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重生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62  更新时间:15-08-18 15:4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是哪里阴曹地府?天堂?地狱?…或是静灵庭?虚圈?…还是更高次元的宇宙?…

    不对啊,自己不是已经死吗,怎么还会有思维意识…

    这是肿么了…眼皮怎么好像被502胶水黏在一起…

    正在马明为此时的境遇纳闷之时,突然,他觉得有光线刺激睑下的眼球,在这光线的刺激下,他觉得自己粘连的眼皮,开始慢慢化开…

    下意识揉了揉眼睛,马明憋足了气,经过再三努力,终于把眼睛睁开了。

    微眯着眼睛,马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弹簧床上,四周还围着土布做的帷幔。

    凉爽的清风不断吹来,夹带着一股淡淡的乡村独有清新气味,这么新鲜的空气,让他有些晕沉的大脑顿时清醒了不少。

    “我现在是在医院。”见到醒来后的一切,马明勉强做出了这样一个判断。

    不过,这个环境也不怎么像是医院,而且眼前的场景,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正是基于这两个原因,马明快速地否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他确定自己以来过这个地方,但具体的情况,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难道我真的没死……我明明被车撞飞了……”马明心中暗暗疑惑,一时拿不准自己到底是生是死。

    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眼前这熟悉的环境怎样解释,马明很难让自己相信,这里是天堂或是地狱,虽然没去过这两个地方,但他觉得天堂或地狱应该没有这种乡村的味道。

    但如果自己活着,按照自己昏迷前的情况,身体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可现在自己除了脑袋有些晕晕乎乎外,身上并没有什么疼痛感,这明显然有违常理,。

    就在马明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难道…”

    马明似乎想到了什么,快速将自己双手举到眼前,这一看,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原本那双修长、骨节分明的玉手,此刻,已然变成了一双粉嫩嫩的小手。

    “纳尼,这是什么情况。”见到这一幕,马明心里充满震惊。

    没等大脑反应过来,他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将目光投向了挂在床头上方的一面镜子。

    “我居然重生回到了自己小时候。”望着镜中那张稚嫩异常,充满惊讶的小脸,马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重生…重生吗…”他低头呢喃着,好像是在不停辨认这一切的真伪。

    “马明,你醒了,身体感觉怎麽样。”安静房间中,突然出现的女人声音,让思维有些转不过来的马明浑身不禁打了个机灵。

    马明抬头一看,一个30多岁,身着白色大褂的女人出现在帷幔里,正含着笑看向。

    “这个女人是谁,医生吗?不对啊,这女人我感觉怎么也这么眼熟…我想起来了…她不是我小学时候那个医务室的老师吗…”

    盯着女人的脸,马明陷入沉思片刻,终于记起了关于这位女老师的一些片段。

    此时,表面非常平静的马明,心里确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看来自己是真的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马明暗自掐了一下自己大腿,疼痛感已经最终宣判,眼前一切不是梦境,而是比金子还真的现实…

    面对这一切无法否认的事实,马明不得不相信,重生这种荒唐的事,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确定自己重生这个玄幻的事实后,马明开始搜肠刮肚地回忆起已被深埋多年的往昔记忆。

    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自己有一次,没吃早饭,在一节体育课上,因为低血糖晕倒,被老师送到了学校医务室…

    照这样来看,他现在应该是小学三年级,年龄是10岁,那么现在的时间是1988年。

    他的家乡马家村在1992年的时候,土地被JN市政府征用,村里人如愿飞上枝头,当了城里人。当时这件事,可是让十里八村的人都羡慕得要死。

    不过,这一变化,还有四年多的时间才会发生,现在马家村还只是一个临近省城,比较富裕的乡村。

    而马明所在的小学正是马家村的村办小学,即使学校努力要向市里的小校看齐,但毕竟财力有限,很多事情也只是撑一个台面。

    就拿学校这个医务室来说,根本没有实际什么功能,简直形同虚设。

    这里除了一点最基本的药物和“医”有点关系外,其他方面都和这个字丝毫沾不上边。例如医务室的这位老师,根本是没有任何基本医学知识的普通任课老师兼任的。

    说白了,这个医务室就是学校一个形式主义,只不过,因为条件限制,就是最外在的形式,学校做的,也难尽如人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马明依然记得非常清楚,今天早上之所以没吃早饭就来上学,是因为一家人刚起床,那个男人不知什么原因,开始大骂自己母亲侯兰,随后,更是对她拳脚相加。自己母亲面对男人的打骂,从始至终没有任何反抗,只是独自承受着,

    最终,家里的动静惊动了村里人,大家纷纷来在阻止那个男人。

    他现在还记得,家里那个男人在面对村里人指责和议论时,满脸通红,狼狈逃离家门样子。现在想想那个好面子的男人,表现真是好笑…

    正是见到母亲那次的软弱,深深刺激了当时马明幼小的心灵,没有安慰默默坐在角落中掉眼泪母亲,他悄悄溜出了家,从那以后,马明就有意疏远侯兰。

    在母亲得了那种不治之症之前,家的经济状况就很糟糕,可异常能干的母亲,还是靠着自己双手把他养得白白胖胖,即使家中经济困难,也尽量给马明最好的吃食。

    除了伙食,母亲对自己生活上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或许,也正是平时自己被照顾的太好,求学时期,唯一次没有吃早饭,居然娇气地晕倒了…

    但是那时候的马明已经学习入了魔,满脑子就是知识改变命运吗,出人头地,对于母亲的那些付出更是视而不见,直到母亲病倒,他才知道自己以往是多么的幸运…

    回忆着过去的种种马明眼睛不自觉有些湿润。

    “马明,你哪里还不舒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医务室的老师见到马明眼睛通红,十分担心的问道。

    “老师我没事,已好多了,只是刚刚沙子迷了眼睛。”马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变化过大,连忙掩饰道。

    “那就好,如果那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老师。”听了马明的话,那位女老师稍稍松了一口气。

    “老师,我真的没事。”马明说着,迅速穿好鞋,从床上跳了下床来,微笑着问道,“老师,我现在能回班了吗?”

    “马明,我知道你学习认真,但我觉得你今天最好先回家休息,一会老师帮你请假好了。”老师看马明那有些苍白的小脸,还是有些不放心。

    “谢谢老师。”马明摇了摇头,“其实,今天早上没有吃饭,稍稍一运动,就有点低血糖,才会晕倒,刚才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我一会到外面的商店,买点吃的吃了就会完全好了,没有必要请假。”马明说着,便转过身,想要收拾一下自己躺过的床。

    “马明,这个交给我吧,还是赶快去买点吃的。”

    “谢谢老师,那我就先走了”

    “快去吧。”

    马明对女老师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医务室。

    走出了医务室,看着眼前没有硬化,满是黄土的操场,马明心里觉得异常轻松。

    接地气的黄土,配着湛蓝的天空,上一世,那常年积攒在心中阴霾与痛苦好像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一想到自己多年未见的母亲,他心中忽然升起一阵莫名慌乱。

    “俗话说的好,近乡情更怯,应该就是现在我这心情的写照吧。”感受着吹在脸上的丝丝秋风,马明呢喃着。

    即使不太想和那些十来岁的小孩子混在一起,马明还是拒绝了老师代为请假的好意,之所以会这样做,最重要的还是他没有做好去见母亲的准备。

    时隔二十多年未见,马明真是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穿行在操场一侧的林荫道上,看着两旁一棵棵粗壮的杨树,一阵秋风袭来,片片黄叶开始悠然飘落,马明已经没有悲秋情怀,没有了孤独和空虚,那有些慌乱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心中所剩的只有一种对未来的向往与雄心。

    “这是上天给我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从现在起,我不会再懦弱,不会再逃避,我要成为一个强者,强大到可以保护一切我所爱的人,并且要让上辈子,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付出沉痛的代价…如果可能,我还想要…”

    抬头望着还没有一丝污染的天空,马明觉得心里那种俾睨天下的情怀顿时满溢,他觉得自己如同一只即将破茧新生的雄鹰,,准备随时振翅高飞,在那无边无际的天空中翱翔。

    穿过林荫道,便看到了一排低矮的平房,根据上辈子的回忆,他来到了3年级1班的教室门口。

    看着油漆已经斑驳不堪的木门,他快速整理好自己心绪,不论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这一刻,他要努力扮演好一个小学生的角色,不能漏出什么破绽。

    “报告”马明悄悄的推开了教室门,笔直的站在门口喊道。

    等了几秒没有听到老师的声音,他随即探着身子向教室看去,看到讲台上空荡荡,马明知道教室里此时根本没有老师。

    “原来这是一堂自习课。”马明心中刚想松一口气。

    就在这时,教室里那些低头看书的同学在听了马明清脆的童声后,倏地,抬起了小脑袋,全班所有同学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在了马明身上。

    “嗯哼”面对整个教室四十多双小眼睛,饶是马明也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他硬着头皮走进了教室。

    同学们见是马明,也没有投入过多关注,又低下干自己的事情。

    进了教室,马明先是大略扫视了一下班里的情况,见同学们又低下了头,马明这次终于松了一口气。

    见到靠窗台的位置有一个座位是空着的,他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坐位,得到了这一信息,他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悄悄坐了下来。

    说实话,见到教室里是自习课,马明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有老师在,免不了又要问这问那,到时候,他真害怕,自己一个没注意露出什么破绽。

    “离我远点,告诉你多少遍,不要越过这条线,真是讨厌。”马明刚刚坐稳,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听到这稚嫩的女声,马明也是一愣,扭头看去,一个小女孩正斜着眼,厌恶地瞪着自己。

    “原来是她,我怎么把她给忘了。”马明盯着身边这个女孩看了一小会儿,便记起了前世有关她的记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