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重生 (1)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738  更新时间:15-08-17 11:2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马明…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昨晚是最后一次…”一个体格健壮,面容刚毅的男人,歪着身子,对瘫软在另一边的一个男人说道。

    听了对方的话,马明不太情愿的动了动,撑起酸软的身子,扭过头,看向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懒洋洋说道:“这样啊…”

    马明盯着男人的眼睛,在他极力掩饰之下,还是从他的眼睛中抓到了一丝希冀、歉疚和不安。

    “曹原,不知道下个礼拜,和你结婚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捕捉到曹原内心的涟漪,马明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对方想要见到的表情,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戏谑道。

    “马明!”嘲弄的口吻让曹原不自觉地拔高了声线。

    房间很大,他那带有磁性的声波在触碰到墙壁后,又调皮跳回房间,欢快地在房间里乱窜。

    感觉到耳边空气的高频震荡,曹原意识了自己的失态,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到眼前这张美得几乎让人窒息的面容上时,他那努力压抑的愤怒顷刻间消失无影。

    面对这张深受上帝宠爱,岁月都无法在它上面留下丝毫痕迹的俊美脸颊,就算原心中怒火再盛也是发作不出来的。

    “马明,你也不小了,无论男女,还是找个人,赶紧安定下来吧,不要再这么随意,游戏人间了。”曹原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安定下来?如果我现在说,我想做你的伴侣,和你共度下半生,你会放弃结婚的念头吗?”听了曹原的话,马明表情倏地严肃起来,脸贴近对方,挺直腰板,认真问道。

    “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会为了你,放弃结婚的念头…可你能告诉我,你刚刚说的是真心话吗?”曹原说着,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盯着马明,此刻,他的眼神中有无奈、有探寻,但更多的还是期许。

    听到曹原如此郑重地回答,马明也是一愣,他真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样的答案,露出如此的表情。

    见了马明的反应,曹原绝望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哎,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好骗啊。”马明摇着头,嘴里嘟囔了一句。

    说实话,曹原的突然袭击,着实让他有些狼狈,这时,听到关门声,马明心里不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就是炮友吗,还真以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感情不成,可笑,这个圈子里哪会有什么真感情…有的只有谎言、欲望和混乱。”马明一边不屑地腹诽着,一边慢慢地起身穿衣,准备离开。

    显然刚才发生的事情,让马明面对这间奢华得有些过分的总统套房,也提不起丝毫享受的欲望。

    他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离这个非之地。

    这些年来,他床伴无数,曹原可以说是和他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了,两人从第一次上床到现在已经有8个年头了。

    这麽多年,曹原从来没流露出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更没有主动追求过他。

    当然了,两个人之间时常也会开点小玩笑,说些什么,想要和对方在一起,对方是自己心中唯一…

    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对这种颇有情调的调情之语,谁也不会当真。

    说实话,曹原刚刚那样认真的态度,近乎于表白的样子,马明还是第一次看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才有些措手不及。

    这么长时间,要说马明对曹原一丁点依恋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两个人做了那么长时间床伴,即使每次见面别的什么都不干,只是上床做OOXX的事情,也该做从路人甲做成了朋友乙。

    不过吗,虽然感情是有那么一点儿,可对马明来说,两人的关系最多也只是可以帮对方解决生理需求的床上朋友,即使这么长时间,马明没有腻味,但要说和曹原度共度余生,却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圈子里游戏人生了这么年,马明接触了太多形形色色不靠谱的男人。

    在这些人之中,曹原或许比较靠谱,可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看上去靠谱,那以后呢?

    当自己年老色衰,两人没有一儿半女的时候,这种所谓感情维系的关系还能靠谱吗?

    他可不想,以后自己晚年在忍受着身体各种病痛的同时,再经历着情感的煎熬。

    马明非常了解自己,他是那种爱不轻付,但只要付出,就必然追求永恒的人。

    或许这也正是他的悲哀之处吧,马明心里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永恒”这种绝对的东西,想要拿自己短暂一生奢求四两拨千斤,会得一个“永恒”大奖,那可真是笑话。

    就是真有人想给自己这么个绚丽大礼包,他也不敢收,因为里面十有八九不是什么惊喜,而是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自己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文艺也好,现实也罢,或许“永恒”也只是马明为了给自己游戏人间一个美好的借口,但造成这一切,最根本的原因,未尝不是那些男人中没有一个可以令他心动。

    这么多年过去,马明总是隐隐有种感觉,好像能够陪伴自己走过一生的另一半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呵呵…也许正是这种有些荒唐的第六感,让马明心安理得的打着光棍,流连于各种男人之间,更是让他有万丈豪情拒绝了曹原。

    床伴各奔东西,马明早已见怪不怪,不过,可这次面对这种已经司空见惯的事情他的心里居然会有着一种不太让人愉悦的感情。

    伤心、失落、嫉妒、厌恶…

    或许这种不悦的感情中,以上感情一样都没有,有的只不过是空牢牢的感觉,也或许以上每样感情都有那么一丢丢,混合起来五味杂陈…

    “TMD,昨天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没雨的吗…怎么会是这么一个该死的鬼天气…气象局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走到宾馆大门,望着从天而降,淅淅沥沥的秋雨,马明本就不太好的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暗自开始咒骂了起来。

    无奈撑起从酒店中借来的那顶颇为幼稚的雨伞,马明慢吞吞走进了雨中。

    阴沉的天,连绵的雨,灰黑的柏油路,在这雨幕下的jn城,好似一个巨大牢笼,死死禁锢着城市中一切生灵。

    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匆匆的行人,马明心中孤独与空虚之感跃然而出。

    虽说每次糜烂的欢爱之后,都有一抹这莫名的空虚与孤独,但这次,两种情绪在秋雨的滋养下不断的膨胀。

    “啪嗒啪嗒…”随着雨滴打在伞上所发出的低沉之声,空虚与孤独之感愈演愈烈,在这撕心裂肺,简直让人痛不欲的情感折磨下,马明瞬时觉得头脑发昏,连呼吸都是倍加艰难。

    昨晚一整夜的激情,让马明暂时忘却人世间一切人情冷暖、钩心斗角、世态炎凉,忘却了以前种种的绝望、痛苦和不甘。

    可这样短暂的忘却,未尝不是利用欢愉的性事对快乐的透支。

    这种以透支为代价换取的短暂解脱所产生的副作用,在这场凄冷的秋雨中不断放大,猛烈地冲击马明已是脆弱到极点的内心。

    就在这时,深埋在内心最深处,他最不想记起的场景再次浮现了出来。

    那段记忆正是母亲去世前的场景,憔悴的面容,枯槁的双手,决然的眼神…

    面对这个已经过去二十多年的记忆,即使将近不惑之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马明,精神也差点崩溃。

    雨天,它之所以对马明来说是一种煎熬,正是因为母亲去世时,也是这样一个阴雨连绵天,那时,撕心裂肺的痛与恨,无奈与辛酸,已经深深刻进了他的心中。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但一遇到雨天,母亲临死时场景,还有那时的感情,总是想从记忆的深渊中爬出。

    以往生活里的种种,曾多次让他产生自杀的念头,但想到将要面对的死亡,那种敬畏与恐惧,使他瞬间丧失了勇气。

    不等不承认,他是个怕死的人,是一个怕死怕得要命的人…

    无法直视死亡,那就要活下去,没有直视残酷现实的勇气,那么就要不断逃避地活下去。

    而在性爱中沉迷,便成了马明能够得到短暂救赎的神祇。

    记得当年,他第一次品尝过同性之间的性爱后,那样新奇而又美妙快感让他为之疯狂,为之痴迷。

    那时常年禁欲的他,在这样畅快的诱惑下瞬间沉沦,从那以后,这种疯狂的快感,成了他舒缓的罂粟之花…

    但世间,快乐易逝,痛苦长存。持续再长时间的性爱,相较于他整个人生来说也只是昙花一现,而最后留下更多的则是这种激情后的无奈,明知无于饮鸩止渴,马明现在却已然无法自拔…

    马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继续向家走去,他只想尽快赶回去,蜷缩在自己的大床上,在睡梦中度过这场令他发疯的秋雨。

    “今天没有工作,回家可以好好睡一觉。”马明呢喃着,浓重地疲劳感让他眼皮不停撞击着。

    作为一名律师,自由的工作时间,为马明这糜烂的生活,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比如今天,在整个城市都投入到周一紧张繁忙的工作中时,他却可以延续周日的轻松,回家美美睡上一觉,祛除内心的阴霾。

    “该死的,曹原也不知道哪来的精力,竟然整整折腾了我一晚上,我现在连走路都困难…好在,这是最后一次…tmd赶快去结婚,祸害别人去吧,以后打死我都不会再找他了…”强忍着困意和腰部传来的酸痛,马明又低声咒骂起来。

    “小心…”

    听到不远处的喊声,没等马明反应过来,他就感觉自己身体一下子腾空飞了出去,在空中画了一个标准的弧线,狠狠落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疼痛,好在吗,这种疼痛也只是一闪而逝…

    疼痛消失后,马明觉得整个身体好像变得轻飘飘,全身沐浴在一堆软绵绵的物质中,那种感觉简直是舒服极了。这样至极的舒适,即使那情爱高潮带来的快感都无法与之比拟。

    舒服之感越来越浓烈,深深刺激了灵魂深处的睡意,最终,马明再也无法忍耐,沉沉的睡去。

    就在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头脑特别清明,马明知道这次的沉眠也许永远都不能再醒来了…

    “死亡”这就是他对即将要进入状态的认知。

    真正面对他一直畏惧着,敬畏着的“死亡”之时,马明倒觉得它也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

    尤其是今天自己这种近乎于无痛而终的结果,让他庆幸额同时也有了一种明悟的:

    一个人自愿放弃生命,的确是最痛苦、最艰难的抉择;但是在外力逼迫下失去自己的生命,未尝不是一种最潇洒、最悠然的解脱。

    伴随着这种明悟,马明了无牵挂地陷入了沉睡,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知,要过多久才会是一个新的轮回,又或是,无论多久也不会再有轮回,有的只是那永恒无梦境之安眠……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