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家里的那个男人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43  更新时间:15-08-21 08: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说怎了,哼,家里的钱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马军见侯兰那茫然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叫嚷着,脸上的表情愈加阴狠,原本就不怎么出色的样貌显得更丑陋。

    “钱?家里哪还有什么钱可藏啊。”见到马军又向她要钱,侯兰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内心的疲劳感不断的涌出,她现在觉得自己很累,很累…

    “是吗?侯兰,看来你还是没接受今天早上的教训啊。”马军双手环胸,露出了一阴险笑容,继续说道,“明明,马上就要交学费了,你不会连他的学费都没有留吧。”

    听了这话,侯兰一时语塞。她手里确实存了一些钱,但那是她几年来辛辛苦苦省吃俭用存下留给马明上学用的。

    见到侯兰语塞的样子,马军便知道自己目的已经达到,嘴角上弯的弧度更大了。

    已经认定自己这次十拿九稳会成功的马军颇为得意的看了一眼被侯兰护在身边的马明。

    这一看不要紧,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自己那个温顺的儿子,居然用一双赤红着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此时,他觉得马明如同一只受伤后,愤怒无比的小野兽,随时都会扑上来把自己撕碎。

    马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混账父亲,记忆里,他过去做过的种种也随着时间不断流失,被渐渐淡忘。

    可今天见到马军如此混账地逼迫侯兰,以往那些淡化的记忆和情绪,倏地清晰了起来。

    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当年侯兰重病后,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这些记忆的刺激,让他心中仇恨与怒火再也难以遏制。

    感受到了10岁马明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马军心里震惊不已,甚至内心深处好伴随着一丝恐惧,但这两种感情很快就被满腔怒火所取代。

    “tmd,小兔崽子,你敢这么瞪我,活的不耐烦了。”马军指着马明的头,骂骂咧咧地叫道。

    马军这一通吓唬,不仅没有让马明软下去,反而,使他眼中迸发出更加旺盛的仇恨与怒火。

    “你们娘俩一条心!很好,很好,一个贱货背着我藏钱,一个小畜生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很恨我吗?那好,我今天就让你恨个够。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马军嘴里嚷嚷着,不知在哪找了一根鸡毛掸子,向着马明就抽了过来。

    “啪”

    “啊…”随着一声轻轻的击打声,马明跌到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明明,你怎麽了…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见到马明一头栽倒在地上,侯兰急忙蹲下身,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搂在怀中,

    见到马明始终没有回应自己,只是握着脸呻吟,侯兰一下子慌了神。

    最后没有办法,她拨开他脸上的小手,只见一条两公分长的红痕出现在白嫩的脸颊上。

    刚才,马军出手业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躲闪,既然如此,他倒不介意自己受点皮肉之苦,借此机会刺激一下侯兰,让她尽快下定离开马军的决心,脱离苦海。

    马明脸上的伤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那时,他心里是充满了仇恨和愤怒,但并没有失去理智,相反,在这两种情绪的刺激下,他大脑运转速度超出了以往所有时候。

    马明知道要想让自己的计划取得预期效果,不仅仅只是刺激侯兰,还需要把事情闹大,让全村的人都知道马军这个混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马军在村里彻底臭名昭著。

    只有这样,在马军离婚的时候,侯兰压力才能尽量的减少。

    正是基于这一目的,在挨了这一下后,马明便开始认真演起戏来。当然了,那声杀猪般的惨叫,和之后一些列行为,也都是马明入戏的表现。

    “妈,疼…疼…”马明蜷缩子侯兰的怀里,继续表情痛苦的呻吟着,努力扮着一个受到家庭暴力,无助可怜的“小白菜”。

    马明现在是铁了心,一定要把这场戏做到底。即使看到侯兰担心、焦急的样子,他也没有心软放弃。

    侯兰见到自儿子那张因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的小脸,心疼的同时,一股怒火好似就要从胸中喷薄而出。

    这些年,面对马军的打骂,侯兰之所以一味忍受,除了感念当年马家收留自己和父亲之恩,自己当年有愧于马军外,更重要的还是为了马明,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侯兰可以逆来顺受,默默地忍受着一切,但作为一名母亲,她着不容侵犯的底线,而这个底线就是她的儿子马明。

    显然,今天马军已经越过了这条底线,触碰了她的逆鳞,让一直忍耐的侯兰再也无法忍受。

    以前,马军对马明的态度虽然不好,但最多也就是骂两句,搞个冷暴力,可是今天…

    自己的儿子还这么小,马军居然下这么大的毒手,要是马明有什麽好歹…

    想到这里,侯兰心中的怒火已经再也压制不住了。

    刚刚,在酒精的作用下,马军神智已经不太清楚,再加上马明的刺激,才会一时冲动对马明动了手。

    见到儿子痛苦的样子,马军的酒也稍稍醒了一些,心里也有一丝内疚。

    说实话,虽然因为侯兰的原因,马军不太喜欢这个长得更像母亲的儿子,但不管怎麽样,马明毕竟还是自己的儿子,即使不喜欢,也没有到憎恨的地步。

    本来思考着是不是做点什么的马军,突然看到蹲在地上的侯兰那投向自己,充满憎恨、充满怒火的神眼,心中刚产生的那一丝愧疚,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强烈愤怒。

    当年文革时期,自己家人冒险收留了侯兰和他父亲这两个反动派,后来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就算在得知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后,还是娶了她。

    就凭这两点,他觉得自己以往所做的一切都不过分,再怎样奴役眼前女人也是应该,这个女人都应该记得他的好。

    不为别的,就因为侯兰欠他和他们老马家的。

    不过,眼前侯兰的表情让这一美好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他真是没想到,这近十年来,总是逆来顺受的女人居然会露出这样“忘恩负义”的表情。

    “好,好,好,非常的好,侯兰这些年,我看你是过的太舒服了,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面对这一切,马军彻底疯狂了,大脑里那微薄的理智最终消失殆尽,已经咬牙切齿的他根本不顾一直呻吟的马明,拿着鸡毛单子狠狠的向马明母子挥来。

    侯兰顾忌怀中的马明,没敢和马军对抗,只是转过身,将马明完全护在了怀里。

    见到马军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马明心里在心疼侯兰的同时,也是冷笑不止。

    他知道,今天的这场毒打,定然会消磨掉夫妻两个人之间最后的一点感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马军已经打了五分钟,虽然已经是气喘吁吁,可却打的越来越起劲,打的越来越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见这一幕,马明心里也是异常的着急和愤怒,他现在真想过去狠狠教训马军一顿。

    奈何侯兰把他紧紧禁锢在怀里,自己这个小身板是一动也不能动。

    此刻,马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快四十的成年人,他现在只是一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弱小孩童。

    看着母亲已经染上血迹的上衣,马明觉得窝囊到家的,同时,心中更是完全被愤怒和仇恨所填满。

    前世,马军在侯兰重病后,不仅不肯为母亲花钱治病,竟然卖掉家里唯一一套房子,带着卖房的钱和家里为数不多的积蓄,不知所踪。

    最后,母亲在忍受病痛的同时,还要过着漂泊在外居无定所生活……

    见到鸡毛掸子密集的抽打在了侯兰身上,前世的种种经历,如同火山爆发般在内心深处迸发流出。

    正在这时,马明本就有些昏沉的头突然疼起来,不多会儿,那种欲裂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只得抱着头呻吟了起来。

    这次的马明可不是演戏,痛苦的样子,绝对比刚才震撼人心。

    侯兰见状,急忙对着马军哭喊道:“别打了,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别打了,明明好像不太对劲。”

    “现在求饶了,晚了,哼,我让你背着我藏钱,我让你恩将仇报,我让你瞪我……”面对侯兰的苦苦哀求,马军怒吼着,反而打的更狠了。

    母亲的哭喊,马军的丧心病狂,让已经被头痛折磨得要死要活的马明更是怒意滔天。

    如果手中有一把刀子,他会毫不犹豫的捅向他的心脏,杀死他,现实是残酷的,不说现在没有刀子,即使有刀子,以马明现在的小身板也很难做什么。

    随着不甘、愤怒,怨恨这些负面情绪的加强,他的头痛感反而有不断减弱的趋势。

    伴随着头痛的减弱,一种莫名的力量,从自己的灵魂深处呼之欲出…

    倏地,他头部的疼痛感一下子消失无踪,随之而来,脑海的清明之感前所未有。

    马明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体里爬出,向外延伸了出去,仿佛在其覆盖下的一切事物,都要受到它的控制

    就在他有些茫然之时,不经意看到墙角处有两个空酒瓶。

    盯着这两个瓶子,马明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用它们把马军打晕。

    随着这个想法的产生,那股力量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立即将两个酒瓶包裹住,并真的凌空向男人的头飞去。

    “砰砰”两声,酒瓶快速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而马军发出一声闷哼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