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看病 (1)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360  更新时间:15-08-23 08: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说马老大,你也该好好管管你这个弟弟了,他实在太不像话,真是丢我们村的脸。”人群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裹脚老太太,走进屋子对马力气愤的说道。

    “刘奶奶,你放心,等这小子醒了,我饶不了他,一定给弟妹和侄子一个公道。”马力说着,阴沉着脸,背起马军,走出了屋子。

    马明印象中,马力这个人还算不错,亦非常好面子,既然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教训马明,为他们母子两人主持公道,那应该是不会食言。

    不过,马明对自己这位大伯的承诺并寄予多大希望。

    马力或许是真的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但马明非常清楚,与这个想法相比,他更疼爱马军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

    前世马力不是没有做出过这样的承诺,结果呢,雷声大雨点小,惩治措施起到的效果着实有限,马军还是一如往常的祸害他们母子。

    正因如此,此刻,马明坚定地认为,想让马军醒来后不找他们母子的麻烦,还是要靠自己。

    随着拖拉机远去的声音,这场家庭闹剧也落下帷幕了。

    这次受伤最重的是马军,可村里人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的同情之心,相反,很多人都认为,马军是坏事做多了,罪有应得,遭了报应。

    马军那德行,村里人没有不知道的,今天见到了如此可怜的娘俩,人们根本无需多想,自然而然,就判定罪大恶极的人是马军。

    所以,村里人把所有尖锐的矛头都指向了马军,而对作为受害者的马明和侯兰有的只是同情。

    “妈,既然爸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咱们也到林老那里看看身上的伤吧。”见拖拉机已经远去,马明果断抓住时机,把侯兰拉到院子里,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建议道。

    “明明,我没事…”

    “妈你怎么可能没事,你被打了那么长时间,身上一定到处都是伤。”没等侯兰说完,马明便大声打断了她的话。

    马明知道平时侯兰就不注意自己身体,不然,上辈子也不会那么年轻就得了脑瘤。

    此刻见她还是这么不注意,马明更是坚定了要拉侯兰去看病的决心。

    “兰妹子,虽然我没见那个混账男人是怎么打你的,但也看得出,你身上的伤不轻,大姐我还是劝你去林老那里看看。再说,就算你不想去,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你看他脸上的伤痕,这么漂亮的小脸,要是以后留下了伤疤,岂不可惜。”正在侯兰有些犹豫的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细声细语地劝道。

    这么多年过去,岁月的磨砺,已让马明脑海中完全失去了关于这位中年大婶的记忆,但听了她的一番话后,还是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侯兰之所以不想去看病,就是不想让村里人觉得自己来自城市就娇贵,作为一个外来户,侯兰深知,村里人排外有多严重,

    来这个村里二十多年了,侯兰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融入其中,她实在不想因为这件事,让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可当她刚刚听了中年妇女的话后,立即改变了注意。

    “明明,伤还痛吗?”侯兰弯下腰,摸着马明的脸心疼的问道。

    “还有些疼的,我觉得还是去看一看医生吧,我可不想以后留下疤娶不到媳妇了。”马明说着,小嘴噘得老高。

    “你这小崽子,真是人小鬼大,才多大就想着娶媳妇了。”一旁的中年妇女笑骂道。

    听了马明这话,脸上还有泪痕的侯兰也笑了出来。

    感觉气氛不错,马明没有迟疑,拉着侯兰,走出了家门,凭着记忆向林老家走去。

    村民们见一家三口都离开,知道热闹没得看了,没一会儿都离开了。

    “明明,咱们就这么出来了,家里的门还没锁呢。”已经快到林老家门口,侯兰突然说道。

    “妈,放心吧,咱们村里谁不认识谁,这大白天的,不用担心招贼,再说咱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偷。”马明说着,没有停下脚步,拉着侯兰继续前进。

    “这倒也是。”听了儿子的话,侯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马明这是大实话,在村里,他们家的经济状况,就算不是倒数第一,也差不多了,村里有谁这么不开眼会去偷自己家里。

    至于侯兰手里藏的那点私房钱,马明就更不担心,连马军这个家里人都找不到,一个外人就更找不到了。对于侯兰的藏钱技术,马明还是非常的放心的。

    “妈咱们到了。”马明说着,推开眼前那扇古朴的木质大门,拉着侯兰,走了进去。

    这个年代,村明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都不会去医院,即使马家村离省城很近,生活富裕,村里人也没有赶这种时髦的意思。

    只要没什么大病,人们都会到村里一个老中医林老那里看一看就行了。

    要不是马军头上的伤势看起来太唬人,马明又非张罗着把他送到医院,马力也不会送他去医院。

    在这个崇阳媚外的年代,村里人都认为西医院是高端大器上档次的医疗场所,可马明却知道,村里这位林老的医术,绝对比那些大医院的医师、专家还有好,这也是为什么,马明要带侯兰来这里的原因。

    这次过来,不仅仅是为了看两人身上的伤,更是希望可以让那位老人家帮母亲调理一下身体。

    这位林老的祖籍并不是马家村,据说当时是为了逃难才来这个村子里的。

    老人来马家村这么多年,总是深居简出,因此,村里人都不是太了解他。

    不过,作为外来人的林老,依靠自己祖传医术,为村里人义务人看病,甚至对一些家庭困难的病患还免费提供药品,没过多久,这个外来的神秘老头就被村里人接受了。

    马明不得不承认,林老这个小村子里的“乡下郎中”的医术的确是了不得。

    上一辈子,他曾听说过,这位林老先生曾经被请到中央,给一位大人物看过病,而且京城一所医科大学的校长,还专门来村里请林老出山到他们学校执教,不过,最后被林老以年事已高为由推拒了。

    现在想来,这位林老的身份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可以被京城的大人看重,能够让京城医科大学的学长当成香饽饽,这样的人绝对是真人不露相。

    说实话,既然林老这么有本事,为何会屈才,选择窝在这么个小村庄里当郎中…不得不说,高人的思想都是很难懂的…

    “铛铛…”脑补着关于这位林老先生事,马明和侯兰来到院子里,走到正房门前,敲了几下。

    “呮呦”很快,伴着令人打牙颤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眉眼清秀,气质温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第一眼看到这个年轻人,马明心里大吃一惊,现在这个人虽然与以后的他相比还有些青涩,眼神中也没有十几年后那样深邃,举手投足之间更没有形成那种上位者的威严,可容貌五官并没有多大改变。

    眼前这个年轻人叫林沈华,不,现在还应该叫他李沈华。

    对于后世的z国来说,林沈华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

    这个李沈华之所以被大家所说知,不仅因为他过百亿美金的身价,更是因为他所建立的沈华中医药集团,把中医药全面推向了全世界。

    而沈华中医药集团也是后世Z国为数不多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其实,比起财富,他对Z中医药的发展所作的贡献更被人敬佩。

    上一辈子,马明作为律师竞争过沈华集团法律顾问团的成员。因为这个,他曾拿出过一些时间,对林沈化这个人和他的奋斗史进行了详细研究。

    这也是为什么,马明会对眼前这个人的印象这么深。

    记得前世,当他得知林沈华曾经和自己是同乡,并且在自己小时候很有可能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中医药界和商界大腕时,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可那种兴奋没持续多久,便被一股倔强所取代。

    或许那个时侯,他在马军背叛、侯兰去世等一系列事情的刺激下已经变得有些极端,加之年青气盛,即使知道这是个难得走后门的机会,自己也坚决不想走这个后门。

    当时的马明仿佛是魔怔了,一心只想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挤进那个律师团队,从而证明即使在没有显赫家族的支持下,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

    只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干的,最后因为暗箱操作,让马明最终落选。

    那次可以说是马明在事业上,最大的一次失败…

    正是这个失败,让马明清醒的认识到,这个表面看似人人平等的国家,其里子中有着太多不公和黑暗。

    现在想想那时自己的固执还真是觉得可笑…

    马明自认为对李沈华的生平非常了解,但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和这位林老有些渊源,看来后世李沈华改姓“林”也是因为这位林老先生的缘故了。

    回忆着李沈华过去的种种,马明不动声色的站在侯兰身边,认真扮演着一个遭受家庭暴力的可怜儿童。

    “原来是侯姐,你们这是怎么了,快进来。”李沈华见到满身狼狈的侯兰和马明,也是一愣,随后,连忙将母子俩请进了屋子。

    见到李沈华对侯兰如此熟稔,马明激动的同时,不禁感慨万分。

    上辈子,自己是不是真被驴踢了脑袋,居然放过了那么一个抱大腿的好机会。

    此刻,马明下定决心,这一辈子绝壁不能再放过和这位未来亿万富翁搞好关系的机会。

    “李大夫,林叔他在家吗。”侯兰带着马明走进屋子,客气的问道。

    “在,老师正在屋子里呢。”李沈华也是非常客气,带着他们往屋子里走。

    “原来李沈华真是林老的徒弟。”听了李沈华对林老的称呼,马明坐实了刚刚自己的猜测。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