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同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66  更新时间:15-08-20 16:3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边这个长得清秀可爱的女孩,名叫陈硕,这么年过去了,陈硕可以说是马明整个求学过程中给他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人,没错是印象最深刻的人,没有之一。

    在记忆里,小学六年时间,班里所有同学都是男女搭配起来坐的,直到上了初中,女生和男生才分开坐,而陈硕就是马明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这六年期间的同桌。

    对于这个和自己做了六年同桌的女孩,马明实在没有多少好印象。

    陈硕好像从开学第一天就看自己不顺眼,而且这种“不顺眼”一直贯穿整个小学生涯,直到毕业那一天,陈硕还在“激情满满”地找自己麻烦。

    说也奇怪,陈硕和马明两人之间不对付,但两人之间的孽缘还真是强大,六年来,不仅同校,还同班,更悲催的是竟然一直同桌。

    陈硕的父亲陈然明是马家村最早下海做生意的几个人,家里颇有资产,在村里也是相当有威望。

    为了不给自己家找麻烦,上一辈子只知道学习的马明,对这位同桌六年来的“恶毒”只是一味的忍让,从来不反抗。

    回首往事,连他自己都不得不佩服那时自己的忍耐力,不过,对于这个从不温柔,从不体贴,从不讲理,惹不得、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的新时代“三从四德”女孩,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马明面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相处方法。

    往昔小学生活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马明却记得,陈硕对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是,她对待自己的态度,应该是所有人中待遇最差的。

    不过,她也确实有一定的资本,人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家世也好,又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这个稍稍富裕点的小村子里,陈硕也足够可以傲视他们这些乡村孩子了。

    马明曾近也半开玩笑的在想,是不是小学时期被陈硕折磨了六年的缘故,女生不温柔、不体贴、爱欺负人等等这些负面印象才会根深蒂固地烙在自己心里。而这些印象让他在青春期后没多久,便走上了喜欢男人这条不归路。

    当然了,马明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性向是天生的,陈硕的出现促使他更早发现自己是GAY这一事实…

    陈硕的出现让前世小学生活充满了灰色阴影,可事情已然过去,如今,对心里年龄已经快四十岁的马明来说,前世那个整日欺负自己的陈硕,也只是一个有些任性刻薄,喜欢经常欺负自己的小姑娘而已。

    至于说,对陈硕有多少“仇恨”那还真谈不上,至少现在的马明对陈硕是没有这种情感的。

    马明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过去种种,在感慨缘分奇妙的同时也有些无奈…

    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他将身体向另一边靠了靠,尽量不让自己触碰陈硕所画的那条“三八线”。做完这一切后,马明打开书本安静的看了起来。

    见到马明退让,陈硕心中没有丝毫自得,反而,心里十分惊讶。

    身边这个胆小懦弱的男孩,每次见了她都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畏畏缩缩,忍气吞声,可今天却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盯着自己。

    陈硕总觉得身边这个马明与以往不同了,至于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总之不同就对了。

    看着旁边低头看书的马明,毫无头绪的陈硕也不愿再多想浪费脑细胞,扭过头,继续写作业。

    “喂,马明,你没事吧,刚刚跑步的时候怎么晕倒了。”安静了没一会,坐在他前边的一个男生便借机扭过头来关心道。

    “只是早上没吃饭,低血糖,再加上剧烈运动所以就晕倒了,谢谢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他抬起头,非常礼貌的回答道,同时,脸上还带着漏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马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生,他的样貌和自己比是差了不少,但说他清秀可爱还是毫不夸张的,尤其是他那双灵动的桃花眼,更异常吸引人。

    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马明一时还真记不起他的名字。

    前世,马明因为家里的影响,从小就沉默寡言,不善于表露感情,更不擅长交朋友,即使在马明死去的时候,近四十年的时间,能够算是他朋友的人,根本不够5指之数。

    所以对眼前这个上辈子只能算作是路人甲的男生,马明不记得他倒也正常。

    虽说记不起眼前这个男生,但对他的关心,马明还是非常感激,这位同学是马明重生后第一个关心自己的同龄人,也正因如此,自己对他的好感度也是坐着火箭蹭蹭地向上升。

    见到马明的笑容,男孩也是一愣,随即,有些吃惊:“没想到,你居然会笑,马明咱们一个班已经三年了,你除了每天皱着眉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笑呢。”

    “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我会常常笑的。”想到上一辈子那个苦大仇深的自己,马明笑着保证道。

    这句宣言,既是说给前面的男孩,也是他给自己的一个承诺。

    “三餐一定要按时吃,民以食为天。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吃饭,你看你瘦的和小鸡子似的,以后可要多吃点。”男孩如同一个小大人似得认真说道。

    看着男孩刚刚和外貌不太相配的表情,马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见马明比刚才更加自然、灿烂的笑容,男孩一下子痴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直勾勾的盯着马明:“你笑起来真好看,你要是女孩子我一定会把我迷死的。”

    听了这话,马明也是一愣,没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被一个10岁的小毛孩子给调戏了。

    这才多大点孩子,居然会调戏人了,难道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很早熟吗?当然马明已经完全忘了,眼前这个男孩的年龄和他一般大。

    男孩这痴痴的表情,触动了马明内心深处已经封尘的一些记忆…

    上辈子在小学的时候,班里是有一个活泼好动的小男孩总是喜欢粘着马明,自己常常无视他,他却毫不在乎,坚持不懈的粘了自己六年时间,这份毅力真的已经赶上陈硕了。

    到最后,自己还是没有和他成为朋友,甚至连这个男孩的名字都没记住。

    马明现在已经记起,上辈子,那个喜欢粘着自己的同学,就是眼前这个男孩。

    “喂喂,我说马明你有没有完,现在正在上自习,你不学习也别打扰到我好吗?”一旁陈硕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不悦道,好像忘记那个说的比马明还要欢实的男孩。

    见陈硕又要没事找事,马明甚是无奈,作为一个大叔叔,即使没有了上辈子的那种懦弱,也没有和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斗嘴的“勇气”。

    不过,有陈硕在,马明没法子和这个上辈错过的朋友再继续交流下去。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马明不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看书。

    听了陈硕的话,男孩愤愤睇了她一眼,见马明不再说话,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得悻悻扭过头,气闷闷趴在桌子上。

    耳边又安静了下来,马明便静下心,开始对着眼前这小学三年级的课本怀旧起来。

    下课铃一响,男孩马上兴致勃勃的转过身来,和马明闲扯了起来,话题也无非是最近什么动画片好看,什么小人书有趣,什么玩具好玩新奇等等。

    马明大多数时间都是安静地听他说,当然,有时候,也会根据以前的记忆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在此期间,马明以借看笔记为由,从男孩的书本上得知了他姓田,单名一个雨字。

    人如其名,就像雨一样,给人以灵动清新之感,让人有不自觉亲近之意。

    看着田雨课本上歪歪扭扭,弯弯曲曲的“田雨”二字,马明只得扶额长叹,田雨这笔字可是与他的名字和他这个人严重不符啊。

    在欢快的氛围中,上午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当然了,两人之间愉快相处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一边脸色愈加阴沉的陈硕。

    由于两个课间田雨总是缠着马明,所以马明也没好意思抽身去买吃的。

    不过,现在马明的心情还不错,精神也挺好,除了脑袋有些昏沉之外,身体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异状,所以他也没再过多的纠结身体这小小的不舒适。

    一上午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田雨如往常一样回家吃午饭,而马明则选择在学校解决午餐问题。

    磨磨蹭蹭和马明道了别,田雨才依依不舍地往家走去。

    摆脱了田雨这个小牛皮糖,马明独自坐在有些寒酸的小食堂里,安安静静享受一顿许久没有尝过的味道。

    吃完午饭,舒服地趴在自己课桌上,完全平静下来的马明,心中又激起了对母亲的思念。

    此刻,他好想不顾一切跑回家看看母亲,可仔细一想,便压下了这种想法。

    母亲早晚都可以见到,最关键的是,重活一世,怎样避免上一辈子悲剧的发生。

    马明心里非常清楚,要想改变这些,最基础的就是钱。

    有了钱,他们现在贫苦的生活就可以改善,母亲也不需要那样辛苦导致身体垮掉。

    不过,要想完全改变母亲上一辈子的悲惨命运,也不是只要有了钱就可以办到。

    除了钱,更为重要的是改变她的思想、意识,而且,他很清楚,如果母亲的思维不改变,很难从根本上摆脱掉那个男人。

    当然,无论是钱还是别的什么,这些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为了以后事,他必须要好好的谋划一番…

    小学三年级,下午的课程很少,两节课后,一天的全部课程也就结束了。

    整个下午,马明完全投入到了自己对未来的思考中,老师讲的内容和田雨的絮叨,他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时间总算没有白费,经过一下午的努力,马明对未来有了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

    今天不是马明的值日,下课铃一响,他便和同学们排着队走向校门口走去。

    刚出校门口,不远处的一个身影顿时让马明愣在了那里。

    校门的对面,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他衣衫朴素,发丝有些凌乱,面容略显疲惫,可这一切都无法掩饰她那宁静的气质与美丽的容颜。

    看着,看着……马明的眼睛湿润了…

    火火:田雨不是小攻君,大家要站错队,浪费感情哦…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