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一、江湖有尘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22  更新时间:15-11-08 10: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个时候的江尘,又重新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

    那是一种阴谋得逞,或者说场面又重新回到自己掌握这种的得意的笑。

    不管怎么说,他所安排的天蚕娘子这颗棋子,又让他在雷霆恩的面前重新找回了面子,找回了自尊。

    而雷霆恩似乎对他的安排很满意似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赞许的笑。

    他冲着江尘但点了点头。

    天蚕娘子会意,微微抖动了一下那对艳丽非凡的翅膀,手中忽然有雪白的蚕丝院子里那棵仍然浓密的香樟飞去。

    然后,又一抖手,将蚕丝收回,就见从里面飞出一只巨大的茧子。

    但是,这只并不是刚刚将鸢肩公子裹起来的那一只,而是另外一只隐藏在浓密的香樟叶深处的。

    原来,上面早就隐藏这一只了。

    天蚕娘子一抖手,这只巨大的茧子便轻飘飘地落到江尘的面前,犹如舞台上的演员拖动的水袖。

    然后,猛然一用力,巨大的茧子便四分五裂,犹如破茧的蝶。

    但是,这次从茧子里钻出来的却不是一只蝴蝶,而是一个人。

    而这个人,赫然就是新娘子雷双双。

    雷双双居然落到了天蚕娘子的手里。

    那么,双双究竟是如何落入天蚕娘子的手中的呢?

    双双只知道自己听到门响的声音,还以为是红儿到外面打探情况回来了,所以,就起身去为她开门。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开门之后,却看见站在门外的不是红儿,而是一个满身彩衣的妖冶女人。

    接着,就是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漆黑,像是被人装进了什么里面。

    而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一直都是昏昏沉沉,感觉身体也是轻飘飘的,就像是在空气中飘飞一般。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紧接着,只觉得双臂猛然一麻,像是突然从空中坠落,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当她挣扎着站了起来的时候,便被眼前的情形吓住了。

    她首先看到的是满院子的尸体,然后,是满身血污的卓不凡,还有……

    还有狼狈不堪的风一飞。

    风一飞的身上也沾满了血污,摇摇欲坠的。

    他的胸前更是血迹斑斑的,裹了一块白布条,像是中了一刀。

    还有卓不凡。

    他的嘴唇边沾了血迹,像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他们两个人相互扶持着,防止不小心跌倒。

    院子里铺天盖地的浓重血腥味儿,差点没让双双摔倒。

    双双猛然一阵晕眩。

    她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原本热闹和谐的风家大院里,忽然变成了人间地狱,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具尸体。

    在这些死人当中,有风家的人,有雷家的人,也有一些她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她知道,在这些不认识的人当中,有卓不凡从江湖上请来的朋友,也有江总管从江湖中的朋友。

    这些朋友为了他们两家的世仇居然送掉了自己的生命。

    而这个原本繁盛热闹的风家,也在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屠场。

    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明白,父亲终于还是在她成亲的这一天杀来了。

    他终于还是要在她成亲的这一天将风家一网打尽。

    她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傻掉了一般。

    看着双双突然从天蚕娘子的蚕茧里站了出来,风一飞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疯狂的扑了过去。

    似乎是想要将她救出来。

    他的口中还带着凄厉的嘶喊道:“双双!”

    “站住!”

    天蚕娘子将双双一把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右手一举,作刀状,架在双双的脖子。

    食指处,也有金属色的东西在闪烁着绿色的光。

    ——大概是鬼门针了。

    天蚕娘子冲着风一飞大声道:“给我站住!假如你再敢向前迈进一步的话,那么,新娘子就没命了。”

    秋日的阳光下,天蚕娘子的手是碧幽的颜色,犹如一只发了霉的马蜂窝。

    而她的手指之间更有金色的光芒在闪烁。

    鬼门针的厉害卓不凡是知道的,所以,赶紧拉住了要冲上去的风一飞,道:“一飞,不要冲动,天蚕娘子的手里有鬼门针,你现在过去,不仅救不了弟妹,反而会害了她,见机行事吧。”

    天蚕娘子碧幽幽的手冲着卓不凡晃了晃,随即冷笑了一下,道:“卓总管,我的鬼门针如果在她的脸上稍微划那么一下下的话,新娘子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应该比风公子更清楚吧,所以,请你告诉风公子,不要再轻举妄动,否则,他所得到的恐怕,只是新娘子的一滩血水而已。”

    卓不凡大怒。

    他手中的短刀在空中划了道弧线,闪烁着凄美的光。

    他指着天蚕娘子,微微冷笑了,满脸的不惜,沉沉地道:“天蚕娘子,你这个手下败将,居然还有面目再回来,刚才风四叔的那笔帐还没有跟你算呢,现在,你要是敢伤了少夫人,我就……”

    天蚕娘子冷笑了一下。

    她的嘴角微微弯成一道凌厉的刀锋,沉声道:“卓不凡,你就怎么样呀?你想杀了我吗?哈哈哈,你这个明界的叛徒,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你不但背叛了明界,而且还跟明界的敌人勾搭在一起,明界对付叛徒的办法,我想,作为明界执法长老之一的龙额侯的弟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卓不凡看了看她,知道跟她说纯属是白费口舌,便转过身来,看了看仍然端坐在轿子里的雷庭恩,厉声道:“虎毒还不食子呢,喂,姓雷的,你不会连你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了吧?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雷庭恩冷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只是冲着站在轿子旁边的江尘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江总管,干得好!”

    风一飞再也无法忍受了,猛然挣脱卓不凡,就朝天蚕娘子冲了过来。

    但是,还没等他冲到面前,就见天蚕娘子的手一抖,便有无数雪白的蚕丝飞了过来,将他紧紧地缚住,无法动弹。

    双双也跟着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叫一声“相公”。

    可是,却怎么开不了口。

    她浑身的穴道已经被牢牢地制住。

    她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流泪。

    即使流泪,她也不敢流出来,只能让眼泪往肚里流。

    蚕丝越缠越多,越缠越紧。

    而风一飞也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卓不凡举刀抢攻,想阻止天蚕娘子的天蚕丝。

    可是,那些天蚕丝却忽然在她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犹如一堵墙,让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天蚕娘子冷笑道:“卓总管,我看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的话,你很快就会看到两具尸体。”

    卓不凡挥刀,想将缠住风一飞身上的蚕丝斩断。

    可是,没有用的,刀和蚕丝相撞,不是蚕丝被斩断,而是刀被反弹回去。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刚砍到了弹簧上。

    用的力越大,反弹力也就越大。

    几刀下去,不仅蚕丝没有砍断,他挥刀的手反而被震得生疼。

    天蚕娘子冷笑道:“没用的,我的天蚕丝比钢丝还要硬三分,任何宝刃也奈何不得,我看你还是等着收尸吧。”

    话音刚落,就见院子中央那棵浓密的香樟树忽然动了几动,像是被风吹的。

    可是……这风,似乎也太大了一些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