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五通神娶亲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89  更新时间:16-02-04 12:2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时隔那么多年,我又感冒了,这次是因为晚上踢被子了。
    孔灵给我煮姜汤,活像个老妈子似的啰嗦:“水清浅你几岁了啊?还踢被子,信不信老子晚上给你矫正睡姿?”
    我不理他,打开电视看新闻。
    电视机里的记者在人来人往的庙会上说着什么。
    犹记得高中那儿三年一次的庙会,学校半数人都去了,交通堵塞得一塌糊涂。
    我赶到时,游行都开始了。
    朋友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这么吵听得见才怪。
    游行的队伍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来的行者,穿着宽大的衣服,飘飘欲仙的样子。
    也就是在游行队伍末端,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少年,是孔灵。
    也许这就是一种直觉,他打扮成那样,我却能一眼看出来。
    队伍远去了,我跟着人群走,朋友回电,让我在城隍庙等他们。
    城隍庙只有几个游客,烛火摇曳,阴冷的风穿堂而过。
    供桌上的苹果突然滚了下来,滚到我的脚边。
    我心里嘀咕:难道是菩萨看我等得饥肠辘辘,好心送我个苹果吃?
    原先约好大家一起吃庙会的小吃,所以我晚饭就吃了一点,现在饿得眼冒金星,肠子都悔青了。
    我捡起苹果,擦了擦,咬了一口,有些乏味,老人家说供桌上的东西神仙吃过之后就会没有味道,全球各地都有这样的事情,外国还专门派出专家团研究。
    那些光怪陆离的事情我仅仅是有所耳闻,并没有特意观察,不盲目迷信,也不排斥宗教,谁让我家还有个住在乡下吃斋念佛的奶奶呢。
    等苹果吃完,我蒙圈了。
    就蹲门槛上打瞌睡的一小会儿功夫,这个世界就变了。
    我趴一漏顶的轿子里,红色的纱帐随风飘荡,七七八八的奇怪生物抬着轿子,叽叽咕咕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这是做梦么?”我一个激灵,猛地坐起来,身上这红彤彤的衣服怎么那么像古装电视剧里的嫁衣?!
    外面的街道很朦胧,但我还是看得出那些都不是天朝的平民老百姓,开玩笑,哪有身形壮得跟座大山似的老百姓?还长角!
    “哟,新娘子醒了。”轿子边上跟着的小牛头说:“等会儿见了大人,不要乱叫啊,不然立马给你剁成饺子馅!”
    我张着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一定是在做梦!我想抱头痛哭来着,可是头顶上那金色的……凤冠么,沉甸甸的,一低头整个人就往前倒。
    做了几个深呼吸,我问那个小牛头:“我给谁做新娘子啊?”
    小牛头回答:“五通神。”
    “……”我听都没听过。
    另一边有人接话:“五通神在江南一代非常有名,他有求必应,一些黑社会老大之类的把他供得比财神爷都高,因为很灵验。”说话的人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拜了五通神,就算是借了‘阴债’,而这笔债,一辈子换不完,死了下了阴曹地府还要借着还。但是,五通神好色,只要家中有尚未出阁的女儿,拜他就一定要把女儿嫁过去,否则,会有报应。”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爸妈没去上香啊!”
    刚才解说的人蓦地笑了,“你该想的是你怎么脱身吧?”掀开一角的纱帐露出一个脑袋,斜戴着漆黑的恶鬼面具。
    “你……”我看着孔灵,震惊、喜悦,或者说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孔灵做了个“嘘”的手势,他把面具戴正,缓慢地跟着轿子走,“每年庙会总会丢人,更多的,是鬼神作怪吧。”
    我欲哭无泪:“拜托,我刚成年,还不想嫁人。”
    “我这不是来了嘛。”孔灵说,“我本来是被请来喝喜酒的,居然还是喝学妹的喜酒,啧啧,缘分呐。”
    “胡说八道!”我腹诽。
    队伍停下了,有个尖锐的声音喊:“新娘到!”尾音拖得老长。
    小牛头敲了敲轿子边缘:“下来吧,你还指望大人来接你啊?”
    我探了探高度,接近两米,不知道这一跳会不会折了腿。
    孔灵绕到轿子前,说:“再不出来新郎官可要来踢轿了。”
    我一咬牙跳出去,孔灵算准了角度把我接住。
    我还没来得及道谢,孔灵就抽出了一卷画轴,正前方的府邸大门缓缓打开,围观充当宾客的妖魔鬼怪全都停止了交谈,所有声音都在那一刻消失。
    “老朋友,你这次的事情做得不怎么漂亮啊,”里面传出洪亮的嗓门。
    “抢亲还不漂亮啊?”孔灵大声道:“你那原型都快抵得上牛头马面了,娶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算什么?老牛吃嫩草?我说老兄,大家都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点出息成么?”
    我躲孔灵身后狂点头,低声附和:“就是就是。”
    结果那府邸里传出的话差点让我吐血三升:“老人家寂寞啊。”
    孔灵把画轴举起来,手一松,画卷展开,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和发光的画纸,也不敢正面去看那里面是什么。
    “你哪来的!?”五通神的音变了调。
    “捡的。”孔灵把画收了,“你的喜事照办,新娘子换一个,怎么样?这笔买卖是不是很划算?”
    五通神沉默了良久,才问:“你抢的是你媳妇儿?”
    孔灵恬不知耻道:“嗯,未来的。”
    我看在周围那么多眼神如狼似虎的妖魔鬼怪的面上,不和他计较。
    “这是卖给孔家的面子,还不滚?”五通神说完,孔灵手中的画轴飞进了门里,大门重重换上。
    孔灵拉着我在众目睽睽下走了,那条路漆黑一片,他头也不回地走,直到一个电话让她停了下来。
    “喂?……妈。”他的脸色变得古怪,“……是,是我,啥……那什么,不是不是!是万不得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他就快要说得暴跳如雷时,那边用了一句话的功夫,他就蔫巴了,无精打采地把手机给我:“姑奶奶,你和我妈解释一下。”
    我讪讪接过,“喂。”
    “小姑娘现在和我儿子一块儿?”那边上来就这么一句。
    我说:“是的。”
    “刚才他救了你?”
    “嗯。”
    “什么名字?”
    “阿姨你好,我叫水清浅。”
    “你好。”孔灵的妈妈笑了,“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妈。”
    我被雷得外焦里嫩:“妈?!”
    “乖!儿媳,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就麻烦你了。”
    我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孔灵见我应付不来,就把手机抢回去:“事情的经过我等一下和你解释,现在我们紧贴着轮回道在走,万一走错了你就让老爸来黄泉路接我们吧!”他气呼呼挂了电话,还瞪了我一眼。
    我搓搓手臂:“你不会把我扔这儿吧?”
    孔灵翻了个白眼,转身带路,“不会,你跟紧了。”
    我连忙跟上他,很小心地拽住了他的袖子。
    他还穿着黑色的鬼衣,袖子很大,随着他的走动摇摆。
    我那时很想告诉他:这样子的你,酷毙了!
    电视机里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我伸懒腰,问厨房里的孔灵:“姜汤煮好了吗?”
    孔灵端着碗出来:“好了好了,趁热喝啊,不然我就捏你鼻子强灌,对了,你家的红糖放哪了?我怕太辣你喝不下……”
    “……”
    这个唠唠叨叨的男人,和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少年,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我想到什么,问他:“你和五通神交易的那个画轴,里面画的是什么?”
    孔灵把毛毯盖我腿上,回答:“没什么,他媳妇儿的画像。”
    “那他娶的是一张画?!”我惊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也不是。”孔灵措了会儿辞,说:“通过那个画轴,他能找到进入轮回的爱人,哪怕辗转千年,他都能看到她现世的模样。”
    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孔灵笑嘻嘻地说:“清浅啊,你穿嫁衣还挺好看的,啥时候为我穿一回啊?”
    我默默喝姜汤,不说话。
    他还在碎碎念:“我可没五通神那么闲,一等就是千八百年。”
    我想,我不会让他等那么多年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