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看病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75  更新时间:15-08-24 08: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林老是李沈华的老师,自己的母亲和李沈华又这么熟悉,那她和林老又有着怎样的呢?

    马明有直觉,或许等一会见到那位林老后,就会有答案了。

    他没有多想,跟在李沈华这位未来大富豪的身后,来到了里间屋子。

    一进屋子,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药香,闻到这股香气,马明整个人精神振奋了不少。

    里间屋子大概有七八十平米,其中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和家具,给人的感觉十分的质朴。

    三个高高的书架,分别放在了三面墙上,一个古朴典雅的方桌摆在屋子中央,一把老年摇椅和几把椅子散放在桌子周围。

    一位鹤发童颜,身着灰白色的老者正安静的仰躺在轻轻摇动摇椅上,闭目养神,看上去好不闲适。

    马明这知道眼前这位长须自垂,颇有仙风道骨味道的老者正是林老。

    “老师,侯姐他们母子过来。”李沈华走到林老的身边,欠着身子,异常恭敬的小声说道。

    老者听到这话睁开眼睛,见到满身是伤的侯兰,连忙扶着椅子,站起身来,担心道:“小兰你这是怎么了,快坐下让我瞧瞧。”

    林老这样的态度,让见惯了后世那些医学专家牛气哄哄、不可一世的马明受宠若惊的同时,顿生感慨。

    在林老的目光中,他发现了长辈对晚辈的关爱之情,但捕捉到更多的还是一名医者对病人的关心和尊重。

    前世,他带着病重的侯兰四处求医,在那些大医院中,见过太多鼻孔朝天的权威专家,先不论那些人医术怎样,单看人品,哪个不是唯利是图,自私自利,哪像林老这样淡泊名利,医者父母心。

    想到这位老人二十多年如一日在乡下给村民义务瞧病,仅仅凭这一点,林老也绝不是那些自视甚高的专家、医师所能比。

    看着老人关切的目光,马明对他的敬佩、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马明不是十分了解这位林老,根据前世的一些记忆,他也能够推断得出,这位老人家绝对算得上是中医界的泰斗,而且他还是李沈华的师傅,并和中央里的大人物保持着密切联。

    三个身份单独拿出哪一个,这位老人家也绝对是现在他们母子需要仰望的存在。

    而就是这样的大人物,此刻能够这样对待他们母子,马明又怎能不受宠若惊。

    不得不承认,一个医生的医术和他的医德是成正比的。

    见到林老后,马明觉得今天自己带着母亲来这儿真是做对了,别说林老很有可能和自己母亲有私人关系,就是完全的陌生人,他也相信,林老会尽心为母亲看病治疗的。

    “林叔,我没什么事,麻烦您先看看我们家明明吧。”侯兰说着,便把马明拉倒了自己的面前。

    见到林老关切的样子,侯兰也是心中一暖,但她此刻更关心地还是自己儿子。

    “林爷爷,您好。”听了侯兰的话,马明知道,如果自己不让林老好好瞧瞧,母亲是不会放心让林老看病的。

    “明明你好,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眼你已经这么大了。”林老带着和蔼得的笑容,摸了摸马明的小脑袋,说道,“明明,你把胳膊放在脉枕上,让爷爷瞧瞧你的脉象。”

    “好的,林爷爷。”马明说着,恭敬的伸出了一只小胳膊,放在了脉枕上。

    林老见状非常自然的伸出三根手指,放在他的手腕处,边捋着长须,边闭目诊脉。

    马明注意到老人家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只留下了严肃和认真。

    过了大约过了5分钟,林老睁开眼睛,又仔细瞧了瞧马明脸上的伤,看了看他的舌苔,随后,又仔询问了一下马明浑身还有哪里疼,在得到马明否定的回答后,最终笑着对侯兰说:“明明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怒火攻心,我开上几副消散的药吃了就没事了。至于脸上的伤,也只是伤到了皮肤,记住一个星期不要碰水,早晚涂抹两次我配的药膏,等伤口结痂自动脱落之后,伤也就痊愈了,不会再留下疤的。”

    “林叔,明明真的没事吗,他刚刚可是喊着头痛啊。”侯兰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明明有这事吗?“林老看着马明认真问到。

    “有是有,不过,林爷爷现在我觉得一点都不痛了,或许刚刚我是气急了所以…”马明说着地下了头。

    “恩…这种头痛是暂时的,人气急了不论年纪大小,都有可能产生头痛感,根脉象,明明已经无大碍了。”林老听了马明话,笑着说道。

    “真的没事吗?”作为一个母亲,侯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确实无大碍,喝几服药,就会底没事了。”林老捋着长须,笑着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麻烦林叔给明明开药。”林老的答复,让侯兰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妈,你也快看看吧,你身上的伤可不轻。”见林老写完药方,交给李沈华去抓药后,马明便站起身,对侯兰催促道。

    “你这孩子…我不是说没事了吗。”听了马明的催促,侯兰满脸认真的说道。

    “妈,你怎么可能没事,你被爸用竹条打了近10分钟,背后的伤一定比脸上的更严重。”马明小眼通红的说道。

    “小兰既然来了,就让我一块看看吧,这也不会有多么麻烦,老头子我闲着也是闲着。”坐在那里的林老也帮着劝道,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马明一眼。

    根据马明的话,他已经确定了母子两人受伤的原因。其实,一见面,他就有了猜测,只不过,自己深知侯兰的脾性,看她不想说,也就没有问。

    “麻烦林爷爷了。”马明说着将侯兰拉到椅子旁,让她坐了下来。

    林老诊了一会脉,又询问了几句,接着仔细查看了一番伤口后,叹了口气。

    马明见状,心里“咯噔”一跳,连忙问:“林爷爷,我妈的身体是不出了什么问题?”他紧张已经把心脏提到嗓子眼了。

    “是有一些问题,不过,还不到无法弥补的时候。”林老说着,给了马明一个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小兰,你身上的伤是其次,反倒是身体里那些长年积累的问题更为严重。”

    林老看着侯兰,表情异常严肃,“自从生产之后,你的身体就有所亏损,这几年,一直都没有调养过来,加之日常劳累,心情抑郁,经常动气,最后造成了气血两亏,肝气郁结。现在或许还没有什么明显病症表现出来,但长此以往,不出几年,身体一定会出问题的。好在,小兰你还年轻,发现的也不是很晚。从现在起,你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体多加注意,多加保养,不要太过劳累,更不要把过多事情压在心里,遇事要宽心,除此以外,我会给你开个方子,你每天一定要按时服用,相信过一段时间,你的身体会慢慢改善…”

    一旁的马明听着林老的分析和嘱咐,不停的点头,心里默默的记下来。

    马明心里非常的庆幸,这一辈子有机会让林老给侯兰瞧病。相信,经过林老的调理,母亲的身子定然会比上一辈好很多。

    不过,他更加清楚,身体好了只是一个方面,为了避免侯再次患上前世那样的病,必须尽快让马军远离侯兰…

    “林叔,这个…”听完林老的话,侯兰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一旁沉思的马明回过神,见侯兰此时的样子,也猜出了侯兰心中的顾虑。

    即使猜到了,马明也不能站出来劝说,这样不仅不会有什么效果,还会让侯兰心里更加难受。

    “小兰,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和你父亲是多年好友,他临走时,托付我要好好照顾你,既然你叫我一声林叔,那说明你也当我是你的长辈,作为长辈,这年来,看着你受的那些苦,我也心疼,我想帮你,但我知道,你这孩子太要强,也倔太…”

    林老叹了一口气,“不说这些了,既然我是你的长辈,那你就要听我的,药钱的事你不用担心,以后有了钱再还我,先治病要紧。”

    “林叔,我…”听了林老的话,侯兰的眼睛已经红了。

    “小兰即使你不为自己,也要为明明考虑,以目前你的身体状况,我敢保证,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大问题,真到了那时候,你让明明怎麽办,他还这么小。到时候,你们母子难道还想指望那个男人不成!”林老越说越生气,自己老友好好的一个闺女,居然被那个混账东西糟蹋成这样,他怎么能不生气。

    “林叔您别生气,我一切都听您的。”听了林老的这番话,又见林老动了怒,侯兰最后还是同意了。

    为了儿子,她连生命都可以付出,更何况是这已经无关紧要的面子呢。

    再者,林老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她再拒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站在一旁的马明听了林老的一番话,心里也是非常惊讶。

    真是没想到,自己的外祖父居然和林老还是好友,上一辈马明可是从来没有听过侯兰说过,不过,转念一想母亲那要强的性格,他心中便了然。

    “沈华,你带小兰去林霞的房间,让她帮小兰处理一下伤口,然后你按这方子抓好药,一会儿给小兰,让她带回去。”林老转过头,对站在身后的李沈华说道。

    “知道了,老师。”李沈华说着,接过药方,带着侯兰走出了房间。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