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二、新娘子,也是姓雷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26  更新时间:15-11-09 09: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树叶在晃动。

    紧接着是树干。

    最后整个树都摇了起来,就像是谁连根晃动似的。

    就在众人觉得这棵树要被人连根拔起的时候,原本挂在树上的那只巨大的茧子忽然迎空飞了起来。

    飞到半空中,忽然炸裂。

    原本被缠得结结实实的鸢肩公子便飘飘然地落了下来,正好落在天蚕娘子的对面。

    他甚至还打了个哈欠,冲着天蚕娘子一脸慵懒的笑意,道:“睡得好舒服呀,你的蚕丝也太脆弱了吧,被风轻轻一吹,居然就断了,还差点儿没把我摔死,所以,我建议你以后吃点儿好桑叶,吐点儿结实的蚕丝,要不然真的会要人命的。”

    他一脸的慵懒之色,仿佛真的是茧子断裂,吵到了他睡觉似的。

    可是,天蚕娘子却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的脸色变了变。

    如果不是她的脸色本来就很白的话,你一定会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那坚如钢铁的天蚕丝居然轻轻松松就被他给弄断了,而且还是徒手弄断的。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李棠溪打了个哈欠,拍了拍缠着风一飞的那只茧子,笑道:“风公子,别睡了,里面虽然舒服,可是,太闷了。”

    话音刚落,茧子应声而裂,就像是起床的时候掀开被子那么容易。

    就像是天明起床把门打开那么轻松。

    谁也没有看见他用的是什么功夫,谁也没有看见他用了什么兵刃,李棠溪只是那么轻轻一拍,天蚕丝居然就裂开了。

    天蚕娘子又是一愣。

    她是真的愣住了。

    她看了看李棠溪。

    李棠溪是一脸的轻松。

    她又看了看雷霆恩。

    雷霆恩又说话了。

    他的口气中却带着一丝卑鄙而冷酷的笑,道:“李公子,想必你还不知道吧,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就是风家的少夫人,也就是这位风大少爷的新娘子子,怎么样,很漂亮吧。可现在假如你敢再轻举妄动的话,那么,这位漂亮的新娘子恐怕也就没命了,要不你试试,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李棠溪果然朝着轿子里的雷庭恩一步步逼近。

    风一飞摔掉缠在身上的蚕丝,赶紧拦在他面前,大声道:“李公子,你别轻举妄动,姓雷的不是人,他真的会杀了双双的。”

    李棠溪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雷庭恩,冷笑道:“可是,据我所知,新娘子也姓雷吧。”

    雷庭恩沉声道:“姓雷又怎么样?”

    李棠溪转身将夹在风一飞衣褶里的几缕蚕丝捏下来。

    蚕丝立刻化作粉末到处飞扬。

    他淡淡地道:“我不相信,雷堡主真的会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听到这话,雷庭恩的嘴角猛然抽动了一下。

    他狠狠地哼道:“我从来就没有生过这样的女儿,自从她决定嫁给风一飞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了这样的女儿,既然她非要做风家的媳妇,那么,她就是我雷家的仇人,雷家的仇人,就只有一条路,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嘴角的肌肉却仍然不停地抽动着,像是忽然触动了他的伤心处,冷冷地道:“这个小贱人,她不仅要嫁到风家,还要与那姓风的杂种传宗接代,我真后悔竟然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就是生一条狗,也会整天跟着我汪汪的。”

    此刻,雷庭恩已经愤怒至极,脸部的肌肉拧成了疙瘩,不停地跳动着。

    他脸上的表情几乎已近于绝望,大声道:“而且,我还知道,我还知道……我还知道她的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风家的孽种,我……恨不能……”

    他似已经说不下去了。

    听到这话,风一飞一阵狂喜,真想冲过去抱住双双亲个够。

    可是,却又怕天蚕娘子会伤到双双,只好远远地道:“双双,这是真的吗?”

    双双虽然很想开口对他说这是真的,可是,她已经被天蚕娘子点中了穴道。

    说,说不出,动也动不了。

    她的内心却已经翻起了千层波澜。

    她虽然很想抑制自己的感情,却早已经变成了个泪人儿,只能朝着风一飞眨巴眼睛表示确实是这样。

    这个时候,雷庭恩脸上的神情好像更加残酷了。

    他猛然一拍轿子,几乎是在嘶哑着道:“姓风的,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却偏偏去勾引了她。如果她嫁给了你的话,那么,我们雷家就彻底地断了后,而你们风家却一直香火不断,雷风二家,乃为世仇,我雷庭恩又怎么甘心就这么败在你的手上呢?我本来是想看着你们风家的人一个个全都死尽的,可是,这个贱女人却偏偏怀上了你的孩子,她竟然还要为你们风家传宗接代。”

    雷霆恩那已经不是简单的愤怒了。

    他甚至是在嫉妒。

    他的意思很明显,今天,即使将你杀死,但你已经有了后代,你们风家仍然有人继承香火,而我雷家却要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他忽然走出轿子,信步走到李棠溪的面前,冷冷地道:“李公子,我知道你觉得我很卑鄙,畜生都不如。那么,就请你赶紧动手把我一起杀了吧,反正我们雷家是要绝后的,甚至连我唯一的女儿都已经背叛了我,现在我还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来吧,动手吧,既然我活着女儿要离开我,那就让我们到下面再去做父女吧。”

    说着,把脖子一横,做出一副受死的架势。

    看他的神情,说的决非假话。

    在经历了这多重的打击和变故之后,他的意志已经开始消沉,所以,求死的念头便愈加地强烈。

    李棠溪也愣住了。

    他见过很多人,别的人都是求生。

    可是,他却是在求死。

    所以,他突然失去了主张,便扭头看了看风一飞。

    自从风一飞知道了双双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性情忽然大变。

    那些残存在他身上的原本要和雷家进行拼死一搏的豪气此刻全然不见了,突然变得痴呆而柔弱起来。

    他不住地喃喃道:“啊!是真的吗?!双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要做爹了,我马上就要做爹了,我要做爹了,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吗?”

    然后,又想起,雷庭恩竟然要杀了双双,喃喃地道:“他要杀了我的孩子,不可以,不可以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