家前进。
    蹲在孔灵家附近的草丛里,我不敢靠近,我怕他不由分说就把我五雷轰顶了。
    就这么一直纠结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红着眼看到孔灵出门,去丢垃圾。
    他似乎能感受到我炽热的目光,若有所觉地张望了下,又回到了房子里。
    这是他那天唯一一次单独出门,意味着我错过了唯一和他接触的机会。
    接下来的事情,却几乎把我气得抓狂。
    我看到了“自己”,穿着连衣裙漂漂亮亮走到了孔灵家门口,敲了敲门,把他拖出去,应该是要逛街。
    难不成“她”要害孔灵?!我当然不肯,变跟着他们。
    我目前庞大的身躯无法在商业街上很好地隐藏,就远远的看着他们,变成怪物后,我的视力变得很好。
    他们约会了一天,我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和孔灵吃冰激凌,天呐,那画面太美我简直不想再看下去了。
    直到孔灵把“我”送回了家,他走到了无人的林荫道上,我看准时机,跳了出去,和他面对面。
    “终于肯出来了?”他一笑:“跟了我们一天,我以为你会一直偷窥下去呢。”他凌空抽出一把剑,雪光一闪,周围的光都黯淡了。
    我无动于衷,主要是被他那把剑和他身上的杀气吓懵了,这不是要把我大卸八块了吧?!
    等我反应过来,孔灵的剑已经刺在我心脏位置,直接刺穿,可一点都不疼,剑太快,没有感觉。
    心脏处留出了大量的血,我用手指沾了一点,犹豫了下,在地上写了两个字:“孔灵。”我多么想亲口喊出他的名字,告诉他,我有多难过。
    孔灵手抖了,他说,那是他今生第一次手抖,不可抑制地浑身颤栗。
    他拔出了剑,我的视线模糊,世界最后的模样就是孔灵苍白的脸孔,不知怎的,我想笑。
    恢复意识后,我浑身疼得如同被卡车碾过,我耳边传来孔灵的声音:“水清浅,你是猪吗?还想睡多久,都快中午了。”
    咦,我还活着?我醒了,揉揉眼睛:“怎么回事?我不是被你一剑穿心了吗?”
    孔灵倒抽一口凉气:“水清浅,青天白日的不能这么冤枉人的啊!我吃饱了撑的给自己女朋友来一剑啊?”
    我疑惑地起身:“可是你……”他端着一杯牛奶,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房东打电话给我,说你中暑了,我这才把你接过来。”他把牛奶塞我手里,“今天早上来的电,冰箱里的牛奶都馊了,这还是我刚去超市买的。”
    “谢谢。”我把牛奶喝完。
    孔灵拿着空杯子出去了,我在洗手间洗脸,镜子里的确实是自己,那段可怕的记忆是梦吗?我触碰心脏的地方,那里没有伤口,却还是隐隐作痛。
    孔灵在厨房忙活,我去帮忙,他让我闪边,我也没闲着,就帮他擦擦桌子拖拖地。
    洗衣机里的衣服好了,我就拿去晒,一件一件……咦?
    孔灵意识到不对,冲上来时,我已经拿着那件衬衫对着太阳看了好一会儿了,洗衣粉没有彻底抹去衬衫上的血迹。
    “我昨天杀怪染了点血。”孔灵解释:“就是怕你吓到。”
    我“哦”了声,把衬衫丢一边,“洗不掉了就扔了吧,你钱多,再买一件。”
    在孔灵转身之际,我说:“我中暑两天,你有没有帮我给学校请假?”我加重了语气说了“两天”。
    孔灵卡住了,他又僵硬地转回来,扯着嘴角回答:“请了。”
    “嗯,多谢。”我晒完衣服伸懒腰。
    孔灵没有再说过,他默默下楼做饭,我知道,他不想让我记得,他亲手杀我的那一幕。
    日历是不会骗人的,自欺欺人的,只有孔灵自己。
    在那之后,孔灵沉寂了一个星期,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出家门,自我厌恶一般地消沉。
    我放了暑假,要坐火车回家,拖着行李出门,孔灵站门口害得我差点和他撞一块。
    “清浅。”孔灵抱了抱我:“我想你了。”
    我哭笑不得:“你要不就跟着我回趟老家?那儿也有风景名胜。”
    孔灵过了几秒说:“好。”
    我掏出手机,给妈妈发了短信,通知下,免得二老心脏不好被吓到。
    孔灵在火车上一言不发,看着窗外的风景,让人以为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冷少年。
    我和孔灵的第二个夏天,过得飞快。
    暑假我要去乡下,之前要回家和爸妈住几天。
    妈妈看到孔灵比看到我还亲,端茶倒水,水果拼盘都搬出来了。
    爸爸在那摆象棋,招呼孔灵过去。
    ……那天晚上我爸就没赢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