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家里的那个男人 (3)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53  更新时间:15-08-22 08: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如果侯兰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说不定会被吓晕过去。

    好在,她为了护住马明,一直是背对着马军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怀里的马明身上,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

    转身见到满头鲜血的马军莫名晕倒,侯兰也来不及惊讶,焦急的说道:“明明,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见马军晕倒,马明本该松一口气,可刚才那诡异的一幕,心里是震惊不已。

    听到母亲关切的声音,他心里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妈,我没事了,刚才只是一时生气,有些头痛,不过,现在都好了,一点事都没有了。”看着满脸泪痕的母亲,马明柔声安慰道。

    “这是怎麽了?”他的话音,一个低沉的声音传进了屋子。

    此时,只见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大叔,手里端着一个簸箩,站在门口惊呼起来。

    “李叔,我爸爸喝醉了,向我妈要我的学费,我妈不给,他就要打死我们,后来…后来…不知怎么的一不小心滑倒,头撞在桌角上,所以…”马明声音颤抖着,样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自从那股力量释放后,他的头脑变得异常清明,记忆力仿佛也提高了,很多前世模糊的记忆此刻清晰了不少。

    所以,见到院子里这个有些邋遢的男人,他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村里的李叔。

    一见到李叔,脑海中顿时闪现了一个主意,随即,他将以最快速度整理好说辞吐了出。

    “真是作孽啊。”听了马明的话,李叔叹了口气,连忙进了屋子。

    今天他在家里的枣树上摘不少枣子,想着给马明送些尝尝,可谁曾想一进院子就见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地抱在一起,马军满头鲜血直流的倒在地上。

    在李叔潜意识里,孩子永远是天真的,不会说谎的,因此,听了马明的话,他丝毫没有怀疑就信了。

    听到事情大概经过,就算他是出了名的好脾性,也是暗暗大骂马军混账。

    这个年代,人们还是非常重视教育的,尤其是在这孔孟之乡的齐鲁大地上,人们依然抱着浓重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观念。

    就拿马家村来说,多少家庭盼望自己儿女可以考进大学成为天之骄子,毕业后,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

    在村里,你无所事事不务正业,别人会说你没本事;你经常气不顺打老婆,人们可能说你只是窝里横;你喜欢打儿子,人们甚至会称赞棍棒下出孝子…

    可是,你敢拿孩子的学费去逍遥,对不起,你已经触犯了村里人容忍的底线。

    马家村的人不会再容忍你,绝对会把你归为无可救药的“人渣”,那时候,光是村民的口水就能把你淹死。

    马明刚才一番话,看似不经意,却是有自己意图,他要借李叔的大嘴,把马军今天的混账事好好宣扬宣扬。

    李叔叫什么名字,马明不知道,从他记事起,就跟着村里人喊他李叔。

    李叔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老光棍,无儿无女。虽然他没有结过婚,但村里人都不得不承认,他的人品是非常不错的。

    也正是如此,不少人对李叔没有结婚而感到惋惜。

    上辈子,李叔在他小时候没少关照自己,有什么好东西也都想着自己。

    每当马军喝醉酒在家里发酒疯,对侯兰大打出手时,马明都是最先找李叔来帮忙劝阻的。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李叔人品是不错,但却有一个大大的缺点,那就是大嘴巴,凡是告诉李叔一件什么事,不出半个小时,村里肯定是人尽皆知。

    但现在,李叔这个缺点对马明来说绝对是大大的优点。

    “马军兄弟他没事吧。”进了屋子,李叔颇为担心地看着马军问道。

    虽然可怜这对母子,但他最关心的还是马军的情况。毕竟,一个倒在血泊里的男子,比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伤的母子,更能引起别人的关注。

    “应该没什么事,我爸呼吸还挺平稳的。”马明挣脱侯兰的怀抱,走到马军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转身对李书说道,“李叔,您能帮个忙,把我爸抬到床上去吗?”

    “没问题。”李说走过去,常麻利地把马军抱到了床上。

    得知马军没死,马明还是松了口气,说实话,要是这个男人真的死了,事情绝对大条了。

    虽说他是十分希望马军赶快咯儿屁着凉,自己和母亲都可以解脱,可他不想让这个男人就这么死在自己莫名其妙力量下,更不希望就这么死在家里。

    人没死可以说避免很多麻烦,一旦他醒来,肯定不会饶过他们母子俩。自己年龄实在太小,别说保护侯兰,就是自己都保护不了。

    想到这里,马明不禁又想到了刚刚那股奇异力量,不过,很快他便暗自摇了摇头,暂时压下了对那股力量的好奇。

    “那种力量我现在还不了解,到底能不能利用还不好说,等找机会好好研究一下再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谋划一下,让马军醒来后,也要老老实实的。”

    “李叔,还是让我和妈来给我爸止血吧,麻烦您到北边赵柱子家里借辆拖拉机,这样也好送我爸去医院。”见到李叔笨手笨脚想要帮军止血的样子,马明露出一淡淡的笑说道。

    “哎,好吧,你们看好他。”李叔叮嘱了一句,便摇着头走出了屋子。

    见到李叔走远,马明一边按压着马军头部的伤口,一边仔细翻找了一番,确认头上没有玻璃碎片,便转身转身对母亲说道:“妈,你先替他止血吧。”

    见到鲜血直流的马军和倒地上的碎玻璃,已经知道马明没有大碍的侯兰是惊奇不已,直觉告诉她,马军诡异的晕倒与自己儿子有很大关联。

    见马明没有说,她也没有多问,只是找出一些纱布开始替马军包扎止血。

    其实,从下午一见面,她隐隐觉得自己儿子与早上有些不同,怎么说呢,侯兰觉得自己儿子好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瞬间长达了。

    表面上,儿子对自己比以往都要亲密,都爱撒娇,但侯兰知道马明骨子里是成熟了不少。

    侯兰也十分好奇儿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才半天不见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她也就不再想了,无论马明变得多么成熟,他都是自己的儿子。

    见到侯兰一开始欲言又止,后来又闭口不说话了,马明也没有多想。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布置一个新的事发现场,尽量不留下破绽。

    趁着侯兰为马军止血之际,马明悄悄将地上马军的鲜血,抹到了一旁桌子角上,并速度清理了地上的碎玻璃片和血迹,

    等到这边马明把所有想到的都做完时,侯兰也用纱布帮马军止住了血后,只是躺在床上的马军根本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没过多久,马明就听到远处拖拉机声音越来越近,他知道,这是李叔拖拉机借来了。

    瞥了一眼,躺在床上,和死猪一样的马军,马明暗暗露出了一个冷笑。

    他很有信心,李叔带过来的不仅仅是拖拉机,还有村里那些整天无所事事,在太阳底下,墙根旁,嚼舌根的老头、老太太、长舌妇。

    上一辈与马军做了十几年的父子,他对这个男人的性格非常了解。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可在马明这里却是知父莫若子。反倒是作为父亲的马军对马明这个儿子,从来没有关心过,也就更谈不上了解了。

    果然没有让马明失望,拖拉机刚停在自家门口,一大群男女老少也相继走进了院子。

    当他们看到满身是伤的侯兰和满脸泪痕,可怜无比的马明,结合李叔所说的,村民也就信了八九分,随即,纷纷议论了起来。

    “妈小心一点,你现在的身上可全都是伤。”见到侯兰站起身,马明非常心疼地说道。

    说这话时,他心里没有丝毫作假成分,侯兰被打,他也非常心疼。

    但长痛不如短痛,经受过今天这顿皮肉之苦,马明相信,自己母亲心中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不久后,她会毅然决然离开这个男人的种子。

    “明明,我没事。”侯兰有些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让马明放心的表情,“倒是明明还好吧?”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马明说着点了点头。

    见到如此可怜的母子俩,村里的一些妇人和老太太眼睛湿润了,有些性子直爽,情绪比较激动的,甚至已经开始低声大骂马军。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我先进去。”

    正当马明引导着侯兰,在村民面前本色出演时,一个40多岁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挤开人群,走到了母子面前。

    看着满身狼狈的侯兰和马明,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十分诚恳地说道:“弟妹,你和侄子都受苦了。”

    听到这话,侯兰眼睛再次红了,而马明在一旁也非常配合地啜泣起来。

    这一幕,让院子里的村民好似打了鸡血,更加热烈地议论了起来。

    这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军的大哥马力。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