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家里的那个男人(1)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5-08-20 08: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不远处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马明思念的母亲侯兰,只不过,如此年轻,如此健康的母亲,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消失了好久。

    见到侯兰,马明对她的思念、愧疚、不舍,如决堤的洪水般涌现出来。

    他没有再压抑内心的这些感情,飞身跑出了放学队伍,一头埋在侯兰身上,紧紧抱住了她。

    上一辈子,因为今天早上的事,马明对侯兰异常失望,在她病倒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志存高远”的他十分瞧不上自己这个“懦弱”“无能”的母亲。

    但是,在侯兰病倒后,马明才意识到,面对生活,自己的母亲是多么的坚强、伟大。

    即使在她弥留之际,只还想尽办法为自己这个儿子撑起了一片天…

    侯兰见到儿子哭着向自己跑过来,也是一愣,自从儿子上学之后,就不太愿意在自己面前表露感情,即使遇到再伤心的事情也很少和自己诉说。因此,今天这样真情流露的儿子,侯兰也是有些惊讶。

    低头望着紧紧抱着自己大、不停啜泣的儿子,她心疼的同时,也有着一抹欣喜。

    “明明,你这是怎么哭了,学校有人欺负你吗?”侯兰弯着腰,一边说着,一边轻柔抚摸着马明的软发。

    马明没有回答,只是牢牢抱着母亲,深恐再一次失去这个深爱这自己的至亲。

    眼前的侯兰还是那样年轻,健康,美丽动人,闻着母亲身上淡淡的清香,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都想放下心中那些仇恨和负担,好好地陪着母亲度过一生。

    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就是他能放得下,不再谁就,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们母子俩的…

    过了半响,马明松开侯兰,擦了擦眼中的晶莹,有些撒娇的说道:“妈,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是想你想的厉害。”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侯兰见马明向自己撒娇,心中泛起了一股说不出的甜蜜。

    其实,自从儿子上学之后,她就感觉出来,儿子和自己不像以前那么亲了。

    而今天早上,她无意间看到,儿子投向自己地眼神,心里更是打起了鼓,侯兰没念过多少书,但看得出,今天早上的事情,让儿子对她有了隔阂。

    正是因为这样,侯兰今天下午才来接儿子放学,虽然自知不太擅长和儿子沟通,但还是希望做些什么,改善母子的关系,

    不过,见到马明这个样子,侯兰觉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心里也就是松了一口气。

    “老师,这孩子真是让您费心了。”见马明的班主任也走了过来,侯兰微笑地说道。

    “您客气了,马明是我见过最省心,也是最聪明的孩子,我很高兴能有这么一个学生。”班主任看了一眼马明,又笑道:“明明,我听说,你因为没吃早饭,上体育课时晕倒了,以后可要好好注意。”

    “明明,你晕倒了,没事吧?”听了老师的话,侯兰顿时着急了,连忙询问马明的身体状况。

    “妈,我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马明笑着,用力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以后可要注意,早饭一定要按时吃。”母亲说着,眼里闪现出一抹外人不易察觉地自责,早上马明是因为什么没有吃早饭,她一清二楚。

    下意识摸了摸早上被打的左脸,侯兰下定决心以后无论什么原因,一日三餐一定要让自己儿子按时吃饭,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又和班主任说了几句客气话,侯兰带着马明向家的方向走去。

    马家村地处省城JN的东边,或许现在看上去还有些偏僻,但只需要短短7、8年的时间,这里将一跃成为省城著名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和新兴商业中心。

    马明记得过不了多久,就有小道消息放出,说马家村的土地将会被省城占用,建立高新技术开发区。

    一开始,村里人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的不得了,可左等右等也不见政府动静,久而久之,很多村民也就没了耐性,对于自己变成城里人不再抱太大希望了。

    等到4年后,人们已经忘记这件事的时候,村里土地真的被省城政府征用,而村子里人也如愿变成了真真正正的城市人。

    马明记得,那个时候,村民大多都要了补偿款,在市区买了房子,很少有人要回迁房,可没几年,这些村民就把肠子给悔青,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马明家。

    这一辈,马明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绝不能再放掉这么个赚钱的好机会。

    不过,马明现在也只是想想,到那时候,还有四年的时间,谁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些什么事,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发了财,反而不在乎这些小钱了呢。

    他现在继续解决的是怎么对付家里那个可恶的男人…

    这时,村子里每家每户住的还都是低矮的平房,好在,马家村比较富裕,这些平房大多数都是新盖的大瓦房。

    当然,村里面,还是有少数人家依然住着祖上传下的老房子,而马明家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倒不是他家多么念旧,说白了,主要是家里根本没有钱去盖新房子,就是家中的老房子,也因为年久失修,十多间房子,现在也只有两间房勉强能住人。

    望着村里一排排不太整齐的平房,马明心中感慨了片刻便没再多想,拉着侯兰的手,顺着一条窄窄的羊肠小路漫步着,有母亲当向导,他一点也不担心,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乡间土路,虽然没有城市的柏油路那样的规整,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一路上,为了不让气氛太过沉闷,马明时不时说着学校里的一些趣闻,来逗母亲开心,而侯兰见儿子愿意和自己多说话,高兴之余,也是相当的而配合。

    就这样母子二人有说有笑,没过多久,就来到了自家门口。

    看着眼前这扇黑漆已被岁月冲刷干净的苍老木门,马明心中又泛起了留恋,忧伤,和淡淡的抵触。

    不论怎样的感情,既然自己现在又得到了一个重新站在它面前的机会,那他就有充分的心里准备去面对推开门后随时可能发生的一切

    想到这里,马明心中那些复杂的心绪自然而然地减轻了不少…

    轻轻推开木门,马明拉着母亲走进了这个有些破旧的农家院,院子中的一切还是那样熟悉,在满院子花草树木映衬之下,这个已有近百年历史的农家大院,满溢着一股质朴清新的味道。

    农家院子本来就大,再加上,这个院子正处在村尾偏僻之地方,没有别家的限制,所以,比之一般的农家院子还要大上不少。

    而此刻院子里只有他们母子二人,偌大的院子安静异常,几乎落针可闻。

    说实话,马明对这个家没有什么好的回忆,但这里毕竟是他出生的地方。

    对上辈子马明来说,这地方算是他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勉强称之为家的地方,那种从骨子里向外冒出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就好比现在,已经离开三十多年时间,本以为已经遗忘,本以为内心不会再起波澜,当再次站在这个院子里时,心中还是升起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母子二人来到屋门口,发现家门并没有上锁,见状,母子二人都知道,那个男人在家。

    母亲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牵着马明的小手走了进去。

    “吱呦…”行将就木的破门发出的阴沉呻吟,让马明冒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屋子和记忆中一样,还是那样阴暗潮湿,房顶上森然的木质房梁,在四周灰黑色墙壁的映衬下,给人一种压抑之感。

    与屋外院子那宁静、舒心的氛围相比,这个屋子里处处充满了诡异与阴沉。

    “你们回来。”阴暗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

    精神紧绷的马明听了这个好似来自地狱的声音,心里也是一惊,不自觉地打了个机灵。

    马明此刻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鬼屋,不对,就是鬼屋也没有这个房间阴森。

    循着声音,马明硬着头皮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花里胡哨,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男人正坐在一张方椅上,男人双眼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母子二人。

    相信任何一个人看到这身打扮,都不会将这个男人和朴实的农民结合在一起。

    再次见到这张脸,马明心中厌恶、憎恨丛生,他攥紧拳头,他静静站在侯兰身边,低垂着眼睑,很好的将感情掩饰了起来。

    “马军,我们回来。”母亲小心翼翼地答道。

    饶是如此,并没有阻止男人接下来的咄咄相逼。

    果然,在听了侯兰的回答后,马军猛然站起身,向侯兰伸出一只手,搓着手指,走了过来。

    “怎麽了?”看到男人一系列的动作,侯兰有些莫名其妙。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