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十、天蚕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39  更新时间:15-11-07 16: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众人立刻将目光移到院子里那棵仍然葱茏的香樟树上。

    刚才那个怪异的声音就是从香樟树上传来的。

    树上没有人,隐隐约约之中,只能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

    一个像是茧子一样东西垂挂在浓叶之间。

    声音好像就是从这只硕大的茧子中传来的。

    茧子是纯白色的,又像是透明的,几乎看到里面的东西。

    裹在里面的不是虫子,而是一个人。

    声音仍在传来。

    卓不凡的脸色忽然动了动,似乎是已经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因为他已经跟那个东西交过手了。

    那只白色的茧子忽然动了动,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是蝴蝶要破茧而出的声音。

    茧子里的那个东西居然说起话来,是在跟卓不凡说话,道:“姓卓的,你没有死就好,你欠我的东西也该偿还了。”

    听见这些尖锐而可怕的声音,卓不凡脸色不由一变,失声道:“天蚕娘子。”

    话音刚落,就见茧子忽然破裂,从里面飞出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是只蝴蝶,一个长着蝴蝶翅膀的人,女人。

    金色的蝶粉扑簌簌地落下来,在整个院子里飘散。

    犹如春天被风吹起的花香,犹如冬天飘散的雪花。

    花粉中,一个人飘飘然而落,落在卓不凡的面前,浑身散发着妖冶而诡魅的气息。

    这人不是天蚕娘子又是谁,只不过是多了一双翅膀而已。

    天蚕娘子舞步轻盈,走动的时候,犹如舞台上的模特。

    可是,一双脚几乎没有着地,飘飘然地就走到卓不凡面前,媚笑道:“卓总管,看见你安然无恙,我总算是放心了。”

    卓不凡禁不住打了个冷战,道:“你……你……你不是已经中了我一刀,身负重伤了吗,怎么会……?”

    天蚕娘子仍在媚笑,可是,笑容里却多了一丝残酷的意味,道:“我是受了重伤,可是,你有没有听说过化茧成蝶这句话?”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更魅了。

    而隐藏在其中的残酷的意味儿却也更浓了,道:“其实,那一刀我是故意中的,我知道你是快刀龙额侯的得意弟子,所以,要对付你我必须进化成最终的形态才行。”

    卓不凡冷笑了一下,道:“所以,你才故意中我那一刀,为的就是能够争取到时间,练成你的天蚕诀?”

    天蚕娘子媚笑道:“卓总管果然什么都知道,真不愧是快刀龙额侯的嫡传弟子,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你的。”

    看到天蚕娘子的突然出现,风一飞的脸色也是一变。

    当然,那不是害怕,而是看到一个人居然长了一副蝴蝶的模样,稍微有些惊讶而已。

    甚至连鸢肩公子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是闻不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怪异的气息,还是为她的这副怪样子而惊讶。

    甚至连坐在车里的那个漂亮女人的脸色也变了变。

    因为她曾经在明界里见过叫做天蚕娘子的人的。

    天蚕娘子倏然飘到车前,单腿跪下,冲着那个女人恭敬地道:“五毒堂天蚕,参见夫人。”

    那女子的脸色更是恐怖,紧紧地靠着身旁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像是恐怖至极。

    可是,那男人却仍然闭着眼睛。

    不知道是还在酣睡,还是觉得眼前的场面根本就不值得他看一看。

    天蚕娘子仍然恭敬地道:“这里太乱了,还是请夫人尽快回明界吧,以免误伤贵体,明王很是惦念夫人,他还是那句话,如果夫人肯回去的话,既往不咎。”

    车上的女人跟那人靠的更紧了。

    天蚕娘子的脸色忽然变了变,冷冷地道:“如果夫人仍然执迷不悟的话,那么,就休怪属下无礼了。”

    那女子终于失声惊叫了一下,道:“你……你……”

    可是,只说了两个“你”字,却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天蚕娘子道:“属下当然不敢无礼,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请夫人老老实实地呆在车子里比较好。”

    说到这里,天蚕娘子忽然站了起来,彩色的翅膀扇了扇,忽然飞出无数的蚕丝,将整个车子牢牢地围了起来,裹得严严实实的,犹如一只巨大的茧子。

    马车里立刻没有了声息。

    里面的人是不是已经窒息?

    而在这过程中,李棠溪也没有动。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这些怪异的手法给震住了,还是他的心里另有打算呢?

    天蚕娘子冲着他媚笑了一下,柔声道:“人人都说掷金山庄的大少爷,江湖中鼎鼎大名的鸢肩公子是个美男子,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可是,如果阁下那张完美无暇的俊脸上忽然多了几道疤痕,或者是身上少了点儿什么东西的话,那多可惜呀,我想,那些已经陷入相思的年轻女子一定会失望的,你说是不是呀,李公子?”

    李棠溪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个销魂的微笑。

    天蚕娘子的笑同样销魂,道:“哎呀,你这个小冤家,笑得人家的小心肝儿怦怦直跳,真不忍心杀你呀,你也跟他们一样,好好地睡一觉如何,我敢保证,在这场血战中,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李棠溪仍然笑了笑,像是默许了她的要求似的。

    天蚕娘子一抖手,又有无数的蚕丝飞出来,紧紧地裹在李棠溪的身上,同样成了一只巨大的蚕茧。

    然后,蚕丝飞动,便飘了起来。

    轻飘飘地落在院子中央的那棵香樟树上,挂在那里,完全无法动弹。

    场面再一次逆转。

    当雷霆恩觉得快要得手的时候,没想到突然杀出一个鸢肩公子,不但改变了形势,还差点儿割掉他的舌头。

    而他以为自己的舌头快要保不住的时候,没有想到天蚕娘子突然出现,再次扭转了局势,封住了那位鸢肩公子的身体,还封住了车上那位来历不明的男子。

    果然是白云苍狗,世事难料呀。

    卓不凡脸上的表情像是已经冻结。

    只有风一飞未变。

    他本来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的,现在所有的帮手已经被困住,只不过是稍微推迟了一下他死亡的时间而已。

    他晃了晃手中的长剑,就要上去拼命。

    可是,卓不凡却拦住了他。

    他看了看卓不凡,大声道:“卓大哥,你不要拦我,反正今天左是一个死,右也是一个死,跟他们拼了就是。”

    天蚕娘子冲着他笑了笑,妖冶中带着残酷的气息,道:“风公子,我知道你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了,可是,你还是先看看我带给你的礼物再死也不迟嘛,我相信,你一定会对我的礼物感兴趣的。”

    说到这里,她径直来到江尘的面前,笑嘻嘻地道:“江总管,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