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海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12  更新时间:16-02-04 12:2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派对还在进行,我突然很好奇地问:“你高三那年旅游的时候,和那个尸变的,嗯……古尸PK,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有危险的?”
    孔灵还在等他的符纸回来,闻言回想了一下,“哦”了一声,估计是想起来了,他说:“你那时候简直傻得可爱啊。”
    我忍了,等他的下文。
    他慢悠悠道:“一进古镇我就走了个大概,那座宅子我一看就发现有问题,而且树林里还有那么重的煞气,有人想害这宅子里的住户,便将尸体葬于树下,养尸这种事情说多了你也不懂,总之,我留了个心眼,在后门上绑了警报器一样的东西,你们一过那门,我就知道有人闯入,然后就要去拯救世界了。”
    我被他的话逗乐:“说真的,那时候你说我的桃木剑是劣质产品,是不是故意的?”
    “天地良心,那是真的劣质。”孔灵作发誓状,“那个商家坑你的,我敢保证,那桃木绝对没有一百个年头,而且做工粗糙,我当时拿起来就知道是什么过货色。”
    “……”被坑了八十块钱的我至今仍耿耿于怀。
    孔灵忽然笑了:“不过桃木能辟邪,哪怕是一根树枝,也是有用的,所以他不算骗你。”
    “可你那时干嘛说得那么过分?”我脑海里还残存着他那嫌弃的目光。
    孔灵大大咧咧道:“不那么说,你能长记性吗?不过还好,以后你只管问我买,保证物美价廉还货真价实!”
    “谁要你那些陪葬品。”自从知道他的道具大多来源于古墓,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不要也没关系。”孔灵耸肩,“反正我要和你耗一辈子的,也不会给别人坑你的机会。”
    好吧,他这身打扮在角落里和我说这话,一点美感都没有,可就是觉得有一点温暖,一点幸福。
    和这个人一起,肯定永远都不会无趣。
    片刻后,孔灵的手在空气中一夹,指尖立着一张符纸,显然是刚才飞出去的那张。
    孔灵一甩手,指尖的符纸就烧了起来,灰烬挥散开来,不见踪影。
    “啧,”他咂了下嘴,“不好办,还拖家带口。”
    我是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不过一直尾随我们的洪先生是懂的,我的脖子上凉飕飕的,他肯定说了些什么。
    孔灵听完,面无表情,倒是煞有介事地瞪了我身后的空气一眼:“离她远点。”
    我不清楚洪先生的年纪,看孔灵这反应,莫不是什么青年俊才?好想亲眼见识一下交结一下啊。
    孔灵让我随便去吃点东西填饱肚子,他这么做是不希望我拖累他,也不希望我掺和到斩妖除魔的行业中来。
    我吃完一个提拉米苏的功夫,孔灵就完事了,准确的说,是把事情闹大了。
    好好的大厅轰隆一下炸开了什么,客人们围成一团看热闹,我后知后觉过去观望。
    “妖、妖怪啊!”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滚了出来。
    这个我还认得,财经频道放过的,一个卖海产的暴发户。
    “你……”被人围观的另一主角,是位倒地不起血流满地的贵妇人,好像是这位海产暴发户的妻子。
    贵妇人捂着肚子爬了两下,爬到了手握桃木剑的孔灵面前,恳求道:“放过我,求求你,我不能死。”
    孔灵这一刻是冷漠的,他淡淡道:“人妖殊途,你们是没有结果的。”
    贵妇人反驳:“我有了孩子!”
    孔灵补充:“没有好结果的。”
    海产暴发户受了极大的刺激,疯狂地喊着:“打妖怪!打死她,打死她……”
    本来宛如雕像的孔灵抬起了手,咬破食指迅速画符,他的身旁,多出了一只三十来岁的男魂。
    如果我没猜错,这只半透明状态的成年男人魂魄,应该就是洪先生了。
    “小婉,放手吧。”洪先生语重心长道:“你会害死更多的人。”
    小婉,也就是那位贵妇人,拖着一地血抽泣道:“我没有害过人,我真的没有!”
    孔灵认同地点头:“嗯,你确实没有亲手杀人,但很多人为你而起,包括你面前这位洪先生,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已经是孤魂野鬼了吗?”
    小婉一愣,“怎么会?”
    孔灵蹲下来劝说这只固执的妖精:“你好不容易修成人形,何必自掘坟墓?肚子里那不人不妖的玩意儿连户口本都上不去,你打算让它两边都遭人白眼吗?趁你还没害死这个男人,打掉孩子,哪来回哪去吧。”
    小婉哭得肝肠寸断:“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拥有平淡的生活?为什么?!”
    孔灵不耐烦地拍了下她的脑袋:“行了,你想给神舟大陆舔新品种老天爷还不同意呢,第一道天雷下来,你们全家都要死。”
    “孔大师,快、快收了她!快劈死她啊!”海产暴发户连滚带爬回来大叫。
    孔灵不耐烦,桃木剑对着那个海产暴发户:“再啰嗦,先削了你。”
    海产暴发户立马闭嘴。
    小婉楚楚可怜道:“天师,真的不能保住我的孩子吗?”看起来她对自个儿的男人是彻底死心了。
    “你间接性害死了一堆爱你不变的男人,阴德积得不够,也没有足够的道行抗住天雷,我无能为力。”孔灵叹息,“不过你活着,总比死光光好。”
    小婉没有再说什么,捂着肚子,仰天长啸一声,霎时孔灵就被庞大的阴影覆盖,我乍舌,好大一只海螺!
    海螺姑娘小婉转了几个圈就走了,而那个海产暴发户则不淡定了,他质问孔灵:“你为什么不除了她?!她、她她她是妖啊!”
    “妖怎么了?”一旁的洪先生嗤之以鼻,“如果不是你抢走她,我才不会让她落得如此田地。”
    “你死都死了,有什么资格说我?快滚去投胎!”
    “做鬼好啊,可以晚上来找你叙旧。”
    “……”
    孔灵头疼地把洪先生的实体化消除,然后警告海产暴发户:“妖也有人性,而且比人更容易冲动,小心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报应不爽啊大老板。”
    海产暴发户的脸一下子苍白如纸。
    我忍不住拍手叫好,让你抛妻弃子!
    孔灵事后感慨:“现在像我这样一往情深的男人越来越少了。”
    我打趣道:“万一我是妖怪呢?”
    孔灵哈哈大笑:“那我就把你收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喏,先亲一个!”
    我不和他闹,心中万分庆幸,我是人类,他也是人类,我们不需要跨越种族的差距,也没有天地不容一说。
    下雪的城市安静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每个人在这样的雪夜,都想早早钻进被窝睡觉吧。
    而我,煮着清汤挂面,望着沙发上打着游戏机的男友,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